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四一零章 土匪的大事兒(下)

第四一零章 土匪的大事兒(下)

        在周寇臨死之前大喊那一聲的時候,宋征忽然有所感應,猛然抬起頭來,疑惑的望向了皇城。

        當周寇被天火處以極刑,生機斷絕的時候,正在靜修的阮玉竹忽然一陣心悸,猛然睜開眼來,卻是疑惑不解,自己為何如此。

        太后遁出京師,宋征已經站在了皇城中。

        宮殿內,一具尸體伏地,血流成河,卻有著壯烈。

        宋征的眼睛一下子紅了,好像燃燒起來。

        周寇混跡于風月場所,并不只是醉生夢死。他是個土匪,不是淫賊。對于女人了解十分有限。他不斷地向身邊的女子請教,各種身份、地位,各種性格、出身,各種修為、境界的女人的性格。

        他早已經有了這個計劃,卻需要把握太后的性格,以針對性的做出最后的布置。

        他在京師和宋征重逢,詢問了宋征趙綃是否是宋征所殺,宋征承認了。在旁人看來,這必定是反目成仇的節奏。但周寇明白:必定是書生為趙姐做好了安排。

        可是他也明白,這種安排一定十分困難。并且……未必能夠有效。

        無效的幾率非常之大。大家都見識過天火的恐怖,宋征當年能逃出來,也有著幾分僥幸。現在讓宋征一個人謀劃布置,將大家都救出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周寇想過了,他不愿意這么做。天火毫無疑問會用一道道密旨,將大家都送到書生面前,書生需要一個一個把大家全都殺死!

        若他無法將大家復活,將來這種愧疚感恐怕會讓他徹底瘋癲。

        而且寇爺不是廢物,書生為大家做得已經夠多了,寇爺要為書生做一件事情、做一件大事兒!讓書生知道,寇爺的本事。

        若是性情單純的女子,周寇故意用這種骯臟的法子刺激她,只怕會讓對方惡心不想沾染他一根汗毛,一道氣浪將他轟飛出去。

        但是太后不是這種人,太后狠戾、睚眥必報,親手捏死周寇才是最解氣的。

        他又擔心太后過于冷靜,才不得不服用陽藥,任何女人面對這種局面,都要氣得發瘋,一切全憑本能行動。

        只是他反而想得太多,其實只要他在太后面前說出天火的秘密,太后就會被牽連——這不是天火的漏洞,而是天火的自信。不管什么人察知了這個秘密,滅殺之即可。

        他現在多做了這些事情,讓太后更難逃脫。

        宋征看著那具尸體,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大殿。他用力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很酸,他用力擰著眉毛,不想讓自己哭出來,可是情緒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住了。

        他痛苦的在土匪的尸體旁癱跪了下去,一時間淚水滂沱,陰神也不可遏制。

        圣教主沒敢追著太后而去,皇城下的布置,對于圣教太過重要。他潛回了地下,此時卻看到宋征闖入,他惱怒之極,自地面下升騰而起,喝罵道:“宋征,你擅闖宮禁,該當何罪?真以為有慧逸公庇護,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宋征仰天怒笑,抱著周寇的尸體站了起來。

        圣教主大喜過望,慧逸公雖然說了,鎮國不能出手。可是若宋征自己放肆,向鎮國強者出手,鎮國尊嚴在此,總不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吧?

        這種情況下,“失手”殺了宋征,慧逸公閣下也不能多說什么,這是宋征自己求死!

        他進一步刺激宋征:“你懷中匪徒,乃是朝廷欽犯,無恥下作,死不足惜!這樣一個人渣,你為他而哭泣,難道是要與整個朝廷的法度對抗嗎?”

        宋征一聲咆哮,狀若猛獸,雙眼已經一片血紅,精神處于一種極度悲慟的狀態之中。

        他從天火之下逃脫出來后,最大的希望就是將所有人都救出來。他已經親眼看到了史頭兒死去,此生絕不能接受再有一位兄弟在自己面前亡故。

        但是現在,又有一位手足的尸體躺在他的懷中!

        他看到周寇尸體的那一瞬間,什么都明白了。周寇是為了幫他,想要用自己的命,拉來天火的懲罰,將太后一起坑死!

        周寇成功了,太后逃遁而走,但是以天火神威,她幾乎沒有活路。

        他也沒有想到,一直都兇神惡煞,大大咧咧的周寇,竟然也有如此細膩縝密的心思,竟然從一開始,就幫自己謀算一位強大鎮國!

        是什么驅使一位以橫行霸道為終生夢想的粗糙軍漢,處心積慮的思索縝密計劃?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誘餌?

        宋征明白,是皇臺堡人妖兩族陣前七年的生死與共;是天火下一次次圣旨,共同掙扎求生!

        宋征感覺自己守護的夢想不完整了,有一角破碎了,這是一個可怕的開端,他擔心一旦開始,后面就不可遏制。

        失去了史頭兒,又失去了土匪;可是他的計劃不能宣之于口,更不能告訴被天火控制著的兄弟們。

        這種破滅的巨大痛苦,圣教主不能理解。他以為有機可乘,口中繼續大聲斥罵,侮辱和貶低周寇,要讓宋征失控。

        當他開口罵第三次的時候,他就成功了。

        宋征一聲怒吼,陰神爆炸!

        這是一道已經達到“趨吉避禍”水準的陰神,距離陽神只差一步。整個洪武天朝,除了慧逸公閣下之外,宋征當稱陰神第一!

        鎮國強者必成陰神,但是鎮國強者不成陽神,就遜色于宋征。

        整個洪武,除了資深鎮國慧逸公,無人成就陽神。

        太后的陰神尚且迅速宋征一籌,更別說狀態極不穩定,時常需要進入黑暗識海中溫養的圣教主。

        當這一道陰神爆炸,圣教主驚得魂飛魄散,一瞬間只想躲回皇城下的黑暗識海中,借助“八岐逆神針”的布置保護自身,對抗這世界滅絕一般的爆炸。

        然而后悔已經來不及了——他不知道周寇和宋征的感情如此之好,若是知曉,定然不會作出之前那種愚蠢的行為。

        陰神爆炸的力量屬于魂魄層面,對于世間一切真實存在毫無傷害,但是皇城內,有龐大靈陣應激而發,一層朦朦朧朧的淡青色光罩瞬間浮現在整個皇城外。

        洪武皇城的防御靈陣乃是太祖之時便已經立下,由太祖最為信任的天師軍神親手打造。這數萬年來,雖然從不曾受到過真正的“考驗”,但沒有人會去懷疑天師軍神的能力。

        這是一座九階靈陣,等級遠遠高出了京師的護城大陣。

        為了應對陰神攻擊,天師軍神當然在其中加入了防御陰神的能力。

        可是爆炸的時候,靈魂層面上炸亮了一團極度刺目的藍光——藍的耀眼、藍的絢爛、藍的匪夷所思!

        天師軍神親自布置下的那龐大靈陣,僅僅堅持了幾個呼吸便分崩離析徹底破碎。

        陰神爆炸沒有巨響,但是有能力看到這一場爆炸的整個京師所有修士,在這一瞬間感覺到了“末日”!

        以此爆炸威力襲來,整個京師不可幸免。逃遁不及,一旦被威力掃中,自己的魂魄、陰神必定當場粉碎。

        好在天師軍神的靈陣爭取到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慧逸公凌空而至,居于皇城之上,陽神之威展開,往下一落,再次將整個皇城罩定。

        爆炸的威力猛然沖襲,就算是慧逸公也不由得一陣搖晃,險些沒能守住。

        京師中,無數修士到了這個時候才驚魂初定,身后往后背一摸,汗漬漬的。

        皇城中卻是一片安靜,除了八岐逆神針之下的乾和太子和肖震,地上地下黃天立圣教所有信徒死的悄無聲息。

        皇城上空、慧逸公陽神籠罩之下的這一片空氣中,魂魄力量極為濃郁——那是被宋征陰神爆炸所碾碎的魂魄。

        其中,包含著六道陰神!

        而這六道陰神中,就包含著圣教主的一道。

        他傷勢沉重無比,心中的驚駭更有過之:這世上,竟然有普通老祖能夠重傷鎮國強者!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鎮國強者高高在上,怎么可能被一個區區玄通境中期所傷?難道說這世間的天條要改變了?

        他的狀態很差,剛剛從上一次出手的損耗中修養回來,便遭到了這樣一記重創。

        好在他是鎮國強者,更是黃天立圣教的教主,有著諸多的詭異手段,陰神被毀卻不會立刻死去。

        他在隱秘之地,藏有自己的一道分神。

        只是他本身有著大破綻,陰神并不強大,這一道分神,乃是普通魂魄,并非陰神。

        以普通魂魄操縱鎮國的修為,好似孩童耍弄圣物,不但根本無法發揮鎮國強者的真實實力,而且稍有不慎就會傷到自身。

        圣教主深恨不已,他本就陰神弱小,現在再要重修陰神,百年內希望渺茫,對于黃天立圣教來說,不啻于雪上加霜。

        他爬起身來,看著宋征,陰毒滿身,一步步走了過去。哪怕是他現在狀態很差,要毀滅一具尸體還是很簡單的。

        陰神自爆雖然強大,可惜沒能殺掉本教主,死的只能是你自己!

        “小賊,你終于完蛋了。你留下的所有人,你關心的所有人,不管是肖震還是柳成菲,統統都會被圣教做成不死陰尸,世世代代受圣教驅策,為圣教作戰,但本教主不會抹去他們意識,我要讓他們清醒著,永遠忍受著這種煎熬!”

        他走到了宋征的尸體前,可是宋征僵硬的尸體卻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圣教主大吃一驚:“你怎么可能沒死!”

        他催動了鎮國之力,卻頓時感覺到腦中傳來無邊的劇痛,讓他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宋征死死抓著他,越來越用力,靈元催動,龐大無比,圣教主空有鎮國的力量卻催動不得。

        宋征輕輕抬起手,那一枚石戒正在他的無名指上,閃動著幽幽的藍光。

        “趙姐……”

        他心中一聲默念,抓著圣教主的脖子,將他的身軀用力抽打在了地上。正反左右,反反復復。砰砰砰的悶響聲在皇城中不斷響起,大殿的地面瞬間一片龜裂!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北京28蛋蛋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陕西11选五遗漏手机版 江苏快3 2019年心水一点必中特 北京11选5排五走势 彩票十分快三玩法 大学生炒股入门 知乎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湖 体育彩票31选7结果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爱乐彩 排列五软件哪个最好 山西11选5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