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一一七一章 塔尼亞女士(四)

第一一七一章 塔尼亞女士(四)

        塔尼亞在離開德魯星的時候,就被宋征放開了禁制。

        她看到自己毫無窒礙的飛進了星海,腦子一時間有些轉不過來:這里便是星空?歷史上無數魔法師們想盡了辦法,希望踏入的地方?現在就這么輕松的抵達了?

        隨后她看到了戰栗中的眾神!

        她并不知道堂堂的神皇偉岸之藤,已經問候了她的無數祖宗,但眼前的景象已經讓她足夠震撼了。

        然后宋征又帶著她飛過了茫茫星海,她看到了無數難以理解的星空現象,有很多單純的從“魔法”的角度已經很難解釋——或者說,僅僅從傳奇魔法師的角度看去,根本無法理解。

        “原來,這……就是星海的真相嗎?”塔尼亞喃喃自語。

        宋征發出了一聲輕笑:“星海的真相?走吧,我再帶你去看看其他所謂的真相。”他力量催發,離開了德魯星所在的宇宙,很快闖入了另外一片星海。

        對于所謂的星海的真相,宋大人很有發言權,因為當初的超脫,第一步便是“見極”,也就是弄清楚星海的本質。

        塔尼亞很快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星海,這已經完全無法用她所知道的魔法來解釋了,她的思維因此出現了卡頓。

        當她看到了一顆和德魯星完全不同的星球,完全不同的生靈,和完全不同的文明的時候,她徹底呆滯了,距離瘋狂只是一步之遙。

        魔法師的瘋狂,就像是修士的走火入魔一樣。

        但是宋征并沒有就此結束,如果只是簡單的瘋狂,那亞太便宜這個女人了。

        德魯星的魔法師們,本身對于探究真相,和陷入毀滅之間的界限就有些模糊,而塔尼亞則是完全沒有這種界限。

        他拉著塔尼亞瞬間離開了這一片星海,短時間內穿越了七八個星海。

        而后他們進入了一片漆黑的星海中,只有少數幾顆暗紅色的星辰,在似乎無窮遙遠的地方,有氣無力的發出光芒。

        而黑暗中,卻似乎有著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間的特殊存在,它們陰暗、詭異、無法揣測,時不時的發出一陣宛如就在耳邊的低語,塔尼亞根本聽不清楚它們在說什么,但就是那種聲音,讓她一瞬間產生了無與倫比的恐懼!

        似乎那些聲音之中,有著自從遠古來,最為巨大的可怕的秘密。

        “啊——”

        她一聲驚叫,瑟瑟發抖的想要朝著宋征的“懷里”躲去,宋征卻冷冷一笑,將她丟在了這一片星海中,并且還將她的實力提升了一下,保證她不會死在星海中。

        既然你喜歡所謂的真相,喜歡打著真相的幌子,做一些毫無憐憫的瘋狂之事,那么你就好好在這里體悟一下所謂的真相吧。

        宋征不再去管已經被恐懼支配的塔尼亞,這個念頭返回了超空間,歸入本體之中。

        有了這一個念頭的經驗,宋征感覺到自己距離“一元”經驗所差的已經不多了。或許不需要收回地球上的念頭,只要收回火獄中的那一個,就可以湊齊了一元。

        于是,他的神識掃向了火獄。

        在德魯星上,一場巨大的變革迅速開展。

        偉岸之藤已經想要禁絕魔法了,而傳奇們也真的被塔尼亞的瘋狂行為嚇到了,他們聯手開始在德魯星上增加了一門課程,規定為每一位魔法學徒的必修課,名字叫做《禁絕線》,從小開始教育所有的魔法師:探尋真相必須有一個限定,一切魔法實驗,都需要在這一道禁絕線內進行。

        ……

        咕嚕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喜歡做那事兒,這丫頭明明很丑的。

        火獄中時間過去了十多年,咕嚕度已經進化成了十二足四臂的爬蟲人,喳喳思露也已經是十二足爬蟲人了。

        兩蟲十年來,產卵十四次!平均每年一次都不止。

        喳喳思露很惱火,因為每一次產卵,至少需要耽誤她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不是浪費了這些時間,她現在至少也是十二足六臂爬蟲人了。

        每每說到這件事情,喳喳思露就對丈夫報以老拳。咕嚕度忍氣吞聲,不是他覺得理虧,而是因為他真的打不過。

        別看他的進化程度遠遠超過了喳喳思露,可是兩蟲之間的戰斗力差距,和當初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差不多。

        咕嚕度和喳喳思露像他們的祖先一樣,只撫養幼蟲半個月的時間,然后就把他們趕了出去。

        半個月的時間,幼蟲卻長得很巨大,足有一丈多了。

        盡管他們本能的必須遵循傳統,可是身為父母,在這半個月中他們給所有的孩子提供了最大的食量,頂的上別的父母撫養孩子三個月。

        而咕嚕度和喳喳思露一直順風順水,從那一頭水蟲人之后,就幾乎再也沒有遇到什么危險了。

        一方面是他們本身強大了,現在兩口子在一起,便是十二足六臂爬蟲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更強大的對手,在整個火獄中也不多了,并且這些強大的蟲人都會受到布魯布魯波提大人的警告:不要招惹他們。

        哪怕是飛蟲人和蠕蟲人,也會或多或少的從自家大人那里聽到一些消息,有意避開他們。

        除了那些各方面都不承認是同族的水蟲人,他們沒有敵人。

        兩口子卻對水蟲人充滿了仇視,經常用孩子做誘餌,捕殺水蟲人——擔任誘餌的那個孩子,在狩獵成功之后,會分到最大的一塊收獲。

        他們很自得的認為:這是在教育孩子,承擔的風險越大,所獲得的收獲也會越大!

        宋征對著兩口子的奇葩育兒觀也是連連搖頭,不過看上去短時間內自己可能無法收回這個念頭,這一對兒過得太舒坦了,蟲人的壽命很長,哪怕是算上了兩個世界時間流速的差距,咕嚕度也很可能比左鵬更加長壽。

        他的神識關注火獄的時候,咕嚕度裝作重傷,倒在了一條浩蕩的巖漿大河邊,騙出來一頭水蟲人,夫妻倆聯手獵殺了,沒有孩子們打擾,兩蟲美滋滋的吃了一頓浪漫的火河晚餐。

        酒足飯飽的咕嚕度放了一個很響的硫磺屁,被喳喳思露嫌棄的一腳踢出去老遠,正準備罵他兩句,忽然感應到了什么,猛然抬頭看向了遠處的天空,那里正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凝聚,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暗紅色漩渦。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股巢网 亿配资 四川资阳快乐十二选五 新疆时时彩彩开奖 东方财富网股票论坛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查询 浙江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青海快3最新结果 排列三开奖直播 嘉兴股指期货配资 河北快3开奖 网赌输了20万 2011092期深圳风采 三分彩全天计划 北京股票融资合作 江苏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