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八六九章 邪神眼(一)

第八六九章 邪神眼(一)

        人偶解決了邪靈,完全沒有什么感覺。對于它來說,這就是完成了一項研究任務一樣普通。它發現邪靈的弱點,然后針對這個弱點制定了戰斗計劃。第一步實驗性進攻,確認了計劃可行,然后全面作戰,徹底解決了邪靈。

        可能這一項研究任務,相對來說比較困難,但還沒有達到不能完成的高度。

        但是在蘇吉合心目中,卻是相當可怕的。

        邪靈有多難纏他非常了解,甚至邪靈和邪神是我神最為頭疼的問題。任何一座神廟,哪怕是大神廟區,只要能夠剿滅一頭邪靈,都可以成為重要功績,所有參與者都會得到晉升。

        至于邪神,神廟根本不敢想象,憑借他們自身的力量,絕無可能徹底誅殺一位邪神,必須有我神的幫助。

        而襲擊薩蘇神廟的這一頭邪靈,已經十分強大,只要吞噬了神像就能夠提升為邪神。這樣一位逼近“神位”的強大邪靈,就這樣被徹底解決了?

        而且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很“麻煩”。

        不過邪靈雖然被鏟除了,可是蘇吉合身上各種負面狀態仍舊沒有解除。人偶來到他的面前,觀察了一下,做出了一個基本的判斷:“你、基本、已經死了。”

        蘇吉合:“……”

        然后人偶就放棄了這個死人,走進了大殿中,準備尋找一個可以做主的人。它看到了自己的老對手,列德。

        列德和他手下的所有篤行士們,還處在嗔目結舌的狀態。

        蘇吉合對于邪靈邪神很了解,但是也僅僅是了解罷了。列德和他手下的篤行士們,卻有著切身的感受,因為他們才是沖殺在和邪靈戰斗第一線的人。

        尤其是列德,他的神賜兵器,就是因為斬殺了一位邪神而跌落的。他手握著這件兵器,幾乎是時時刻刻都能夠感受到邪神血污中散發出來的那種詭異的力量——邪神已經徹底去了,甚至血污也被神器以跌落自身位階的代價封印了,但是它仍舊沒有死心,仍舊在不斷地想要誘惑他墮落,進而讓邪神借體重生。

        可是這樣難纏的對手,在人偶的手中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被徹底解決了,一切都被炸成了塵霧,徹底消散,斷絕了任何重生的可能。

        他們瞬間明白,之前在札幌部落的戰斗之中,如果人偶想要殺死他們,他們毫無抵抗之力。

        列德原本就因為自己的傲慢而深深愧疚,現在更是明白了緣由,還被人家拯救,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蘇吉合終于擺脫了身上各種負面狀態,一股濃郁的乳白色神光從他的身軀中綻放出來,他重獲生機,從門口走進了大殿:“感謝閣下援手之恩。”

        人偶機械地轉過身來,眼睛中射出光芒,將蘇吉合全身上下來來回回的掃描了好幾遍,然后說出了一個肯定的判斷結論:“活了。”

        蘇吉合:“……”

        他心中覺得,這一位大約是身份特殊,很少和外界接觸,所以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待人接物。

        他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關于閣下,我神曾經有神諭降下……”他正準備和人偶談一談這件事情,籠罩在神廟外的那一層粘稠濃霧已經散去,神廟中的聯絡神器忽然急促的閃爍起了光芒。

        蘇吉合一愣,連忙打開聯絡神器,一道道求救的信號,瘋狂的涌了進來。

        曼森神廟、蒂格神廟、甚至是阿赫魯神廟,還有更遠處的格倫巴羅神廟都發來了求救的信號!

        蘇吉合和列德臉色瞬間大變,因為格倫巴羅神廟可是大神廟區,統領周圍的一切神廟,連阿赫魯神廟,于是他們的下屬神廟。

        蘇吉合失聲道:“怎么會這樣,全都是遭遇了邪靈攻擊……難道說,邪靈們竟然有統一的組織、統一的計劃,同時襲擊我們大教區所有的神廟?”

        宋征在洪武大本營中看著一切,喃喃自語:“這是一個機會。”

        一旁的蘇云沫和安察古月也看到了一絲希望,一起點了點頭。

        不過宋征卻不像蘇吉合那么“樂觀”,他下意識的將邪靈襲擊和天火的圣旨聯系在一起,猜測這可能是四面神劫難的開始,很可能四界之上,所有的邪靈、邪神一起暴動,襲擊了所有的神廟。

        他暗中給人偶下達了一個指令。

        蘇吉合有些慌亂,現在的局面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是那些神廟不能不救,尤其是格倫巴羅神廟,任何一座大神廟,對于整個教區、對于我神來說都至關重要。

        可是他現在又哪有什么力量可以去救援這些神廟?

        但是蘇吉合忽然看到了一旁的人偶,他深深一拜:“閣下,我神的信仰陷入了危機,請您出手支援!您的英勇和付出,我會如實稟報我神,您必將會收獲我神的友誼!”

        人偶已經接到了指令,生澀的說道:“好。”

        蘇吉合意外,因為在這個時候,正常的思維都是要拿捏一番,討價還價,最好是能夠將救援之后的報酬敲定,畢竟現在是自己有求于人,而且之前篤行士們和對方的“相處”很不融洽。

        沒想到對方竟然只因為一句“我神的友誼”就輕松的答應了。

        人偶對于蘇吉合的反應也很不理解,既然已經答應了,那么接下來應該迅速行動,可是蘇吉合竟然遲愣住了。

        “出發。”人偶開口說道。它不是在詢問蘇吉合的意見,而是一個陳述。

        蘇吉合回過神來,心中也是越發羞愧,對于自己和篤行士之前的所作所為暗暗臉紅。

        “好的。”他馬上答應,而人偶在得到了宋征的指令后,打開了自己身上固定的小須彌界,把里面篤行士們的神賜兵器全都扔了出來。

        嘩啦……

        一百多神賜兵器灑落出來,篤行士們眼睛一亮。

        蘇吉合連忙說道:“還愣著干什么,快快感謝閣下,拿回自己的兵器,跟我們一起支援格倫巴羅神廟。”

        “是!”篤行士們大為興奮,這個時候,正是我神需要他們戰斗的時候,重新獲得兵器對他們而言意義重大。

        現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人偶之前并沒有惡意,收走了他們的兵器,只是為了罷戰而已。

        那一柄被邪神之血污染的雙手長劍,也備受下拿了過來,換給了列德。列德低著頭,沒臉去看人偶。

        他的傷勢還沒有康復,但是現在蘇吉合已經有余力了,一道神光從他手中灑落出來,列德的雙腿迅速的復原著。

        蘇吉合說道:“列德,你心中的愧疚,可以以后彌補。現在我身需要你站起來,拿起你的劍去戰斗!”

        “是!”列德激動而起,背好了自己的長劍,站在了人偶身后,心中發誓,追隨著這一位強大的存在,為我神掃平一切邪惡!

        蘇吉合立刻開始準備神器傳送。

        神廟之間的神器聯絡體系,并不僅僅是傳遞消息,關鍵時刻可以大量傳送篤行士。

        可是他啟動了神器之后,格倫巴羅神廟方面,卻沒有絲毫的回應。

        他心頭一沉,馬上就想到了自己神廟之前的狀態,恐怕現在格倫巴羅神廟也是一樣。

        “這可如何是好?”蘇吉合茫然了,從薩蘇神廟這種“邊陲之地”,趕往大教區的核心格倫巴羅神廟,距離整整兩千里!以他們的速度,至少需要三天時間,等他們到了,恐怕只能給格倫巴羅神廟的諸位牧師、大牧師收尸了。

        當然,以邪靈的尿性,這些牧師的尸體是絕佳的材料,必定會被廢物利用,可能連收尸的機會都沒有。

        周圍的篤行士們焦急而又無奈,列德卻看向了人偶,懷著一絲對于奇跡的期待,詢問道:“閣下又沒有什么辦法?”

        人偶很誠實很樸素的回道:“有。”

        然后也不解釋到底是什么辦法,就揮手打出一道靈光,裹挾了所有人一起,從大殿中飛了出去。它對蘇吉合說道:“帶路。”

        蘇吉合激動地渾身發抖,仰天一聲長嘯:“我神保佑!”然后立刻指著一個方向:“閣下,請全速飛行。”

        一個彈指的時間之后,蘇吉合就后悔自己說過這句話了,人偶帶著所有人,化作了一道流光,嗖的一聲超高速飛行而去,上到蘇吉合,下到普通的篤行士,哇的一聲全吐了出來。

        人偶并不在意這些,因為它不是生命體,不知道什么叫做惡心。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大发快三怎么研究和值 多彩科技网辽宁快乐12 11选最强规律 股票配资期货 股票融资通俗的讲是什么意思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深圳风采2011001 炒股什么叫内盘什么叫外盘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平台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股票涨跌情况 河北体彩11选5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新浪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