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一三四章 實力壓人(中)內有解決亂章操作法

第一三四章 實力壓人(中)內有解決亂章操作法

        (放在后面怕有的讀者看不到,昨晚上補了前面漏發的一張“天煞(下)”,然后不知道為什么,有的讀者客戶端顯示就亂了。中午發了兩個單章,一個在正文一個在作品相關里,大家可以看一下,我真覺得這事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十分的懸疑。一直弄到剛才,編輯從技術那邊得到了消息,我是個技術盲沒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總算有了解決方案:不管是安卓還是蘋果的客戶端,如果那幾章出了問題,大家進入本書目錄頁,上滑至頂端,然后下拉目錄頁刷新一下,應該就好了。就是刷新一下整個目錄頁。我也很郁悶,這么點小問題,居然搞了這么久……最后,為了表示歉意,今天四更!)

        “呼——”看到孟天九和井川北都倒下了,他也終于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氣,體表的皮膚開始干枯,整整一層脫落下來!

        這還只是表現,對于身體和靈魂的透支,有著巨大的傷害,將會在以后慢慢體現出來。

        他身邊,剩余的五個手下圍了上來,老八和小九則面帶冷笑走向了宋征。

        宋征其實也有些后怕,暗道僥幸!如果不是今天下午恰好機緣巧合將《古神煉》修煉到了“內照”的層次,他可能也堅持不下來。

        現在雖然靈魂很不舒服,但他仍有一戰之力。

        看到走上來的兩人,他露出了一個愉快的微笑,抽出天光古刃刀,一步殺出,以演刀法!

        “破曉九刀”第一刀殺出,最前面的小九瞪著眼睛倒了下去,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連人家一刀也擋不住!

        他心中在叫冤:我是燃穴九十枚的境界啊……

        第二刀,老八兇狠的動作猛地頓住,宋征從他身邊閃過,斬出了第三刀。他艱難緩慢的低下頭,看到了自己胸口上,出現了一道細細的血線,而后肩膀以上,順著這一道血線滑了下去。

        他也臨死費解:我已經點燃了十九枚隱穴了……

        第三刀,又殺一人。脈河一道!

        第四道,第四人——脈河二道。

        第五刀之后,厲占樓身邊已經空了,只剩他自己。

        厲占樓難以相信,最后倒下去的才是他真正的心腹,實實在在脈河三道的實力!他嘶吼著喊道:“不可能!你一個邊鎮小兵,怎么可能有如此實力!”

        他瘋狂大吼之后,突然身后靈元噴炸,快如閃電的朝宋征襲去!

        他手中一柄毒刺,用某種高階荒獸的獨角煉制而成,淬了絕域當中的劇毒,閃著一層黑蒙蒙的烏光,見血封喉。

        表面的瘋狂,是為了掩飾這陰損的偷襲一擊!

        他和宋征相距極近,按說宋征絕沒有可能躲開。但宋征歡暢的笑了,道了一聲:“原來境界壓人的感覺這么爽!”

        轟!

        天空中,三道脈河當頭落下,每一道都寬廣無邊、如靈河、如冥河。上面每一枚大穴都寬廣如海,隱穴閃閃爍爍,如同河中倒映的星辰。

        周天古錢凌空飛出,將一片玄妙不可言的領域張開,籠罩了戰斗中的兩人。

        厲占樓堂堂脈河四道的境界,和對方三道脈河一碰撞,就嘩啦一聲脈河潰散,靈元如同潰堤的河水一般四處亂竄。有周天古錢在,壓制對手提升自身,宋征和他的境界基本持平,但宋征的脈河可要比他強悍太多了。

        他啊的一聲大叫,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當頭壓下來,他那一刺分明已經到了宋征身前,卻被這股力量硬生生的壓住了,差之毫厘殺不得宋征。

        宋征手腕翻動,天光古刃刀瞬間完成了“破曉九刀”中剩余的四刀,凝聚成了一式,凌空落下!

        厲占樓大吼一聲:“不——”

        他拼盡了全力,想要再次發動那撕裂靈魂的秘術,可是宋征扣指一彈,噗的一聲一道雷電擊破了他的咽喉,秘術戛然而止。

        他眼睜睜看著那一刀落下,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躲閃,臨死前的恍惚,感嘆道:這一道的光芒,真美!

        光華無可比擬。

        宋征收刀,厲占樓跪倒在地,身軀震動,腦袋一歪從脖子上掉了下去,骨碌碌滾出很遠。

        他也有自己的夢想,可惜作孽太深,老天都不讓他如愿。

        宋征當然毫不客氣的將藏寶圖和連方玉斗收進了懷里,然后去照顧孟天九和井川北。扶著兩人出了流銀樓,不多時回到了他們的院子。

        整整一個時辰,服用了高階奇藥的兩位強兵才終于緩了過來,井川北苦笑:“沒想到厲占樓還有這一手,死里逃生啊,多虧了小宋兄弟。”

        孟天九也是一陣僥幸的感覺:他們最初拉攏宋征,只是擔心他被別人爭取過去成為敵人。他們對于自身更有信心,絕不會想要因人成事。

        卻沒想到,一次隨意之舉,成了勝敗的關鍵。

        宋征笑了笑,并不很在意,既然合作,在允許范圍內,他自然會盡力而為。

        “厲占樓狡詐,這一手恐怕他一直密藏著,從來沒有展露過。”

        他取出兩件寶物,將藏寶圖還給了兩人,卻留下了連方玉斗:“這東西我先保存著,沒什么問題吧?”

        “沒有。”兩人立刻一起說道,哪怕是宋征連藏寶圖一起收走,他們其實也說不出什么來。雙方各自保管一份,宋征的處置已經很厚道了。

        孟天九道:“我們欠你一條命。”

        宋征擺擺手:“不說這個,另外還有兩張寶圖……”井川北立刻道:“我們馬上聯系,爭取在下一次圣旨前都弄到手。圣旨降下,我們就可以趁機在神燼山中尋找白梨實。”

        宋征一點頭:“那就交給你們了。”

        他辭別兩人,天已經快亮了,回到釀酒作坊,一聲門響史乙走出來,疑惑問道:“書生,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們還以為你去幽會潘家小姐了,可是王九和周寇后來也去了,你不在那邊。”

        宋征意外:“他倆去干什么?”

        他出門的時候已經挺晚了。史乙無奈道:“王九到了晚上就餓,周寇臨睡之前饞酒。他倆一商量,覺得反正你也在那邊,他們過去了也不顯得失禮……”

        宋征一陣無語:“他倆回來了?”

        “沒有。”史乙道:“是苗韻兒姑娘專門來了一趟告知的。王九吃得太多了走不動路,周寇又喝多了。苗韻兒安排他們在那邊住下了。”

        宋征連連搖頭:“兩個蠢貨,也不知道避嫌。”

        史乙抓住他:“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要總想著自己扛,瞞著我們。”

        宋征擺擺手:“好事。”

        趙綃也走了出來,宋征讓史乙升起陣法,將白梨實的事情說了。史乙大為興奮:“真的可以?”

        趙綃認真想了想,道:“尚有可為,不過要更加謹慎一些,否則一定被天火發覺。”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天津时时彩现场直播 配资炒股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几号开始 吉林快三手机投注下载 股票金融论坛 内蒙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金钥匙配资 湖北11选5奖金查对表 江西快三预测软件 东方6+1预测 北京pk10软件免费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2018 股票怎么涨和跌的 深圳风采中奖规则开奖结果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 贵州快三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