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在線閱讀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紙上談兵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紙上談兵

        河邊四周,**千人混雜一處,燃起的無數堆篝火,映紅了半邊天。

        河水流淌,像是在這些粗豪漢子的招呼聲、歡笑聲、勸酒聲中受了驚嚇,只想靜悄悄的流淌而去。

        “兄弟,你們這身行頭,看著真氣派,價值應該不菲吧。”

        “嗯,是挑選的上乘布料,樣式是蕭統領設計的。”一伏魔軍團的士卒回道。

        “喂,兄弟,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幫忙給我也整一套。”

        這士卒立馬回道:“肯定不行,別的忙我可以幫,這忙我幫不了,這是軍中制服……。”

        火堆旁,另一玄靈宗的弟子搶過話頭譏誚道:“不就是靈石嗎,你說,需要多少,我出雙倍。”

        他這話一出,另外幾名士卒同時冷笑出聲,其中一人淡淡的開口:“先前我戰友說的對,肯定不行,他的意思你們誤解了,完全跟靈石無關,這服裝是我們伏魔軍團士卒的身份標志,誰既不會、也不敢把這標志出賣出去。”

        火堆旁的士卒皆是點頭,對他的話表示了不可置疑的肯定。他話中的戰友一詞,也是從蕭統領的口中傳入到軍中的。

        可來自玄靈宗和東君門的修煉者,對說話者卻是嗤之以鼻,一人開口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如果入城找裁縫照樣做一套穿上,你們看到了,不會上前給我們強脫了吧?”

        “說話的兄弟想法偏頗了,你們做是你們的自由,而我們只是講我們的規矩,不相干的。”這個士卒的回答很妙。

        蕭南和韓玉笙等人也是交談甚歡,心中卻各有各的感慨。

        “池田城的情況怎么樣?”衛雙靈問相依在旁的韓玉箏道。

        “太令人震撼了。”韓玉箏軟綿綿的,無精打采的聲音她的表情和她話中的實質極其的不相符。

        同樣的語調,她繼續開口道:“惡靈三四天進攻一次,每一次都會有成百上千的人喪命,傷者更是難以計數,散落的護養在城中,每一個角落都有撕心裂肺的哭嚎聲。”

        她這話一出,在座的人那相逢時的愉悅心情頓消,每一個人都面露黯然之色,蕭南舉起酒杯抿了一口,問道:“那城中百姓呢?”

        韓玉笙身邊的一名中年,苦笑回答道:“這種時候,肯定是要被禁錮在城中的,那些匯合起來的修煉者,有數十萬,而且不斷有新的修煉者隊伍涌入,很多細碎之事都需要城中的老百姓去做。

        不過話說回來,即使允許百姓離開,大亂之時,他們又能到哪兒去?其它的城市也都是戒備森嚴,不允許城外的人隨便進入的。”

        “那修煉者能和城中百姓融洽相處?”蕭南脫口問道。

        另一人不解的抬頭望著蕭南,“那肯定不能,這種特殊時候,肯定會有很多沖突,百姓的房子被征用,也會隨時需要他們付出人力物力。”

        “如果遇到這些沖突,怎么解決?”蕭南追問。

        “殺!”

        “殺修煉者?還是殺不甘受欺凌的城中百姓?”

        蕭南話音一落,陸渺瑩就輕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誰都聽出了蕭南話中的憤懣和諷刺。

        “難道蕭兄有更好的法子?這些修煉者活過了今天,就有可能在明天的沖殺當中殞命,難道在這樣慘烈的環境之下,還要去顧忌這些細枝末節?”韓玉笙以同樣不滿的語氣反問蕭南道。

        “說不上誰的法子更好,只是我感覺,池田城中的抵抗,是為了消除惡靈大軍荼毒天下,結果,他們自己卻急匆匆的先替惡靈去做了這事。”

        “蕭兄你怎么能去這樣衡量?孰大孰小,誰都分得清看得明,你是我見過的少有的那種聰明人,為什么這還會產生這種可笑的疑慮?”

        等韓玉笙把話說完,蕭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力的道:“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我不是可笑,也不是迂腐,池田城中,修煉者和百姓之間的事,無需權衡,便知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仗勢欺人的勢,是惡勢,依德欺人的德,是惡德,本是做著功德天下的事,何必又要恃功而去殘害他人?

        “行了大善便可以理所當然的去行小惡?賬是不能這么去算的,理也是不能這么去講的。”

        蕭南一番話,開頭講的很亢奮,隨即便想到自己的道理來自另一個世界,而這又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說到后面,他語氣也顯虛弱了很多。

        “你……,你這算哪

        門子的道理,哪個強者的手上沒有沾染過弱者的鮮血?那個強大的宗門幫派,沒有殺戮過成千上萬的敵對勢力?我真搞不懂,你怎么會有這么多空泛的想法?”

        蕭南被質問的瞠目結舌,他有反駁的語言,可覺得不會有很有力的能夠輕松取勝的辯駁之辭。

        正在眾人沉悶間,衛雙琦忽然開口道:“我贊成蕭南的想法,那些百姓可以去琦城,琦城可以收留他們。”

        這句話一出,陸渺瑩、衛雙靈、荀千狐、包括幾個團營首,他們頓覺頭腦中一閃。

        蕭南剛講的道理,他們懂,可仍是惶惑,可突然把他的這些話和他這幾個月來所做的事一聯系,便清晰明澈了起來。

        “我也贊成蕭南的想法。”荀千狐道。

        “嗯,我也是。”

        “我們都是。”

        這一幫人都做了表態,包括依靠在她二嬸肩上的東郭璟,也都直其了身,很堅定的點頭應和。

        玄靈宗和東君門的人卻是盡皆愕然。

        一人呵呵冷笑兩聲后問道:“那我想請問,你們伏魔軍的士卒就不會欺壓弱者,把普通百姓的性命看的和自己一樣重要啰。”

        蕭南無心再在這些問題上和他們糾結,也無心去反駁他們人為天經地義的事。

        可一旁的范團首也同樣的呵呵冷笑兩聲,接著肅然回答道:“故意欺凌他人者,趕出伏魔軍團,故意殺人者償命,這是我們伏魔軍團的規矩!”

        “那要是有人招惹你們呢?而且招惹你們的人比你們強呢?”問話的依然是那個男子。

        這次開口回答的卻是與范團首并肩而坐的韓團首,他的聲音極其冰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欺我伏魔軍團里的兄弟,雖遠必誅,如果欺我者比我強,就想辦法殺。這也是我們伏魔軍團的規矩!”

        他這話如一把尖刀直抵咽喉,令在座的十多名外人聞之色變,內心也皆是一顫。

        他們知道這句話的分量,這支伏魔軍團的來頭非同小可,人數雖少,卻是兩大宗門和一個一流門派的集合體,何況還有荀家堡和顧家的人加入,誰敢招惹?

        這不是一個愉快的夜晚,對伏魔軍團里的士卒是,對來到伏魔軍團的客人們來說亦然。

        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維方式,開始還在各火堆旁進行著激烈的碰撞,可到了后來,雙方便各悶其聲,想方設法的扯一些其它的話題。

        “你們明天是進城,還是在城外自找營地?”韓玉箏訥訥的問道。

        蕭南的心中當然已經有了決定,但他不想這會就說出來,于是他的目光望向了,團營首和荀千狐、顧蛟幾人。

        顧蛟的目光也環視了一下眾人,然后才開口說道:“蕭統領,我們不必進城吧。伏魔軍團進城,想要和城中的隊伍融洽相處,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我們的士卒改變其言行,二是改變城中那些隊伍的言行,我覺得這兩種都不太可能做到。”

        “嗯,蕭統領,顧營首的分析很到位,我們不能入城。”韓團首皺眉望著蕭南道。

        其他數人也對他表達了相同的意思。

        蕭南揚眉笑道:“我和大家想到一處了,封參軍,你通知潘成,多派斥候關注戰場周邊環境,繪制一個大致的一個地形圖來交給我。”

        封炎領命而去,蕭南又對幾人說道:“荀營首,明天起,你就不用訓練預備軍了,你著手管理好你的尖刀營,時刻準備作戰。”

        “預備軍就要靠你兩訓練了。”蕭南各望了一眼顧夢籮和衛三叔,兩人也是默然點頭。

        “你兩的訓練地,要在伏魔軍團五十里之內。也要有高度的警惕性,隨時都有可能讓預備軍加入戰斗。

        “如有情況,我會提前派人通知你們。如沒有情況,訓練上的事絕對不能懈怠。

        半月后,我希望有兩百人以上的人能夠成正式成為我們伏魔軍團的士卒。如有新人愿意加入,仍舊按我們的規矩進行挑選進預備軍。”

        蕭南的命令接二連三的下達給了在座的軍官,下達命令和接受命令就這么有條不紊的在韓玉笙他們眼前進行著。

        十分鐘不到,這些事就被蕭南分配完畢,此時還是午夜,離天亮還有兩三個時辰,所以,這些接受命令的人仍聚在火堆旁邊,享受著杯中美酒。

        韓玉笙看完了這一切,舉杯向蕭南道:“蕭兄,果然非尋常之人,我今天是真開眼了,來,蕭兄,

        我敬你一杯。”

        蕭南笑對,兩人舉起酒杯同時仰脖。

        韓玉笙放下酒杯又道:“蕭兄,我有話想對你說,但卻不知道這些話該不該對你說。”

        “請說!”

        韓玉笙手指敲著酒杯,目光望著前面的熊熊篝火,若有所思的道:“我今日一看你身邊的幾人,就知道,你所訓練出來的伏魔軍,戰斗力肯定增強了幾成。”

        他沉吟了一下,嘆了一聲,“可惡靈的數量,呵呵……單憑你們幾千人,難抵一戰!”

        他本以為會有人接話,或者有人會以激憤的言語相駁。可沉默片刻后,他抬起雙眼望向大家時,卻見大家臉色平靜,而且以更加平靜的目光注視著他,像是在等他繼續說下去。

        “我帶的一千人,雖沒你們有計劃、有紀律,可也都是勇猛剛烈之士。當時遇到超過十萬的之數的惡靈,我們也同樣敢阻截沖殺,直到靈力損耗殆盡,才開始撤退,雖差點全軍覆沒。”

        他說到這里目光忽地一縮,像兩把利刃飛出,“你們知道我們殺了多少惡靈?”

        “多少?”韓團首問道。

        “至少兩萬,一比二十。”他俊秀書生般的面頰忽顯出了蒼涼悲壯之色,但充溢更多的還是驕傲和自豪之情。

        “我們才不會和那些惡靈這樣去拼。”荀悅撇嘴道。

        “就是,我們只是去殺惡靈,才不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和它們換。”衛雙琦接過了荀悅的話頭。

        她說話間便被自己的姐姐衛雙靈拍了一下,她還不服氣的輕聲嘀咕道:“本來就是嘛。”

        韓玉笙這些外人自是不明白這兩女話中的含義,只覺被兩人無端搶白,令他們腦中先因韓玉笙的話、而冉冉縈繞的悲壯之感莫名就消失了,特覺不是滋味。

        沉默半晌后,韓玉笙的一手下沒好氣的開口道:“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不過就是見到大隊的惡靈就逼逃一旁,見著零星的惡靈再出手。”

        “這也叫上戰場?你們這是出來游獵的吧?”另一人也冷笑調侃出聲。

        荀千狐幾人皆欲開口駁斥,蕭南卻是一抬手,阻止了他們,揚眉笑道:“我們在這里也只是紙上談兵,沒有意思,現在別說這些了,擾了我們大家喝酒的興致。”

        不管是蕭南,還是他手下的軍官,通過這一晚的對話,對其他人都有了些許的鄙夷情緒。

        “二嬸,你帶的隊伍也損隕了一半,這一千人,是后來補齊的吧。”東郭璟這時候卻開了口。

        “嗯,是。”

        “二嬸,讓我們這些人也加入伏魔軍團的預備軍吧。”

        “什么?”東郭家的幾人同時驚道。

        “相信我,這幾個月,我知道蕭大哥訓練出來的這支伏魔軍,和我們……和我們見到的不一樣。二嬸,你就相信我。”東郭璟有些激動。

        “這我可不能隨便做主。”

        他們的對話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衛雙靈輕笑道:“東郭小師妹,這事你就別強迫他們了。”

        東郭璟有些失落的低嗯了一聲,隨即又問道:“二嬸,那你們明天到哪兒?”

        “我和韓公子本來商量好了,想和你們這支隊伍湊在一塊兒,一起作戰。但各有各的打算,各用各的方案,相互不干擾。”

        韓玉笙聞言輕笑出聲道:“我們是這樣商量的,蕭兄,你看這樣的安排可好,你會拒絕嗎?”

        “不會,但我的人,以后不能像今天這樣隨便的和你們攪合在一起。”蕭南慎重的回復道。

        韓玉笙諸人,包括東郭家的人聽他這么一說,口中雖是做了應答,心中卻是極其的氣憤。

        又是一陣沉默,直到東方天際,泛起了一抹紅暈。

        蕭南起身,眾軍官也是熱血沸騰的跟著站起了起來。

        “集合隊伍,準備出發!”蕭南朗聲道。

        “集合!”“集合!”“集合!”

        空曠的原野頓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吼聲。

        仿佛是一場視覺盛宴,在玄靈宗和東君門眾弟子的眼前展開。

        幾千人的隊伍,只在一分多鐘里,便如數十塊猶如切割而成的方形隊伍,靜靜的矗立在這曠野之中。

        伏魔軍和預備軍四五千人,似鋼鐵所鑄的雕塑,目光灼灼,紋絲不動。

        他們以這種方式在等待,等待著軍官們即將要發出的下一個指令!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众城速配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新快赢481走势图2000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网 北京pk10app 极速快三害死人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 中国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青海11选五5开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配资公司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分析 广西快乐十分一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