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二九四章 龍怨(上)

第二九四章 龍怨(上)

        馬弘盛魂魄被震散了,但寶藍分神可以將之重新凝聚,包裹在自身外,偽裝成馬弘盛本來的魂魄。

        卻不料寶藍分神和馬弘盛的身軀一接觸,噗的一聲好像打碎了什么東西,一股詭異的冥灰色虛火從馬弘盛的身體內爆出來,迅的燃燒,將整個馬車內的空間點燃。

        宋征落入火焰當中,卻不慌不亂,以陰神手段與之對抗,輕輕一跺腳,轟……太古滅雷動,一層層的陰神震波,將火焰沖擊的搖搖擺擺,遠離了他的身軀。

        但是那一團寶藍分神,卻落在了火焰之中,被那火焰迅的侵染了。

        而后,那種特殊的火焰,順著寶藍分神和宋征之間的聯系,侵襲上了他的陰神。宋征一聲怒斥,卻已經無力回天,虛暝燈乃是問心齋最頂級的秘術,針對陰神強者,以鎮國強者的實力施展出來,宋征能夠對抗片刻已經非常不易。

        冥灰色的虛火很快將宋征包圍,不斷地灼燒煉化,他站在火焰中呆滯不動,整個人都被染成了這種詭異的色彩。

        馬車外,巔峰老祖們厲聲喝道:“快救大人!”

        然而虛暝燈的力量朝外一放,一道道冥灰色的火焰好像怪蟒,朝著巔峰老祖們纏繞過去。老祖們不用接觸,就知道這東西格外難纏,紛紛避讓。

        州府衙門咣當一聲正門大開,從其中飄飛而來一道字帖,那是文修鎮國書寫而成。字帖打開來,上面的每一枚文字都放出了金光,在夜空中閃爍照耀,光芒奪目。

        其中一枚“斬”字飛了出來,凌空化作了一道“斬意”,向齊丙臣當頭落下。齊丙臣嚇了一跳,這可是鎮國之擊,他慌忙遁出數十里,那一道“斬意”卻追蹤而至,有種不將他斬于意下絕不罷休的意味。

        偏偏齊丙臣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鎮國強者的那種壓制,他實在沒有信心接下這一擊,一咬牙繼續飛遁,轉瞬之間,一追一逃已經到了百里之外。

        而孫辨非、班公燮、楊六目等巔峰老祖也是一樣,各自被字帖上的一枚文字追殺,心神被鎮國強者所奪,不敢回身迎戰,一遁數百里。

        宋征身邊沒人保護,那虛暝燈的火焰不斷灼燒煉化,用了小半個時辰,便將他的陰神徹底污染完畢。

        嗖——

        虛火收回了馬弘盛體內,馬弘盛卻霍然睜開了雙眼。而后,馬弘盛和宋征彼此一望,各自露出了笑容。

        詭異的是,這笑容竟然是一模一樣,就好像是同一個人在笑。

        ……

        越州州府衙門外詭異一戰在外界悄無聲息。

        “馬弘盛”獨自回到了府衙中,吩咐手下處置一下外面的情況,死去的的府兵報了個剿匪陣亡,給些撫恤金便可。

        那三位巔峰老祖陰神受損,昏迷不醒,他命人抬了回來,而后親自為他們“醫治”,醫治的后果,當然也是被他所控制。

        而這三位巔峰老祖,卻都是花增歲的人。

        若無宋征那一記野神炸,輔大人想要控制三位巔峰老祖必定大費手腳,而且成功率不高,現在卻顯得唾手可得。

        在京師的書房中,輔大人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黑暗中,那個聲音響起:“恭喜大人,大計已成。”

        黃遠河呵呵一笑:“大計已成?還差得遠呢。不過……宋征這只難纏的小鬼,終于是被老夫捉住了。”

        黑暗中的聲音道:“能夠在大人手下逃過上一次,他已經足以自傲了。世人皆道宋征很難對付,龍儀衛勢大如天,如今皆入大人掌握!”

        輔大人微笑頷,雖然矜持,卻也的確自得。小鬼雖然奸詐,仍舊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

        幾日之后,齊丙臣等巔峰老祖返回湖州城,卻現“宋征”已經提前回來了,他們詢問之下,宋征言說自己陰神神通強大,對抗之后勉強擺脫了那一片古怪的火焰,但染指越州的計劃失敗。

        老祖們心中懷疑,多次暗中查驗,卻并沒有現什么異常。

        這個宋征也能夠通過朝廷大印的考驗——老祖們都知道宋征也有秘法可以騙過朝廷大印,所以對此仍舊存疑。

        隨后從越州傳來消息,馬弘盛并沒有死,只是五百府兵上報陣亡,這讓大家更加懷疑。

        但是隨后十幾天中,宋征以各種借口將老祖們一一調離。

        齊丙臣和呂萬民被打回京師,他們本就是龍儀衛的三品供奉,是肖震的直屬手下,派來協助宋征的。宋大人覺得現在江南嶺南已經穩定,不需要他們了,兩位老祖也是無可奈何,領命而去。

        回到了京師之后,他們暗報肖震,指揮使大人也是神情凝重,請兩位老祖先回去,他定會查個清楚。

        將身邊原本的巔峰老祖遣散之后,他也逐漸疏遠了湖州城內的老祖們,比如班公燮等人。取而代之的,是三名不知來歷的老祖,他并沒有去挑戰肖震的底線,為這三位老祖爭取龍儀衛三品供奉的職位,只是請三人隨行保護自己。

        除了他們之外,即便是湖州龍儀衛的老人,比如杜千戶曾千戶李三眼,想要接近宋征也需要通稟。

        而現在負責通稟的,已經不是石中荷了。

        他身邊的老人之中,最憤怒不能接受的反倒是曾千戶,第二天就辭官離去不知所蹤。

        ……

        京師中,“新貴”肅衛的衙門用的是以前金鑾衛的地方。不過新上任得肅衛指揮使林鷹茹覺得以前的大門不夠森嚴,于是推倒了重建,現在的正門給人感覺深重陰森,門前有八名身著暗黑色仙甲的修兵把守,等閑人等不敢靠近。

        林鷹茹相貌看上去四十左右,相貌特意。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來她是個女人,但是她的面部線條格外鋒利,整個臉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柄利斧。

        上午的時候,肅衛正門大開,林鷹茹一身暗紅色的仙甲,騎在戰馬上,不戴頭盔從門中馳出。身后整齊的跟隨著三百精銳肅衛,都是知命境以上的強修,殺氣騰騰一片肅然,往龍儀衛的方向去了。

        與此同時,皇宮之中,太后接到了消息;黃府之內,輔大人也得到了通知。

        從林鷹茹殺出肅衛的那一刻開始,整個京師都明白:開始了!

        時間不長,遠在江南的“宋征”也知道了。

        洪武天下,最有權勢的一小撮人的游戲,正是掀開了大幕。

        但身為棋手之一的肖震卻有些捉摸不透,太后為何要這么做,她真覺得已經準備就緒?可是自己掌握著龍儀衛,各地衛所的力量不必去說,僅僅是在京師之中,就有兩位鎮國強者,自己也可以短時間擁有鎮國的戰力;還有摘星樓中一群老怪物,也是不可低估的戰力。

        太后即便是和輔大人聯手,兩位鎮國強者也不可能穩贏龍儀衛,一場大戰下來,恐怕是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反而會被人趁虛而入漁翁得利。

        肖震越想不明白,心中越是不安。他了解太后,沒有把握的話,太后不會下手。

        長街之上,隊伍轟隆隆而過。街道上原本的那些游人商販,忽然感覺到一陣陰冷不舒服,下意識的躲避開去,長街忽然變得冷冷清清。一道陰風打著旋卷過,幾片黃紙飛舞。

        肅衛的隊伍飛快,林鷹茹沉著臉,身上散出一股陰冷的氣息。轉瞬之間,龍儀衛總署衙門已經出現在了眼前。

        林鷹茹放慢了自己的戰馬,整個隊伍也跟著減慢了度。

        門口守衛的校尉并不知道那些高層的事情,他們只是盡忠職守,看到有大批人馬趕來,立刻催動制式飛劍,嗖一聲八個人八柄飛劍指向了來犯之人,大聲喝問道:“什么人!下馬止步,龍儀衛重地,膽敢冒犯者殺無赦!”

        “哼!”林鷹茹輕輕一聲冷哼,有某種來自黃天立圣教的陰神神通動,八名校尉感覺到自己腦中,被人用數千斤的大錘狠狠砸了一記,頓時七竅流血無聲無息的癱倒下去。

        八柄盡忠職守的制式飛劍,乒乓幾聲掉落在地上。

        四下里一片死寂!

        不僅僅是隨后趕來的幾名龍儀衛校尉驚呆了,連林鷹茹自己身邊的肅衛也驚呆了:大人竟然一見面二話不說就下了殺手?!這可是龍儀衛,擁有三位鎮國強者的龍儀衛!

        除非太后已經晉升資深鎮國,否則一場大戰不可避免,而且二對三,太后一方失敗的可能性極大。

        林鷹茹冰冷的下令:“進去。”

        “是!”手下們反應迅,從震驚中厲聲領命。三百精銳鎧甲鏗鏘,轟隆隆的上前。總署衙門里,越來越多的龍儀衛沖了出來,卻沒有一個主事之人,被肅衛整齊劃一的陣型逼得不斷后退。

        林鷹茹已經站在大門口,皺眉不滿道:“好生窄仄,將這大門拆了。”

        “是!”

        她身后,一名巔峰老祖越眾而出,一聲唿哨,背后虛空忽然凝聚出了一只奇異的大葫蘆。葫蘆張口,飛出一柄閃爍著紅光的奇異飛劍,度快的讓人嗔目結舌,眨眼之間便是幾十個來回,將龍儀衛總署衙門的大門戳出了上百個窟窿,各個窟窿之間布滿了裂痕,隨后咔嚓一聲,整個大門破碎坍塌。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江西快3出号走势图两元网 快乐扑克玩法中奖规则 民生银行股票 湖北十一选五规则 安徽十一选五 江苏11选5任三预测 2014上证指数预测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 海南彩票4十1最新开奖 北京pk拾定胆玩法 浙江11选5 河北快三预测一定牛 扑克牌双人玩法 辽宁体彩11选5玩法 腾讯分分彩提前看号器app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k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