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佳上門女婿(林濤楚夢雪)在線閱讀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鬼門關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鬼門關

        “只要你不拆掉陣基,故意破壞大陣,大陣不滅,我所布置的這個陣法,就能源源不斷的提供真氣給你修煉。”

        楚夢雪一幅口氣隨意的輕巧話,卻聽得林濤目瞪口呆道:“不會削弱大陣?”

        “就你吸收的那點,能削弱大陣?”

        楚夢雪搖頭道:“放你的心吧,石殿的主人,為了讓大陣時時刻刻都能全功率運轉開啟,手段極為奢侈,每天靠這石雕道士所吞吸的真氣,幾乎是你所無法想象的,不過大多數,都被浪費掉了。”

        “那,那……”林濤口干舌燥的結結巴巴說了半天之后,一甩腦袋,也不廢話,連忙快步走上去道:“讓我親自試試吧。”

        踏足陣法核心,林濤就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宛如沐浴在真氣的海洋之中一樣,無窮無盡,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開始吧!”

        稍稍平復激動的心情,林濤迅速開啟了全功率的吞吸。

        “嗡~~~”周身那洶涌噴薄的真氣猛然一震,在楚夢雪的皺眉注視下,真氣逸散,竟然開始了大幅度的削弱。

        與此同時,林濤身上的氣勢,開始了驚人的攀升。

        但這種讓楚夢雪都為之詫異的恐怖吞吸,僅僅維持了也就五秒。

        “比三秒好,我也算是五秒真男人了!”

        睜開雙眼,林濤幸福一臉喜色。

        這是他的極限吞吸,雖然聲勢駭人,但身體這個承載體就這么大,又能維持多久?

        “不過,哼哼,守墳老人你給我等著,最多一個月,等我走完了殺戮宗師道,我要你好看。”

        是的,不再是三五個月,甚至一年半載。

        林濤預估,在這種真氣濃度環境下,自己快則半個月,慢則一個月,就能走完殺戮宗師道。

        就這,還是因為殺戮宗師道容易對精神意志產生影響,否則在這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真氣供應維持之下,林濤完全可以不眠不休,甚至僅用十天,就能走完一條宗師之道。

        而他,一旦走完殺戮宗師道,那便將擁有比肩三階的實力。

        哪怕打不過守墳老人,也絕對不會再像陰陽山時,那么狼狽不堪,完全被按在地上摩擦、蹂躪。

        “不過,一旦我走完殺戮宗師道的話,我的超級宗師道,又會有多大增強?”

        在半步先天境,憑借著超級宗師道,林濤就有信心面對一階頂尖宗師,也毫不遜色。

        走完了生命之道,有了假真元的自己,更是感覺與當初的年江一也差不了多少。

        那么……“會不會,直接一躍,成為三階宗師境中的頂尖?”

        想象著那美好的憧憬,林濤也只能內心小小的憧憬一下。

        三階啊,還特么頂尖?

        真要是有那實力,黃泉老賊當初坑了自己多少,都得乖乖的全部吞出來,否則林濤絕對不介意提著刀上門去找他的晦氣。

        心中美滋滋的幻想著,林濤突然抬起頭,看向楚夢雪道:“怎么樣,你要不要一起來啊?

        雙修更快……”“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來!”

        楚夢雪翻著白眼,直接轉身開始走向遠處的墻壁,鉆研起上面那看的林濤腦仁生疼的繁雜圖案。

        偏偏,楚夢雪還看的津津有味,十分著迷。

        ……傍晚,博雅集團。

        “終于處理完了!”

        董琳琳靠在辦公椅上,喘著粗氣,輕撫額頭,正準備撥打電話的時候,突然間,辦公室的門被悄無聲息的推開了。

        “你是?”

        下意識的,董琳琳對于這種沒有敲門的舉動,極為不滿。

        可是當看清走進來的人時,立即瞳孔狠狠一個急速收縮,渾身緊繃了起來。

        武者!這是她的直覺告訴她的,盡管她感受不到對方身上的真氣波動,但對方那并不友善的目光,讓她感覺如芒在背,宛如被毒蛇近距離盯著一樣,非常的危險。

        “你就是董琳琳吧?”

        來人看著董琳琳那像是小貓咪一樣,渾身炸毛的警惕舉動,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輕輕搖了搖頭后。

        伸出獨臂,從口袋中摸出一張信封放在桌面上道:“我叫朱強,這是我師傅讓我交給林濤的,希望你盡快給他。”

        “好!”

        董琳琳緊繃的警惕,稍稍松懈。

        見此,獨臂男人冷冷一笑,轉身就走。

        見這人沒有任何其他意圖,更沒有什么磨蹭,董琳琳連忙渾身像是虛脫一樣,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臉色有些蒼白的彎腰抓起那嶄新的信封看了一眼后,連忙撥通了林濤的電話。

        “有封信送到了我這里,是給你的。”

        聲筒對面的林濤,聽到這話,不解道:“誰啊?”

        “自稱朱強,說是他師傅讓他轉交給你的。”

        這一下,聲筒對面的林濤徹底沉默了。

        靜候十幾秒,見沒有什么動靜,董琳琳這才追問道:“對了,你現在在哪里?

        我感覺那個送信的朱強極為不善。”

        “當然不善了,他那條胳膊,就是被我給廢掉的。”

        聽著林濤一派輕松的口吻,董琳琳當即被嚇得驚出了一身冷汗。

        那剛才,豈不是在鬼門關走過一趟?

        “放心,沒事的,別擔心。”

        聽著林濤的連番安慰,董琳琳忍不住幽幽長嘆一聲道:“你現在哪里?”

        “在飛機上,馬上就要起飛了。”

        董琳琳聞言,眉頭一擰道:“你不是說不走嗎?”

        “沒辦法,事出有因,不過也就一兩天,馬上就回來。”

        說到這話,林濤可謂滿腔無奈與郁悶道:“行了,不說了,原來還正準備給你打電話,放心,三天之內,鐵定回來,那個朱強,你就不用擔心了。”

        “那好吧,信封?”

        “你把信紙上內容給我拍個照片發過來,其他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董琳琳聽到這話,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行吧,那你稍等一下。”

        ……江林國際機場的跑道上。

        林濤坐在靠窗戶的頭等艙豪華座椅上,一臉費解的盯著手機屏幕上,董琳琳發來的照片內容。

        十分簡短的一行字跡。

        一共九個字,標注了一個十分模糊不清的大概地址。

        “山原省,濟河市,北風嶺。”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玩股票怎么玩 双彩网幸运飞艇开奖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四川金七乐电视走势图 一般人炒股能赚钱吗 快3怎么计算大小单双 北京快三是正规的吗 鲁抗医药股票分析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彩票分析投注技巧篇 福建22选5规则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 股票大盘趋势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遗漏一定牛 股票融配资 河北快三开奖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