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樓在線閱讀 - 113 手拿蟠桃的壽星公

113 手拿蟠桃的壽星公

        寶山端了湯藥來,自家主子出了事,他這個貼身小廝都不知道,寶山知道自己錯了,心里也害怕,端著湯藥的手都在發抖g。

        老太太看不下去,從寶山手里接過藥碗,說:“行了行了,多大的一點事,你這小子長這么大一個塊頭,膽子這么小?”

        寶山跟江峴同歲,今年也只有十三歲,父親早逝,六歲上頭親娘又病死,小孩兒跟著祖父一路要飯,逃荒到的京城,結果祖父又病死街頭。寶山是被出門溜彎的老爺子撿回家的,從狗蛋兒這個名換成的寶山。

        寶山說是江峴的小廝,但這小孩兒真沒有入奴籍,老太太這人嘴厲害,但待寶山好也是真的好。

        “你瞧瞧床上這位,”老太太跟寶山說:“你看他慌嗎?”

        江峴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臉還腫著,現在腦袋又破了,裹著厚厚的白布,江二少這會兒的模樣很難看,神態是人憎狗嫌的欠抽,除了江明月為這個弟弟哭腫了眼睛,他祖母和他哥都手癢,很想捶他。

        寶山:“呃。”

        “行了,還沒吃飯吧?”老太太攆寶山去吃飯:“去吃飯吧,你也不是個能扛餓的人。”

        江峴:“我也餓了。”

        老太太斜眼看,“你剛不說你惡心想吐的嗎?”

        江峴:“我這會兒餓了。”

        老太太:“……”

        滾你的蛋吧!

        寶山跑走了,老太太這會兒的臉色太嚇人了。

        “來,餓了是吧?”老太太把藥碗送到江峴的嘴邊,說:“吃吧。剛才還跟個女人害喜似的,這會兒我們少爺就又餓了。”

        江明月:“奶,藥不是飯啊。”

        老太太這會兒說話都不耐煩了,“不用你心疼他。”

        “二姐,”江峴喊。

        江嶼這時伸手將江峴的鼻子一捏,沒法兒呼吸了,江峴只得張開了嘴,老太太手急眼快,一碗湯藥就給江峴灌進去了。

        藥很苦,苦得江峴吐著舌頭,眼眶里都蓄上了淚。

        老太太一巴掌打在江峴的嘴上,“別跟狗似的。”

        江二少心里委屈,他都這樣了,他奶都不給他一個好臉,這是為什么?他是撿來的嗎?不對,撿來的寶山,還時常能得他奶的一個笑臉呢。

        正委屈著,感覺到有人拿毛巾給自己擦拭嘴角,扭頭一看,這人是江明月。“二姐啊,”江峴就委委屈屈地喊。

        “嗯,我在呢,”江明月說:“現在頭還暈嗎?”

        “暈,”江峴說:“二姐,你說我這腦袋是怎么回事啊?”

        江明月:“我不知道啊,峴哥兒你再好好想想?”

        江峴眨巴眨巴眼睛,就在大家伙兒以為這位在動腦筋想的時候,江二少開口道:“我是不是遇上刺客了?”

        “要死了!”老太太直接跳了腳,抬手她就要捶江峴。刺客?你個犢子,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刺客費這力氣的?你二姐昨兒晚上倒是當了一回刺客,差點要了她的老命!

        “奶!”江明月忙就攔她奶,峴哥兒都這樣了,您還打他?

        老太太這會兒看江明月也生氣,沒一個讓她省心的,于是老太太干脆先把江明月捶一頓。

        “奶你別打二姐啊,”江嶼跑過來護他姐,結果就是跟著江明月一起被老太太捶。

        “怎么就不能是刺客了?”江峴就嚷嚷:“要不然我腦袋是怎么破的?我總不至于自己打自己啊,就是刺客!”

        “你個犢子,你給老娘閉嘴!”老太太氣壞了。

        兩個大夫站在一旁就很尷尬,眼見著安遠侯府的這四位主子要打成一團了,他們是勸架還是不勸架?還有,江二少爺嚷嚷刺客,他們看老太太很激動的樣子,他們是不是聽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兩個大夫互看一眼,見江家的四位這會兒應該沒空理他們,所以兩個大夫先行退到外室去了。

        “氣死我了!”老太太把江嶼狠捶了一頓后,往床沿上一坐,喘上了粗氣。

        “奶,”江峴還要說話。

        “你可閉嘴吧,”江嶼忙就道:“你沒見是我在挨打嗎?”

        江峴憤憤不平,但看他哥耳朵都被他們奶揪紅了,江二少還是決定閉嘴了。

        “刺客,”老太太呵地笑了一聲,說:“哪個刺客這么心疼你,好容易混進家里來了,他就把你的腦袋弄個洞?他要你的命不行嗎?這刺客圖什么啊?”

        江峴小聲嘀咕:“我不是猜么。”

        “猜你個鬼!”老太太罵。

        “這也不一定,”江嶼這時說話了,“之前我們得罪了魏子亭,我聽說他以后都不能考科舉了,這王八蛋應該恨毒了我們吧?會不會是這王八蛋花錢買兇,讓人來教訓峴哥兒的?”

        老太太:“……”

        今天刺客這個詞,她是繞不過去了,還是怎么地?

        “不會是魏子亭的,”江明月這時沖江嶼搖一下頭,“害他的人是他姐姐,與我們無關。”

        江嶼還很執拗,說:“萬一他不信呢?他就相信是我們害的他呢?”

        “他這么沒腦子的嗎?”老太太沒好氣道:“要是這樣,他讀書都比你和峴哥兒強,你倆又算什么?”

        江嶼不吭聲了,拿讀書這事兒來壓他,這就沒意思了,誰還沒有個擅長和不擅長呢?

        江明月這時盯著江峴的床頭看,看得目不轉睛。

        老太太:“你又在看什么?”

        江峴的床是紅木雕花床,壽星公被雕得就坐在他的床頭,壽星公手里的蟠桃是凸出來的。江明月伸手摸了一下這蟠桃,然后給她蹭下了一點早已干涸的血跡下來。

        “這什么?”老太太沒認出這是血來,問江明月。

        江明月嘗一下,跟老太太說:“是血。”

        見孫女兒拿嘴嘗血,老太太的頭就又是犯暈,她家這位連血都敢嘗啊!

        “血?”江嶼沒老太太這么大的反應,他就沒想到這一茬兒,江大少整個人蹲在了床上,拿手使勁蹭蹭壽星公手里的蟠桃,然后江大少就蹭了一手紅色兒下來。

        “峴哥兒你,”江明月看著江峴神情一言難盡地道:“你昨晚上撞床頭上了?”

        江峴:“我,我不知道啊。”

        老太太:“你昨晚上起夜了沒啊?”

        江峴說:“我尿尿了啊。”

        “我知道了,”老太太跟江明月說:“他昨晚上起來尿尿,回來再躺下的時候,腦袋撞桃子上了,這犢子被撞暈了,要不然就是沒覺著疼,抹一把血,他就又睡了。”

        江明月:“……”

        她小弟這么憨的嗎?。。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期货配资合法吗 内蒙古11选五投注 体育彩票都有什么玩法 排三跨走势图带连线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十一选五黑龙江省开奖结果 如何分析股市大盘 北京快乐8计划app 多乐彩中奖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详情 陕西11选5手机版 赌场最怕赌一把就走 浙江20选5跨度走势图 德国赛车网站 理财产品排行p2p 吉林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