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逆流驚濤在線閱讀 - 第201章 利益最大化

第201章 利益最大化

        汪肖清死了!

        這個消息,是陸岳濤剛到鳳縣的齊家大宅的時候聽說的。

        齊大山親口告訴他的。

        死的很干脆,被一塊幾十斤的水泥桶從四層樓高掉下來,砸中后腦勺,當場死亡;死的也很離奇,甚至有些因果報應的味道,因為上次水泥廠出事的位置,和他死亡的位置是一樣的。

        陸岳濤本來在抽煙,和齊大山聊毛筆字,聽到這個消息之后,臉上的表情完全收斂了,面無表情的按滅了香煙。

        這個結局,陸岳濤之前多少料到了一些,但他畢竟沒想到,真的會發生,而且來的這么快,這么直接。

        齊大山低著頭,用染著墨的毛筆,在筆洗里輕輕的洗刷著,平靜的說道:“小汪,雖然后來有了想法,但是,他畢竟是有功勞的,有大功勞。”

        陸岳濤沒說話。

        齊大山繼續說道:“他老婆和爹媽能收到一筆錢,足夠過日子的。”

        陸岳濤還是一言不發。

        齊大山依舊在涮筆,淡淡的接著說道:“另外,有個十五萬噸的小礦,其中正好有個股東要退股,這部分股,會分別轉給他家老人和老婆。”

        陸岳濤‘恩’了一聲,但是并沒有說多余的話。

        齊大山把洗好的筆,甩了甩,掛在架子上,坐在桌子后,說道;“他生前以他的名義產生的債務,全部會結清,不會影響到他的家人。”陸岳濤抬起頭,看著齊大山,一言不發。

        “你就是把我看成灰,也就這樣了。”齊大山攤手說;“你做互聯網,大概不知道實體,尤其是能源行業到底有多殘酷,不過,我覺得,以你的水平,即便沒體會過,也是可以理解的吧,這件事,只能這么辦,沒有更好的辦法。”

        “這不是我理解不理解的問題,也不是我認同不認同的問題。”

        陸岳濤終于開口說了一句完整的話,“汪肖清是江城人,他來鳳縣,是我介紹來的;他在這里干的事,是你我事先商量的,但是他死,我是最后一個知道的。齊老板,這個事,好像不應該是這樣吧?”

        齊大山眼皮一翻,不陰不陽的冷笑了起來。

        “年輕人,不要在我這個年紀的人面前,玩這樣的心眼,得了便宜賣乖?我不告訴你,不提前跟你打招呼,那是怕你難做,現在你一點兒惡名都不用承,一點都不需要為難,事情就解決了,你反而在這里怪我?”

        “不不不,齊老板,我們說的不是一個性質的問題。你告訴我,我同意不同意,那是我的事,但是你不告訴我一聲,就把事辦了,把我介紹來的人辦了,我算什么?”陸岳濤說。

        齊大山稍稍沉默片刻,道:“汪肖清的死,是意外,是安全事故。”

        “是不是的我不管,但是我需要你一個保證。”陸岳濤說。

        “保證什么?”

        “以后只要是我的人,不管你或者什么煤炭協會,有任何想法,必須事先和我打招呼,否則我就認為,這是在搞我。”陸岳濤說。

        陸岳濤這個說法聽起來沒什么問題,也十分正常,非常符合年輕人的身份和角色。

        齊大山一時之間沒有想得太深,就道:“這次是沒有辦法,以后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呢?再說,你的人,以后也不在這里。”

        “齊總,可一不可二。”

        汪肖清死了,陸岳濤很清楚,事情發生了,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什么感受,其實不重要,死的如果是自己親爹,那要報仇;反過來,如果不準備給汪肖清報仇,那么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從汪肖清死這件事里,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

        因為在來之前,他就知道,這次來,齊大山是對自己有所報答的,齊瑞沒有說透,畢竟齊瑞是齊大山的親兒子,有些事他最多中立,不可能在他父親沒說之前,就跑來和自己打小報告,但是陸岳濤從齊瑞的只字片語中,大概也猜到了一些,這個所謂的報答,大概是一個什么范疇。

        應該是一個礦,而且是一個有些麻煩的礦。

        那么這個礦在鳳縣當地,借著汪肖清這件事發作一下,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擠住其他人,盡量的減少外患。

        齊大山最近實在太忙,汪肖清這個事他也在考慮怎么給陸岳濤交代,并沒有想那么深。

        “行了,人都走了,這個事誰都不愿意看,也沒有必要為這個事,再惹出新的麻煩來。”

        齊大山點點頭,話鋒一轉,說道:“小陸啊,這次齊家能有這么大的收益,真正要感謝的,是你。你當初說什么都不要,我考慮了一下,你不要是你的事,我不能不給。這樣,你跟我一塊,去和豐礦看看。”

        “和豐礦?”

        陸岳濤倒是從汪肖清嘴里聽說過這個礦。

        核定年產量60萬噸,鉚足了力氣能超過百萬噸的一個礦,而且這個礦很特別,它是淺層礦,采礦成本很低,但是一般的淺層礦,出煤質量不如深井礦好,熱量不如深井煤,雜質也多。

        但是和豐礦卻是個例外,熱量和深井礦相比,差不到哪里去,雜質比起一般的深井礦稍稍多一些,但是比起普通的淺層礦又少得多。

        可以說,在全鳳縣的煤礦中,和豐礦不算是最大的,連中游都勉勉強強,但一定是性價比最高的一個礦。

        以當前正常的煤炭價格,哪怕僅僅按照核定產量出煤,和豐礦一年的營業額,也要有一個多億,如果按照最高峰時期看的話,這一個礦,一年逼近十個億問題不大。

        齊大山即便是謝自己,再怎么感謝,再怎么為他兒子拉攏未來的盟友,也不可能把這樣的礦送給自己。

        說句不好聽的,他要是有女兒,大約寧可送給女兒給自己,也不會用和豐礦。

        “齊老板,這份禮物,好像有點太大了吧,我不太敢收。”陸岳濤說。

        “這個和豐礦嘛,倒也不完全是我們家的,齊家在和豐礦里,只有五成股,剩下來的,是另外一個老板的。”齊大山說。

        “五成股份?”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福彩3d开奖数据 北京股票配资网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广东36选7今天开奖号 理财平台理财产品都一样的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走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山东 股票涨跌指数怎么看 看今天3d开机号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甘肃快三官网有假吗 快乐赛车计划群是什么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安徽快3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