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歷史小說 -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在線閱讀 - 第308章 就是如此簡單

第308章 就是如此簡單

        “真的!”

        陳方本想說我把心掏出來給你看,可想到那次娘娘那句門口柜子有刀,陳方就有了心理陰影,以后再不敢說這句。

        本來這句話是多少小情侶表白的名句,就這般讓武媚娘輕易給陳方種了心理陰影。

        “那我現在就餓了!”

        義陽趴在陳方懷中說,兩只眼睛望著陳方。

        “想吃什么?”

        陳方看了看她,自己媳婦嘴饞,自然要伺候好了。

        “烤野豬!”

        陳方當時臉色就變了,這里哪里有野豬啊!宮里也沒有啊!雖然此時豬不再是宮廷禁忌食物,可野豬宮里真沒養啊!

        不行,改日得給陛下娘娘說說,宮里也暫養了野豬。這些野物確實比家養的好吃許多。

        “家豬行么?”

        “逗你玩呢,你做什么我都喜歡吃。”

        “那我去問問陛下娘娘晚上吃什么。”

        “我猜父皇肯定還說一切簡單就好。”

        “那喝粥!”

        義陽沒好氣,從陳方懷里起身,就睡了旁邊躺椅。

        “我也逗你玩呢!我現在到陛下娘娘那邊問問。你在這里休息一會,白日也趕了一天路了。”

        義陽點頭,此時陳方走了外面。

        剛走出去,卻見了太平一個在路邊玩耍,旁邊安定沒在,平日見太平,都是安定陪著,今日卻第一次見她一個人。

        此時太平手中提了一個小桶,卻正在喂幾只鴨子,那鴨子伸了脖頸,太平從小桶提了一條小魚喂。鴨子一仰脖子,細長脖頸鼓了一個小包,小魚已經進了腹中。

        陳方就站了一旁看太平喂鴨子,一會幾只鴨子都撒腿跑了太平身旁,爭搶著太平喂呢!

        陳方見了,忽然有了想法。這些鴨子根本不怕太平,平日里若是桃紅銀葉幾個追這些鴨子,早特么跑了。

        是不是以后抓鴨子的活可以給自己這位小小姨子做,保準一抓一個準。

        此時太平也見了陳方,放下小桶。就跑了陳方這邊,陳方看到那小桶瞬間被鴨子圍了,幾個鴨子爭食,好不熱鬧。

        太平伸開手臂,此時陳方早抱了起來。

        “我去見陛下娘娘,小殿下去么?”

        “我剛剛從父皇母后那里出來。”

        “哦,怎么不見你皇姐?”

        “她困了,在母后那邊睡了!”

        陳方看太平,小丫頭,看你把你皇姐累的,都睡著了,肯定追你跑了一個白天。

        此時親了親太平白嫩小臉,放了下來。

        “那你自己玩,我去見陛下娘娘了!”

        “嗯!”

        太平又跑了小桶那里,里面小魚早沒了,太平不高興了。

        陳方進了陛下住的院子,此時陛下和武媚娘院中卻也多了兩把躺椅,看來是陛下讓人仿制的,仿制的人手藝高絕,卻比自己那兩把奢華許多。

        陳方看了看這兩把躺椅,光是這材質,放到后世車珠子也能發家了。

        “臣陳方拜見陛下,陛下...”

        “快起來,哪里那么多規矩!這里沒有外人,就不用多禮了。”

        “是!”

        “你們幾個退下,賢婿,坐我這邊來!”

        陳方提了一把椅子,坐了陛下旁邊,剛坐了,就見娘娘望了過來。

        “子午嶺半月,還好?”

        “謝陛下娘娘記掛,子午嶺那邊一切都好,就是邢徒不太好管理,勞些心神。”

        “嗯,也是難為你,邢徒確實最難約束。”

        “賢婿,如果邢徒不好約束,我再從別處給你調撥人力!”

        “謝陛下體諒,不過微臣已經想到約束這些人的方法,不過卻還需要陛下娘娘允了。”

        “你說!”

        “陛下之前答應臣在邢徒中每二十人抽一人,組成工坊衛軍,臣這次去子午嶺,卻有些覺的不妥。”

        “你覺的不妥,我從別處再調撥護軍給你!”

        “陛下,微臣不是覺得這里不妥,而是別處。”

        “你說!”

        “微臣這半個月,多跑坊中各處工地。覺得這些邢徒草莽氣息極重,如果衛軍組成太過固定,怕有些人拉幫結派,結了團體,這樣怕是...”

        后面話陳方不說,不過以二圣的見識,如何不知道陳方要說什么。

        身為帝王,李治自然明白自己下面人拉幫結派,卻是最為可怕。

        這些邢徒來自牢獄,都是作奸犯科之人,自然本身草莽氣,江湖氣重,卻是最容易結了團體之人。

        陳方的擔心卻不是多余,以后工坊衛軍若真結了團體,不聽上命,或者陽奉陰違,卻最可怕。

        “賢婿既然想到,肯定已經有了解決方式!”

        “微臣有一條愚計,不知可不可行?”

        “你且說來!”

        這次卻是武媚娘說了。

        “微臣覺得工坊衛軍最好不要固定,每兩個月讓工坊那些官員重新甄選,每一批衛軍卻只當值兩個月,兩個月以后,繼續和別的邢徒一般勞作,這樣他們如何也組不成團體。”

        “允了!”

        李治并無多問,直接準許。

        這在王奮看來要惹了陛下龍顏大怒之事,卻在陳方這里幾句話已經搞定。果真任何事只要對了門路,其實都簡單。

        陛下既然允了,那么以后誰再想借題發揮,誣告自己私設私軍,意圖謀反,那就有好戲看了。

        這么大罪名扣下來,其反噬也就可想而知。

        只可惜此時大唐卻沒有秦律中那條規矩。

        誣告反坐!意思就是你誣告別人什么罪名,如果確認是誣告,那么你自己就要受到這條罪名的處罰。

        比如你誣告別人謀反,被查明是誣告,那你就要受到謀反這條罪名的處罰。

        如果唐律也有這條規矩,那么誰告發自己私設私軍,意圖謀反,那就好玩了。

        此時這件事卻如此簡單的了了,陛下不多說,陳方自然不會沒事找事。

        “陛下娘娘,晚上膳食吃些什么?”

        “別的隨意,不過晚上要多一道甜湯,安定和太平晚膳也在這邊吃!”

        “是,微臣這就去準備。”

        此時陳方剛走,李治看了看武媚娘。

        “你覺得駙馬提議如何?”

        “一批衛軍只當值兩個月,似乎短了些。”

        “工坊之事,就讓他自己去辦,對我這女婿,我卻是放心的很。”

        “陛下,晚上留安定太平這里住?”

        “媚娘想留,就留!”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青海快三走势图 二肖二码中期期100准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湖北快三计划 新甘肃十一选开奖预测 广西11选5走势 pk10人工免费计划app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 炸金花技巧规律炸金花 河南快三遗漏一定牛 赛车视频大全视频 河北体彩排列五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开奖 3d太湖一句定胆虎剪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