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氪金女仙在線閱讀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還不是你幫的忙

第三百四十五章 還不是你幫的忙

        言瑾并不想嚇唬藥枝,于是安撫了他幾句,并笑言自己并無猜忌,讓藥枝放心。

        藥枝想想還是怕言瑾誤會,便對言瑾道:“這事兒我本不該說的,連余這人,當真耿直,若是讓他侍奉他不喜歡的人,那他是一個月都侍奉不下來的。

        “先前在仟禧堂,想必上修也發現了,我與連余對金蠶觀的掌殿多有不滿。上修可知為何?”

        言瑾搖了搖頭:“為何?”

        藥枝嘆了口氣:“只因我與他其實曾經侍奉過那三位中的一個,但那位掌殿為人實在……”

        “他對你們不好?”

        藥枝苦笑了下:“說不好都是客氣的。那位有個怪毛病,控制不住情緒,無論高興還是生氣,總要鞭打身邊的人一頓,才能冷靜的下來。可若只是普通鞭打也就罷了……”

        說著,藥枝伸出胳膊,擼起了袖子。

        言瑾看了一眼,驚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絕不是普通鞭子打出來的痕跡,而是法器打出來的!

        “是哪一個!”言瑾厲聲道:“那個劉能?”

        藥枝黯淡著臉色搖了搖頭,收回了胳膊,放下袖子:“并不是他,可我也不能告訴上修具體是誰,我知道上修護短,定然是會跟那人過不去的。可犯不著,為了我和連余兩個童子,去得罪一個仟禧堂的掌殿,這實在不妥。”

        言瑾眼睛微瞇,按捺著怒火道:“即便我不去得罪他,金蠶觀的人也未必想放過我。你只管說,不用怕。我什么時候做過自不量力的事情?”

        藥枝仍不肯說,只道:“上修且聽我說完,那位掌殿對我和連余動輒鞭打,只一個月,連余便不肯侍奉那位掌殿了。并與他直面對質,要求離去。那位自然是不肯的,又是一頓痛打。

        “連余差點就死在那位的鞭子下,好在是大掌殿出面救下了他,又連帶著我一起要走。我們這才侍奉了大掌殿,一直侍奉了二十多年。

        “這二十年來,金蠶觀那三位沒少對大掌殿冷嘲熱諷。大掌殿脾氣又好,每每有這場面,皆不出聲。唯有連余,次次都要怒懟回去。

        “大掌殿不愿仟禧堂氣氛尷尬,且連余屬于以下犯上,必須要罰。于是連余一出聲冒犯,大掌殿必會罰他。

        “上修你可知道,無論大掌殿怎么責罰,連余都不曾埋怨過一句,反倒對大掌殿更加忠心。大掌殿讓我們來歸元宗,我原也有些遲疑,還是連余二話不說整理行李,我這才跟著過來了。”

        說到這里,藥枝拱了拱手道:“不過自從跟了上修,我也是徹底折服,心甘情愿為上修侍奉一生。”

        言瑾笑著點了點頭:“你不必擔心,我不會因為以前的事對你猜忌懷疑,既然跟著我了,我自然是疑人不用的。只是沒想到,你與連余竟這么早就一起工作了,難道你們進入仟禧堂之前就認得?”

        藥枝忙道:“自然是認得的,我與他說來還是鄰居。”

        藥枝便把自己與連余的身世簡單的說了一下,原來這兩人以前都是一個村的,連余住在藥枝的隔壁,比藥枝大了十來歲。藥枝以前一直管連余叫叔叔,還是連余帶著他修煉,并邀他一起去虞山城找出路。

        言瑾笑道:“那你們一直都能在一起侍奉一個上修,從未分開過,也是你們的緣分。”

        藥枝點頭道:“可不是?人只道他耿直,可若不是他護著我,我只怕早殞命在那人鞭下了。且他此人不懂變通,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說,為此得罪過不少人。所以時間久了,除了他侍奉的上修面前,人前他能少說話就少說話。”

        言瑾一怔:“那我讓他做對外的事宜,他怎么沒有反對過?”

        藥枝笑道:“這是工作,有什么可推脫的?他便是再為難,只要上修開口,他都會認真去做。”

        言瑾心里有了計較,看了看藥枝試探道:“既然如此,我讓他與你換一換,你可愿意?”

        藥枝又一拱手道:“但憑上修吩咐。”

        言瑾只是試探,見藥枝這般爽快,倒也沒有真的讓藥枝與連余對換,畢竟連余用起來真的很順手。換一個,說不定她還不習慣。

        “罷了,都用了這么久了,突然叫你們對換,反倒讓你們手忙腳亂的。”言瑾笑著道:“我今日來的事,你不要跟他說,免得他多心。”

        藥枝忙不迭答應了下來,他自然也不會告訴連余,他替連余在上修跟前說了那么多的好話。

        回到自己的房里,言瑾又陷入了沉思。沒一會兒,連余帶著千機來了,言瑾這才收回了思緒。

        “這就要布結界了?”千機一見面就問道:“我方才上來,見還沒蓋好樓。”

        言瑾忙道:“為的不是這個事兒。”

        千機坐了下來,手邊馬上就擺上了一杯靈茶。

        “那是為何?”

        言瑾道:“朱家那邊的仙草有些問題,你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千機皺了皺眉:“我還當你對外的事一點不知,怎么連你也聽說了?”

        言瑾坐直了:“還真有事?”

        “你還不知道吧?譚家和朱家打起來了!”

        言瑾一怔,手里的茶杯都差點松了。

        “我怎么從未聽說?譚飛馳也沒告訴過我!”言瑾詫異的道:“可朱家世代修真,譚家只有幾個旁支的人在修煉,整體水平也不高,他們拿什么跟朱家打?”

        千機苦笑了一下:“還不是你幫的忙?”

        言瑾錯愕的指了指自己:“我?”

        一旁的連余聽了都懵了:“千機前輩,我家上修這一年來可從未下山,您可不要亂說。”

        千機無奈的一攤手:“我真沒亂說,知不知道我為何不收你那一批法器?就因為你之前讓我賣的法器,全被譚家買走了。有了你的法器,譚家那幾個烏合之眾也厲害了不少,竟能與朱家打個不分上下。我尋思著,你那一批法器若是流出去,更是便宜了譚家了,便沒有要。”

        言瑾都懵了,還能這樣?她看了眼連余,連余立刻會意。

        “我這就整理一些給朱家送去。”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江苏七位数开奖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选号软件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青海省11选5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前三组 大牛网配资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 太原重工股票推荐 北京快3一定牛一定牛 同花顺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 内蒙11选5走势图定牛搜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 广西快3投注技巧 河北快三游戏规则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