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八零二章 老咸魚(下)

第八零二章 老咸魚(下)

        “獸族壓抑數萬年,再加上那預言的作用——如今獸神夔龍紋出世,他們恐怕不會認為世間大劫是真正的劫難,反而會覺得這是他們獨霸此世間的最好機會!”宋征也是憂心。

        “能夠說服他們嗎?”三圣妖尊懷著一些幻想。

        “難比登天。”神荒枯道:“那一位大帝,收服了整個獸族,卻并不顯露真身,只怕是還有別的圖謀。”

        鐘云岱呵呵一笑,道:“我們借用主上的地位,便趁此機會殺過去,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神荒枯和宋征一起苦笑:“這恐怕是最后一個不得已的瘍。”

        鐘云岱雖然豪氣萬丈,無所畏懼;可是主上便是飛升強者的實力,哪怕是獸族壓抑數萬年,同級別強者他們不是人妖兩族的對手,但是對方還有五位這種級數的強者些守護在神痕附近的古老巨獸,便是不如主上他們,怕也只是差了一線而已。

        這樣的實力,硬拼的話他們毫無勝算⊥算是集中了靈河兩岸人妖兩族的全部力量,最終能夠獲勝,也必定元氣大傷,拿什么去應對世間大劫?

        神荒枯最后說道:“神痕還是要去的,我們之前的宗旨不變,無論如何不能讓獸族誕生出圣巫,獸族狂妄自大不可理喻,不能讓他們進一步增強實力!”

        獸族這些年茍延殘喘,只有很少幾只延續下來。剩下的都是在漫長歲月中,自動誕生了高等靈智成為獸族,有了某種關于種族的自覺認識。

        即便如此,他們一旦匯聚起來,就有了強大的實力。

        宋征心中更加疑惑的是:獸族早已經日薄西山,為什么暗中隱藏的還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從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聚攏到靈河內海中的獸族,至少也是二階三階的靈獸,也就是說獸族現在擁有的全都是高端戰力!

        再結合那個所謂的預言、獸神夔龍紋,他隱隱猜到了一些可能,但卻無法確認。

        神荒枯和大家商議了一下,將那一艘已經破損的神具戰艦拉了過來,準備當做是自己的戰績,帶去晉見大帝,請求賜下一道敕命。

        這是一個借口,只是為了前往神痕。

        那一艘神具戰艦價值連城,上一次虎嘯山和北邶尊配合欣演了一撤,這艘戰艦也受到了損傷,然后就一直漂泊在水面上。

        神荒枯作為戰艦的擁有者,很容易就找到了這艘船。

        短短三天時間,已經有很多水族爬了上去,它們還在爭奪這艘大船的所有權,就被神荒枯隨手一掃,全都滅殺了。

        而后,大家整頓一番出發了。水王宮的控制權還沒有到手,宋征從周生那里要來了一道禁制陣法,將整個水王宮封閉了,然后留下了小蟲和鳩龍看守里面的俘虜,其余的人一同浩浩蕩蕩前往神痕。

        這一路上暢通無阻。

        神荒枯不再壓抑境界,他比肩主上的力量,在靈河內海中就是王者,那些想要惹事的水族,遠遠感受到這股氣息,立刻夾著尾巴逃了。

        只用了三天時間,他們就來到了神痕附近。

        到了這里,周圍巡邏的水族越來越多。神荒枯停了下來,取出水晶令箭注入靈元激活了。

        等候了片刻,令箭中傳來了一個不耐煩的蒼老聲音:“荒鱗你不好好鎮守自己的區域,跑來神痕做什么?”大家這才知道,主上的名字叫“荒鱗”。

        令箭上,同時鋼出一只老鯰魚的身影。

        對方也同時看到了他們,頓時驚訝道:“你們是什么獸,荒鱗的令箭為什么會在你們手上?”

        神荒枯表現的很客氣恭敬:“在下是來自東海的九元蛟王,一直想為陛下效力,只是來得晚了,不過我們路過荒鱗的領地的時候,正好看到他毫無作為,便順手幫助大帝清理了門戶。

        而且我們擊潰了人妖兩族的一支隊伍,阻止了他們對于陛下的無恥窺探。”

        他說著,讓開身子,讓老鯰魚看到了身后的龐大戰艦。

        老鯰魚一聲驚呼:“萬妖庭的神具戰艦!”他的面色很快陰沉下來,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神荒枯心中也是意外:老鯰魚一眼就認出戰艦的來歷,似乎對萬妖庭很熟悉

        老鯰魚很謹慎:“你們原地等待,本座現在就趕過去!”他又強調了一聲:“陛下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任何人不得靠近神痕三百里范圍,你們膽敢擅入,死無葬身之地!”

        神荒枯妝鑷樣的一個哆嗦,連忙答應:“是,我等遵命。”

        令箭上光芒退去,神荒枯低聲對宋征說道:“關鍵時刻?”

        宋征想了想,道:“我有一道分神,可以再演化一具分身。”

        神荒枯道:“心一些。”

        神痕附近,龐大的宮殿之中,老鯰魚輕輕拈著自己的兩道長長的胡須,他卻沒有馬上出發去見那些東海水族。

        片刻之后,他自言自語:“東海水族這么快就來了?”

        他把一道魚鰭一揮,面前水波蕩漾,當中升起靈光,鋼出一副天下水域大圖。大地上所有的水脈都出現在圖上。哪怕是最小的一道溪流在這張圖上都有表現。

        他先找到了東海,然后認認真真的研究起來,很快就找到了從東喊來靈河內海的一切水道線路。

        他一一推演計算,最后不由得皺起眉頭:“除非他們冒險上岸,或者是騰云駕霧飛行,不然絕不可能這么快趕來。”

        “天下大亂,處處危險,那些人族妖族十分警惕,他們想要上岸,或者是凌空飛行風險太大,很容易就被發現截殺。”

        “哼哼!”他一聲冷笑:“有問題!”

        他一揮手,面前落下了另外五枚水晶令箭,分別代表了另外五位王上。他迅速傳令道:“勤王!”

        靈河內海中,暗流涌動,五位王上迅速整頓自己的靈獸大軍,氣勢洶洶的殺向了神痕。

        同時,老鯰魚傳令那些圍繞在神痕周圍的古老巨獸:“嚴密防守,確保陛下不被打擾!”

        那些巨獸在水中開口,沉悶的獸語響起,它們接受了命令。

        做完了這一切,老鯰魚再次捻起了自己的胡須,冷笑著道:“好,就讓老夫看一看,你們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他走進了宮殿深處,打開了一座巨大的寶庫,從其中的一只純金的寶箱之中,取出來一副茶色的水晶眼鏡。

        半天之后,架著茶色水晶眼鏡的老鯰魚出現在了神荒枯面前。

        他的陣仗很大,貼身跟隨著兩頭古獸,都是七階靈獸。后面有四列六十四頭靈獸跟隨,各自持著人族宰相級別的儀仗。

        而這六十四頭靈獸,也都是四階、五階的水準。

        老鯰魚豎立當先,像一個人族老學究一樣,將兩只魚鰭背在身后,長長的尾巴輕輕椅,在水中飄蕩而來。

        宋征暗中皺眉:如此大的陣仗,是單純只是喜歡排場,還是有所察覺?

        他暗中給神荒枯一個眼神,提醒他當心。神荒枯緩緩點頭,表示自己心中有數。

        他和神荒枯之間配合很好,神荒枯不愧是飛升強者,實力、心計一樣不缺。

        老鯰魚身旁,有一頭五階古魚上前來,張開大口在水中聲音無比洪亮,傳遍了數十里:“誰是九元蛟王?”

        這是明知故問,但老鯰魚顯然熟稔人族的各種“派頭”,有意讓神荒枯上前拜見。

        神荒枯此時當然是大局為重,沒有顧忌什么飛升強者的尊嚴,飛快上前躬身一拜:“在下便是,見過老先生。”

        老鯰魚哼哼一聲,卻沒有說話,一雙魚眼藏在水晶眼鏡后面,不斷地打量這些所謂的東海水族。

        這眼鏡乃是一件寶物,可以窺破各種偽裝。但是他來回掃視了數次,卻仍舊只能看到一群水族。

        飛升強者拿出來的靈篆偶非同猩。

        老鯰魚心中狐疑:難道老夫判斷有誤?

        他的懷疑卻不會就此消退,早就聽說人妖兩族手段詭異,經過這數萬年的發展,必定變得更加詭異莫測∠祖宗留下的這一副眼鏡看不穿他們的偽裝也并不意外。

        “不用多禮。”他緩緩開口道:“你們遠自東海而來,乃是第一支投靠到陛下座下的汪洋水族,勤勉可嘉。”

        神荒枯連忙說道:“老先生過獎。”

        “不過呢”老鯰魚冷冷道:“荒鱗畢竟是陛下親自加封的王者,你們不經陛下許可,便奪了他的基業和令箭,哪怕是有功,這大過也是要追究的”

        神荒枯連忙道:“老先生明鑒,我們實在是對于過于陛下忠心,看到這蠢貨竟然怠慢陛下的任務才忍不住出手的。”

        “呵呵。”老鯰魚仍舊冷笑,擺了擺魚鰭:“不必說的這么冠冕堂皇,你們這些家伙啊,是什么心思老夫心里明鏡似地。不就是想要那個機會嗎。”

        神荒枯露出一副被窺破內心的尷尬。

        老鯰魚淡淡道:“這個機會呢,不是不能給你們,可是荒鱗是在所有獸族面前展露了實力,才得到了這個王位。若是就這么平白給了你,怕是不能服眾。”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胆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势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 128期二码中特 无息股票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爱乐彩 腾讯分分彩定位公式 北京pk赛车预测网 免费 体彩7位数中4位多少钱 大乐透奖池余额 草甘膦股票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 贵州11选5在哪里买 湖北快3专家预测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安徽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