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萌妻十八歲在線閱讀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搶貝兒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搶貝兒

        什么?!

        姐姐?!

        童玥嚇了一大跳,老太太為什么提起姐姐的事情,不是提起姐姐的事情,還是問姐姐有沒有回家?

        還是問姐姐有沒有下班?

        天哪!

        老太太在干什么?

        老太太到底怎么了?

        老太太瘋了嗎?

        這個女人嚇得不得了,立馬將貝兒抱著出去,立馬輕輕地將門關上,讓老太太一個人呆在房間里,這個女生嚇得不得了,幾乎是渾身無力,她抱著貝兒來到了客廳里面,一下子就癱坐在沙上。然而貝兒還在不停地哭泣,貝兒他要死要活地喊著哭著,好像非常的不舒服一樣,這個女生真的是煩躁透了,這老太太又瘋瘋癲癲的。這個兒子又吵吵鬧鬧,這個兒子呀,是他見過的最愛哭的兒子的。

        童玥本來自己四肢乏力,本來自己坐不住了,本來自己站也站不住了,但是手里的這個兒子依然哭了起來,哭得煩躁死了。

        這個孩子也是的,一旦童玥坐下來也是哭得厲害。

        所以童玥還是掙扎著保起了孩子,往廚房里面走去。

        站在廚房門口的時候,廚房里面忙活的查流域馬走了出來,一臉擔憂地看著這個女人,接過了這個女人手里的嬰兒。

        然后抱著嬰兒在客廳里面走來走去,像一個父親一樣哄這個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哄了十幾分鐘吧,這個貝兒居然笑了起來。這個小家伙也是的太壞了,對自己的母親是如此的兇了,然而對這個副總裁卻笑嘻嘻的。

        貝兒停止了哭聲之后,整個屋子里都安靜了許多。小孩哭起來,真的是太煩躁了。

        這個女人從此以后體會到了這一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無法解釋,這個兒子就是那個最愛哭的兒子,這個最難帶的兒子,居然被自己遇上了,但是有什么辦法,這個兒子的性格到底像誰呀?

        像父親吧,也不至于,兒子的父親童幽灃好像是話也不是很多那種,像自己吧?

        那就太不像了,自己更是話不多的那種,自己是最乖巧的那種,如果自己生的小孩能像自己,那么基本上就不要帶的,就像童小顏小時候很安靜的什么話,也不說。

        想到外甥女童小顏的時候,童玥居然又想起了老太太問起姐姐童欣有沒有下班的事情。

        童玥腦子里面總是想起老太太說的話,總是想起老太太說的,這些糊里糊涂的話,一臉的擔心一肚子的擔憂,但是也不想說出來。因為她現今天的副總裁氣色也不是很好,今天的副總裁那些笑容似乎所有的東西都是裝出來的,副總裁一定是緊縛的陣容。

        她明白,工地上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管理的,工地上那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領導的。

        所以不應該煩躁別人,自己家的事情不應該老是麻煩這個男人。因為自己沒有辦法給這個男人,下半輩子,因為自己的心中還依然愛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貝兒的親生父親童幽灃。

        只不過這個女人,不敢將這種感覺說出來,因為說出來的話,一定會遭到親生父親童幽灃的恥笑!

        查流域看了看童玥,然后嘴角上揚,努力地笑了笑,然后又扭頭看著懷里的貝兒,他努力著哄著這個孩子睡覺。

        因為他很想趕緊把這個孩子哄睡了,然后和這個女人聊聊新談談天,那樣,也許心情就會好很多。

        因為他剛才聽見了和老太太說的話,因為這個房子根本就不隔音,在廚房里面聽得見外面講的話,也聽得見房間里面的人講的話,何況老太太聲音說的那么大,整個屋子里面的人聽不見才怪呢。

        只不過歐陽志穎躲在屋子里面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一點也沒聽見,估計是帶上了耳塞,因為屋子里面一旦吵了起來。

        這個孩子總是有辦法對付的。

        這個孩子說來也比較聰明,無論被人怎么吵鬧都影響不到自己。

        查流域像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將貝兒終于哄睡覺了,這下子終于放心了,副總裁立馬將貝兒抱進了房間,放進了嬰兒床里。然后輕輕地將小寶貝的被子,蓋上。副總裁還蹲在寶貝的身邊,伸手輕輕地摸一下寶貝的臉蛋,很嫩滑,也很脆弱。

        天哪!

        一個生命力開始的時候卻是如此的脆弱嗎?

        其實人老了也是如此的脆弱,就跟老太太一樣,老了就和小孩子一樣胡亂地說話,老太太又記起了自己那個大女兒童欣了吧?

        剛才居然糊里糊涂地講這些話?

        難道老太太神經有問題的嗎?

        這個男人想到這里的時候,立馬就扭頭看了一眼客廳里面,只見童玥坐在沙上那樣呆。

        查流域緩緩地站起,看了一下貝兒,看見貝兒睡覺的樣子,真的太可愛了。

        如果可以寧愿做貝兒的父親,如果可以也很想和外面那個女人生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當然是否孩子是天使一樣,讓自己的心可以沉靜下來,讓自己可以看見很多美好的東西。

        所以這個男人看見這個貝兒睡覺的樣子,那個可愛的樣子居然嘴角上揚,自內心的一抹微笑留下了。這個男人猛地轉身,大步地走向了客廳。

        查流域在沙的對面在這個女人的對面坐了下來,然后眼睛直勾勾地一點也不委婉地看著這個女人童玥。然后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觀察著這個女人的一切,只見這個女人著呆,然后不停地喝著水,大晚上的喝那么多水。

        “童玥,你老是不停的喝水干嘛?難道有什么心事嗎?其實你的心事,我還不了解嗎?剛才老太太問起你姐姐童欣的事情對不對?我也有所了解,你的姐姐童欣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子,當然現在應該是有年齡很大了,不過在你母親的心目當中,應該永遠是那個上班的樣子,永遠是活著的最后一刻的那個樣子,無論姐姐是什么樣子,你應該都還記得,當然老太太更是印象深刻。所以老太太會記起這個事情,所以老太太會念起你姐姐,這并不奇怪。你不要太擔憂了,人老了,也許就是這個樣子,人老了和那個應該是一樣的,就像嬰兒一樣,這些返璞歸真,并不能證明老太太的身體不行了,老太太腦子有時候是清醒的,有時候是糊涂的,這很正常。”

        查流域說這些話的時候,確實有些心虛的,老太太明顯就是瘋的老太太,明顯就是老年癡呆了。但是他不敢講出來,因為他只是怕這個女人傷心、擔憂。

        他只是想講的無關緊要一樣,讓這個女人可以安心。因為他真的很心疼這個女人,如果可以很想做這個女人的男人,很想成為這個女生的丈夫,但是這個女人怎么樣才可以答應自己?

        這個女人的心里到底有沒有自己?

        這個男人很想知道這些情況,所以他還是醞釀了一下,他還是要再次表白,剛才有表白的時候,居然被這個貝兒還打擾了。

        那么現在應該有機會了,現在老太太已經睡覺了,貝兒已經睡了,應該不會再有別人打擾了,所以這個男人又在腦子里面轉了一圈,又想了一下。

        查流域是非常活躍的一個人,也是一個語言來的比較快的人。當然,面對這種嚴肅的事情,必須要想,生怕說錯一個字就得不到這份真情,生怕講錯的一句話,就把這個愛情給泡湯了。

        因為現在對于這個副總裁來說,仇已經報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完成了,侄子,也已經送上岸了。當然所有的都有了。剩下最后的就是沒有找到自己的愛情,然后自己只愛這個女人能怎么辦?

        所以一定要向這個女人表白,一定要好好地講話,一定要讓這個女人感動,一定要讓這個女人答應自己的求愛。

        所以反反覆覆地想著在腦子里面轉悠了好幾遍,最后最后決定要說出來的時候,這個男人居然正兒八經地站了起來,來到了童玥的面前,單腳跪地,抬頭仰望著童玥——

        童玥見副總裁跪在地上,覺得有些意外,這個女人本來心里就有事情,現在被這個副總裁一下,居然愣了一下。

        這個女人,不過立馬就意識到了什么事情,這個女人立馬就尷尬地笑了起來,然后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站在副總裁的面前,伸手想要把副總裁扶起來。但是被副總裁拒絕了,副總裁看著這個女人,抓住這個女人的雙手。

        然后開始說話了:“童玥,我知道一個人過得很不容易,我也知道撫養孩子是什么感覺,我雖然沒有過孩子,但是我有個侄子,我也雖然沒有撫養過侄子,但是我交代過自己的朋友文斯民撫養侄子查蕭玉,我的朋友每天告訴我,我侄子的情況,我知道很麻煩的,我侄子是很麻煩的一個小孩,當然我也能夠理解你,所以,我可不可以幫你一起照顧孩子?我的意思是你愿不愿嫁給——”

        “叮鈴鈴——”

        查流域還沒有說完,這個女人就聽見了一陣鈴聲,這個鈴聲真的是來得太巧了,本來這個女人不知道怎么樣去解決這個男人,總在想著一些既不傷害這個男人的話,也能夠拒絕這個男人好意的一種語言。但是真想不出來這么一句合適的話,反正任何具體的話,說出來都是會傷害這個男人的心。因為這個男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向自己求愛,已經是多次了。

        然后現在應該怎么辦?

        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正在左右為難的時候,電話就那么不偏不倚地響了起來,不遲不早地響了起來。正在這個時候就那么巧就響了起來,這個女人立馬滿臉的笑容,她立馬摸摸自己的口袋,果然是自己的手機,在震動,她立馬拿出了手機,一臉的笑容接起了電話。

        童玥也不看看這個電話是誰的,反正現在隨便誰的電話接起來,這就是救命稻草。

        就是能夠擺脫這種尷尬的困境,然而自己接電話就可以在無形當中離開這個尷尬的話題。

        就是這樣光明正大地離開這個男人的前面,這個男人自己一個人跪在這里,也許這個男人自己就起來了,然而就躲在房間里也好,躲在廚房里也好。

        從此以后今天晚上就不出來了,就不相信這個男人會一直會在這里。

        所以這個女人立馬高高興興地進行了這個電話,她的眼睛還看著跪地地上的副總裁的臉,然后他的臉卻是如此的蒙蔽。

        不過,這個女人確實笑得很厲害,然而,就當這個女人“喂”了一聲之后,電話那頭居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其實并不是別人就是——

        “童玥,最近還好嗎?我也有點覺得過意不去,那天去看了你,但是隔了那么久,還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其實我并不是不想把你和孩子接來家里,只是這段時間公司里面生了一點點事情,我處理的這些事情,所以我才來到這里,我和歐陽靚穎辦理的手續,我們已經離婚了,然后應付那么多記者,所以這幾天我沒有空出來,所以就把你們母子倆給忘記了。我想我既然已經結束了,善意的謊言,我決定把你和兒子接回家里,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我知道我是一個混蛋,你可以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看著兒子的面子上行嗎?因為兒子跟著你,你也知道你那種條件能夠把貝兒養成什么樣子?”

        童玥一邊聽著,一邊覺得不可思議,這個男人居然還想把他接回去?

        居然就這樣光明正大地說著,這是什么意思?

        這是要強行搶貝兒過去嗎?

        雖然對這個男人還有一點點感覺,雖然心里還愛著這個男人,但是不是以這樣的方式去他的家里,不是作為孩子的母親的方式進入他的家里,而是要一份真愛,而是要愛情,這個女人要的是愛情,不是隨隨便便的像個保姆一樣,住進孩子爸爸的家里。一個保姆的形象出現在那個家里么?

        不能當成是一個贈品,出現在那個家里。

        這個女人有些痛苦,臉上那個笑容一下子就不見了,滿臉的悲催,慢慢地這個女人的眼眶紅紅的。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贵州快3走势图500期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理财怎么样好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结果 派奖每日推荐青海11选5 安徽11选5遗漏号 四川快乐12遗漏数据 吉林快3跨度走势图表 网易的新马快乐8 11选五黑龙江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数据分析 在校大学生炒股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 广西11选5电视剧图表 五分快三大小单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