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三零九章 侯亭關(下)第三更!

第三零九章 侯亭關(下)第三更!

        那些和宋征有利益沖突,巴不得他死在赴京路上的貴人們,則是暗恨不已,咒罵著北山大營和虎狼營的那些丘八:一群蠢貨,為什么要分兵扼守?五只精兵和在一處,一股腦的殺上去,定能將宋征這只可怕的斗獸修騎提前剿滅了。

        一只一只的送上去,這不是在幫助宋征練兵嗎?

        他們卻不知道,無論是傀儡戰兵、轟天車、飛劍軍,還是大陣兵、暴虎軍,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怎么可能不要臉面的圍攻一只新軍?

        而且一開始,大家都輕視了宋征,以為隨便一只都能將其戰勝,分兵扼守,是為了讓宋征一層層的闖過去,將他的一千五百斗獸修騎徹底消耗干凈,爭取讓宋征孤家寡人的進入京師。

        在宋征接連覆滅了傀儡戰兵和轟天車之后,他們迅反應過來,開始彼此聯合,但仍舊不是宋征的對手。

        不是他們太蠢,只是對手太強罷了。

        貴人們在京師中過得如魚得水,他們世代統治這座城市,高高在上,京師就是他們的池子。但是現在,宋征要來了,讓那些貴人們有一種鯊魚即將游入水池的感覺。

        一時間京師中人心惶惶,不少權貴人家都在考慮著,要不要改變立場,不要那么貼近太后,或是輔大人。

        但他們也都考慮到了,宋征手下沒有鎮國強者,他先天上就弱于太后和輔大人。

        ……

        斗獸修騎又行了數百里,途中再次遭遇了三波阻擊,都被斗獸修騎輕松擊潰,幾日之后,他們已經抵達了京師南面三百里的重鎮“侯亭”。

        侯亭原本是一個小鎮子,但是位置重要,洪武天朝為了拱衛京師,在侯亭鎮北面三十里的山谷中,修建了一座雄關,名為“侯亭關”。

        侯亭關在洪武的地位,類似于北面的烈泉關。

        過了侯亭關,一路向北一直到京師,數百里的路途中再也無險可守。

        這幾天斗獸修騎一路上殺滅了十六只前來阻攔的軍隊。這其中有強大的,也有不自量力跑來濫竽充數的。

        據說還有七八只隊伍見勢不妙提前溜走的。

        鴻天成指揮著一千五百斗獸修騎,保持著只要交戰就全滅敵軍,并且己方無一陣亡的驚人戰績。一路殺至侯亭關,全軍上下已經是驕傲如火。

        宋征抵達侯亭鎮,京師就在眼前,對于一路上的連番大勝,卻并無多少歡喜之意,他對部下們說道:“戰績彪炳嗎?這路上的阻礙,真刀真槍的拼殺其實很容易,真正的困難,是我們進入京師之后。”

        京師中的局面,宋征心知肚明。

        龍儀衛的兩位老祖曾經輔佐肖震,但必定不會追隨于他這樣一個新人。沒有鎮國強者的保護,宋征面對太后和黃遠河天生弱勢。

        而除了面對天火的時候,他從來都不弱勢。

        前方的道路上出現了一群人,站在路邊等候著。鴻天成派人去詢問過,回來報告宋征:“大人,是侯亭鎮的里長,帶著鎮中的長者和修士迎接您的。”

        宋征點點頭:“去告訴他們,我們不會入鎮,只在鎮外安營扎寨。”

        “遵命。”

        鴻天成派人去說了之后,那些人明顯松了一口氣。大軍入城,很難做到秋毫無犯。侯亭鎮位置緊要,鎮內富裕,若是有修兵見錢眼開,必將是一場災難。

        得到了宋征這個保證,那些人連連拱手感謝,不多時,鴻天成派去的人回來了,帶回來了侯亭鎮眾人送來的禮物,和一個消息:“大人,禁軍斗獸修騎第一營今早剛剛進駐侯亭關。”

        宋征意外:“這是沖著我們來了的?”

        他估算著時間:“今早進入,也就是說可能昨天夜里才從京師出。”

        ……

        茅正道正在京師著名的銷金窟“攬月樓”中玩耍,七八個狐朋狗友,幾十個樓中的紅牌女妓,還有幾個伶優,放肆的奸笑聲不斷傳來,茅正道紙醉金迷。

        沒人他娘的知道茅正道在北方戰場到底經歷了什么。他背上多了一道長長的傷疤,從脖子后面,一直延伸到左邊屁股。

        如果不是家將拼死保護,他就回不來了。

        但為了救回他,十九個家將永遠的留在了戰場上。茅家會照顧他們的家人,并且保證他們的孩子會受到極好的教導,踏上修行之途。。

        可是茅正道在戰場上,和這些家將們之間,已經不是簡單地主仆關系了——無論是什么身份,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許多次之后,感情都只會剩下一種:袍澤!

        他們死了,茅正道回來了。他很慶幸回來的是自己,否則家將們就算是回來了也一個也活不成,親眷還要受到牽連。

        但茅正道心中的傷疤卻比背上那一道還要巨大,撕扯開來,到現在還在流血,不知要幾百年才能愈合。

        他白天就像個木頭人,每天照例去斗獸修騎執勤,下了差事就酗酒狂歡,每天都酩酊大醉才能睡著。

        戰爭對于朝中的權貴,比如太后和輔大人,不過是政治的一個延伸,他們可以用各種手段讓戰爭變得對自己有利。

        但對于那些真正參與過戰爭的人來說,他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戰爭。

        此時,他醉眼迷離,看著正在表演歌舞的伶優,后仰著靠在一群衣著輕紗的粉紅女人之中,香軟一片,鶯聲燕語。

        卻覺得孤獨。

        酒還沒有喝夠,喝夠了就不會有這么多感覺了。

        忽然,一枚同音骨符閃亮靈光,他不想理會,但靈光鍥而不舍,他不耐煩的掃了一眼愣了一下,起身來往外走去。

        尋了一間安靜的房間,他捏了一下同音骨符,詢問道:“宋征?”

        宋征的聲音傳來:“我問點事情。”

        茅正道表情夸張的喊叫起來道:“家里已經嚴令我,要跟你保持距離!”

        宋征大笑一聲,問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茅正道嘿嘿冷笑:“我打算去他娘的!”宋征又是一陣大笑,茅正道感嘆一聲說道:“我從戰場上回來之后,真的是什么都看開了……”

        這事情,宋征沒有辦法安慰他。別看宋大人現在是老祖的境界,真的上了戰場,結果未必會比茅正道好。除非到了鎮國強者的級別,否則對于任何人來說,戰爭都是一次巨大的傷害。

        茅正道收拾了心思,訊問宋征:“你找我有什么事?”

        “斗獸修騎第一營是怎么回事?”

        茅正道明白了,言說道:“第一營營將方伐柯,一向忠于天子。京師中一直有傳言,他是天子在整個洪武天朝唯一信任的武將。玄通境后期的修為,距離距離成為巔峰老祖已經不遠,天子昏庸無道,但是不知為何,對方伐柯卻一向極好,軍中老卒都在私下里暗罵,天子逼死了真正的軍神赫連將軍,卻把一個只會橫沖直撞的武夫當成了大帥!

        天子昏迷之后,方伐柯一直很低調,這一次京營三大勢力,北山大營、虎狼營和禁軍,對你帶兵進入京師的事情非常不滿,大小軍頭們暗中多次商議,要將你阻攔在外,最好是能夠將你手下的一千五百斗獸修騎全部殺死,讓你孤身一人進入京師。

        但鼓噪的都是北山大營和虎狼營,禁軍方面可能是因為太后的關系,顯得比較克制。方伐柯也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但是我聽說昨天晚上,京師廣德堂的東家尚九作拜訪了方伐柯,而后禁軍斗獸修騎第一營連夜開拔,于今天早上進駐了侯亭關。”

        宋征皺了皺眉,問道:“廣德堂是什么勢力?”

        “他們是京師最大的丹藥堂,生意遍及整個洪武,在華胥和楚雄,據說也有不少分號。”

        宋征明白了:“因為東陽公主?”

        “很有可能。”茅正道說道:“聽說廣德堂之前一直和東陽公主合作。綿州出產的那些奇花異草,都經由廣德堂煉制成為靈丹,行銷天下。

        控制著整個洪武天朝最好靈藥出產地,對于廣德堂來說意義重大。但東陽公主一死,你恐怕不會再搭理廣德堂,尚九作懷恨在心也是人之常情。”

        他頓了一頓,又說道:“我猜測,尚九作應該是許下了可以讓陛下蘇醒的靈丹,換取方伐柯出手。”

        宋征點了點頭:“這個人情,宋某記下了。”

        和茅正道談完,他又分別聯絡了齊丙臣和“武朝義”,將各處的詳細情況了解清楚。

        從龍儀衛中,他知道了廣德堂的總資產過了千億元玉,在洪武天朝、甚至在整個靈河東岸,都是一尊商業上的巨獸。

        這頭巨獸按說應該是屬于東陽公主的。但是東陽公主倒臺的時候,不知為何太后竟然“放過”了廣德堂。

        以太后和黃天立圣教的性子,應該不會這么仁慈,中間想必是有緣故的。

        而武朝義基本就是宋征,只是宋征平日里并不將主意識停留在武朝義身上,需要知道什么的時候,才會去搜尋武朝義的腦子。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贵州快3开奖结果一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资料 股票指数期货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实时开奖 20070904上证指数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五杀号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五分彩上可以撤回所有钱么 在线配资平台 杨方配资平台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广西快三怎样中奖高 捕鱼娱乐送金 河北排列7走势图 山西彩票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