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六二九章 曾經的仙界(下)

第六二九章 曾經的仙界(下)

        古妖分身穿過了巨大的虛空之門,宋征感受到虛空的變化和轉移,片刻之后,他從另外一側走了出來。

        因為肖三山的提醒,他一直小心翼翼,警惕性極高。

        不想剛從虛空之門中走出來,一片龐大的黑影翩然而過。他驚得魂飛魄散,大罵了一聲,手忙腳亂一個虛空挪移閃到了數百丈之外,險之又險的和那巨大的黑影擦身而過。

        他的鼻尖被擦了一下,好在古妖分身強悍無比,毫無損傷,還從那龐然大物身上,刮下來了一層石粉。

        那是一座漂浮而過的巨大的山峰,他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石粉混亂,一眼望去,遠近各處漂浮著一座座破碎的山峰、巨石。

        這些山峰有的正立有的倒豎,巨石則是千奇百怪。大約在數十里之外,一塊巨石在飄逸的過程之中,撞到了一座龐大的山峰上,頓時被積壓的粉身碎骨,一塊塊碎石到處迸射。

        山峰和巨石這樣存在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上面長滿了郁郁蔥蔥的植物,甚至有些纏繞在底部的古藤粗壯無比,表皮干枯,恐怕已經有數百年、上千年的歷史。

        他剛從虛空之門中走出來,迎面就是一座巨大的漂移山峰撞了過來,險些讓這具古妖分身也“粉身碎骨”了。

        倒是天火打開的那一扇虛空之門,在這個世界之中狀態有些玄妙,好似不存在一般,那些山峰、巨石漂移而過,穿過虛空之門卻毫無影響,也沒有被送到洪武大本營去。

        宋征心中有些疑惑,觀察了一下周圍,凌空升起跳上了一座巨大的漂移山峰。

        山峰高達六百丈,廣兩百余丈。上面長滿了古樹和灌木,難以通行。

        他向周圍一看,大地滿目瘡痍,處處可見這個世界曾經受到的層次跌落的傷害。

        另外一座巨大的山峰從他身邊飄過,這座山峰上有一道水源,泉水匯成了小河,向下流淌,到了峰底的時候,嘩嘩啦啦的流淌下去,一只落在了干枯的大地上。

        宋征一陣奇怪:山峰虛空漂浮,這些水源是怎么能夠源源不斷的涌出泉水?

        由此可見,這個世界的規則十分混亂。

        他凌空一躍,從一座山峰跳到了另外一座上,這樣接連不斷,每一座山峰都稍作查看,想要盡快掌握這個世界的完整情況。

        在洪武大本營之中,資深鎮國們聚集在劍冢仙子的大殿之中,一起觀看著面前的一道光幕。

        這一次過去之前,宋征也做出了妥協,愿意攜帶聯絡靈寶,將自己遭遇的一切,和大家共享。

        看到這個世界的樣子,即便是朱諸位資深鎮國見多識廣,也不由得一起動容。

        天正老人歪著頭,用手摸著下巴,疑惑的自言自語:“這不合理呀……”

        這個世界的一切規則,似乎都被扭曲了。按說它應當還在至高天條的籠罩之下,可是下層天條,和一些規則改變得十分嚴重。

        宋征一路遠行,跳上了一座山峰之后,忽然感覺到腳下一陣晃動,他凌空而起低頭再看,腳下的那座山峰轟鳴巨響,竟然開始崩塌了!

        這座山峰高達五百丈,也是一座龐然大物,上面長滿了粗壯的古木,纏繞著數百年壽命的古藤。

        破碎崩塌氣勢驚人,帶動著周圍狂風呼嘯,飛沙走石。

        宋征疑惑,怎么剛落上去,就崩塌了?

        他轉過了一個方向再看去,立刻就明白了:山峰的另外一側,有一條巨大的裂痕,從上而下,幾乎已經將這座山峰劈成了兩半!

        宋征古妖分身的體重落上去,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宋征和資深鎮國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同時一驚:“劍痕!”

        以他們的眼光覺不會看錯,這座山峰是被人一劍劈開的。只是造成現在這種微妙平衡的局面,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宋征游目四顧,卻再也沒有別的痕跡。

        山峰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飄蕩而來。

        破碎的巨石古木砸落在大地上,發出轟鳴的巨響聲,堆積成了一片小山。

        宋征的視線之中,忽然又出現了什么東西,他面色凝重,朝著那個方向飛遁而去,大約十幾里之后,前面的東西越來越清晰,漸漸地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焦黑痕跡沿著大地像遠處蔓延。

        痕跡寬達六十丈,蔓延數十里,深有數丈。

        焦痕筆直,所過之處,大地充滿了蛛網一般的裂痕。

        “這是……火焰或者光芒一類的神通?”資深鎮國們做出了判斷。慧逸公提醒道:“前有一劍,后有一痕,這個世界恐怕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危險,宋征你小心一些。”

        宋征頷首。

        那一劍若是無意而為還則罷了,若是有意而為,恐怕也是鎮國的水準。這一道數十里的焦痕就更不必說了,必定已經站在鎮國之上。

        他順著焦痕的方向追蹤過去,大約在百余里之外,接連看在大地上到了好幾座小山坡,其上古木縱橫,大都被半埋著——這是被人當空擊碎的山峰,墜落下來的碎石。

        但是再之后就沒有什么痕跡了。不知道是對戰的雙方就此罷手,還是已經分出了勝負。

        忽然宋征的耳朵動了一下,他搖晃了一下身形,神通施展隱匿自身。

        時間不長,有一隊人悄然而來,他們的行動十分隱秘,腳下幾乎沒有聲音,并且一路上極為警惕,不知道在防備著什么危險。

        他們身披獸皮和粗布,衣衫上加著一些甲片作為防護,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門,有骨角的,也有金屬的。

        他們緊張的四處張望著,然后迅速的來到了那一片片小山坡下,首領揮了一下手:“只要纏金藤,快一些,這里剛剛有大能一場大戰,那些煉命體都被嚇跑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它們就會回來,咱們要在危險來臨之前,收集到足夠的纏金藤。”

        手下的那些人立刻手腳并用的爬了上去,然后開始收集那些百年份以上的老藤。

        宋征看著這些人,卻總覺的有些不對勁。

        “煉命體?”他心中嘀咕:“又是什么東西?”

        進入一個新世界,謹慎一直是宋征的第一信條。他沒有貿然現身,不干擾對方的收集工作——他已經看出來,這一群人的實力普通,為首的那人大約是知命境初期的修為,其余的有高有低,甚至最低的只是燃穴境。

        這一座小山坡上古藤眾多,他們收集到了足夠的古藤之后,首領立刻下令:“撤退!回村落。”

        有人舍不得:“可是這里還有很多纏金藤,我們多收集一些,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遇到這樣的好機會。”

        首領堅決道:“不要貪婪,現在還安全我們趕緊走,萬一耽誤了,那些煉命體回來,咱們就走不了了。”

        其余的人雖然有些舍不得,但是想到煉命體的恐怖,還是趕緊收拾東西離開。剛才開口那人戀戀不舍,又用手里的骨刃斬斷了一根長長的纏金藤扛在肩膀上,這才跟著大家一起飛快而去。

        宋征很想見識一下他們口中的“煉命體”到底是什么東西,但是猶豫之下,還是選擇跟著這些人。

        首領經驗十分豐富,一路上不斷的迎風而嗅,或是產看地上的蹤跡,避開了一切危險,帶著他們走到了一片漂浮山峰十分稀少的區域。

        到了這里,首領終于松了一口氣,對大家笑著說道:“回家了。”

        眾人一聲歡呼,長嘯如狼,然后每個人扛著許多的纏金藤發足狂奔。這一跑,大地上只見一道道灰線飛快的射向遠方。

        宋征愣了一下:這些人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議!而他們的修為,本不應該有如此強悍的身體素質。

        他在后面立刻跟上。

        七八十里的路程,這些人只用了小半個時辰就到了。

        宋征遠遠看到,前方大地上出現了一座用泥土和碎石堆建的高臺,離地大約三丈,上面搭建著一些簡陋的窩棚,這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村落”了。

        有幾個手持骨質長矛的人從村落中迎了出來,只是脈河境修為,卻一躍三十丈,幾個起落就到了那群人面前,喜笑顏開道:“找到足夠的纏金藤了?太好了,這下村落中的那些小崽子們,都可以鍛體了。”

        找到纏金藤的那群人驕傲的進了村落,收到了熱烈的歡迎。

        宋征在暗中觀察,村落大約三百多人,為首的村長是一位蒼老的婦人,和藹可親,從行事上可以看出來十分睿智。

        她的修為也是全村最高的,大致相當于明見境初期的水準。

        除了她之外,村子里還有四個和隊伍首領修為大致相當的人,他們是僅次于村長的強者。整個村落不論男女都是戰士,但也還有幾十個毫無力量的孩童。

        隊伍帶回來了纏金藤,村長便立刻下令,在村子中央支起了一口奇特的大鍋,看上去有些像是古鼎,三名婦人小心翼翼的往其中加入了一些珍貴的清水,隊伍首領點燃了纏金藤當柴火,村長鄭重其事的取出一只特殊的骨頭,高高舉過頭頂,在全村人如狼的長嘯聲中,將骨頭投入了大鍋之中。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弘业期货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11219排列5预测 天津配资公司 靠买基金能赚到钱吗 北京快3走势图表 美国中产家庭的资产配置 场外配资安全么 三分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合肥城建股票千股千评 滨化股份股票行情 十一选五一定牛山东遗漏 乐透型35选7开奖号码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表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预测 教师资格证考场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