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在線閱讀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殺了自己

第一百八十四章 殺了自己

        玄靈宗內,諸葛安在數月前便清醒了過來,這個曾經風流倜儻,權勢傾天、高高在上的貴公子,如今地位權勢仍在,只是虛弱的身體卻還不如一個普通人。

        數月來,他除了來自傷痛的折磨,更大的折磨卻來自他內心的絕望。

        他躺在床榻之上,每天只能依靠外人輸送靈氣延續他越來越痛苦的生命。

        “我已經是一個廢人!”剛開始,他心中每時每刻都在吶喊,他極度的不甘心,他對蕭南的恨,已經灌注滿了他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在無數次的在幻象中,他把那個仇敵折磨至死。讓蕭南無數次的死去,他幻象出了千般手段……。

        可逐漸到了后來,就像是滔天的狂風大浪也有平息的時候。

        他的極度仇恨又轉變到了極度的悲哀,“我不想死,我不應該死,我是玄靈宗諸葛家的嫡子,就算是天塌地陷,我也應該是永遠不死的修煉者……。”

        “我要死了,現在還沒死,可跟死了又有什么區別?遲早會跟那些螻蟻一樣,有永遠不再醒來的一天,也許還有十年,二十年……。”

        普通人順應生死之道,而他曾是一個高貴的修煉者,如何能順應得了?地位卑微的人更能面對苦難,可他的這種苦難連卑微的人都不可能承受得了。

        他是直接從世間的最高處跌落到了世間的最低處,有些人跌倒了還可以重新爬起,拍拍身上的塵土,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

        他則不然,他已經跌得粉身碎骨,似乎這還不夠,還非要給他留一絲心神,讓他慢慢去領略這種極度到無以復加的苦難。

        于是他開始恨自己,恨自己冒失、莽撞,自己尊貴無比卻去和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修煉者置氣。

        “我真是蠢豬,我怎么當時那么糊涂,我怎么那么糊涂,這個世上修煉者無數,但配和我諸葛安叫板的人也有那么幾個,但絕對不是那個賤畜。”

        “我厭惡一個人,我本可以有無數的時間和無數的手段去慢慢對付他,可我為什么要那么沖動,我……。”

        他心中的仇恨和悲哀把他折磨的精疲力竭,他的身體本來得到了最好的將養和無微不至的照顧,就算是受重傷的普通人,獲得這種醫護,再經數月調養,下床自由活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由于他心神的自我折磨、摧殘,他的身體狀況卻每況愈下,他也自我感覺到了這一糟糕的情形,可他就是控制不了心中的各種極度情緒。

        即使到了如今這種地步,他也不想立即死去,他家有權有勢,他仍舊可以依附其中盡情享樂,直到死亡降臨。

        “至少找到蕭南,抓住那個畜生,我要親眼看到他受盡折磨而死,無論如何要讓他死在我的前面,否則我死不瞑目!”

        可他感覺自己在不斷的虛弱,一日不如一日,這又是新生的一種恐懼,他想睡覺,哪怕是睡后,噩夢一個接著一個,那噩夢也比他醒時的恐懼要溫和許多。

        他的父母在他剛開始回家的那一個多月里,每天都會前來,坐在他的床榻前陪他很長時間。

        可數月后的現在,他的母親還隔三差五的來一次,而他的父親已不再來探望,即使有來自他父親的關懷,也是通過他母親或者府中下人前來傳達。

        宗門里的醫生,每天早晚都會前來診斷喂藥,向他體內輸送靈氣的人是一位老者,每天來一次。

        而日夜守候在他身旁照顧他的,便是哪位豐腴的妙齡女子,這數月來,她戚戚然然,整日垂淚,外人見之,無不以為這諸葛公子被廢,唯有這多情女子最為傷懷。

        這天午后,女子剛服侍諸葛安用完了午膳,她拿起溫~濕的毛巾,俯身去擦拭他的嘴。

        一股馥郁的異性氣息直撲諸葛安的鼻端,他直勾勾的盯著女子因低伏上身時、胸脯若隱若現展露出的溝壑,他的雙眼頓時竄起了**的火焰。

        “咳”諸葛安輕咳了一下。

        女子直起身對他甜美的一笑,如五月里盛開的玫瑰一般鮮艷,她當然現了諸葛安的異樣,膩柔的開口問道:“公子,怎么了?”

        諸葛安全身都無法動彈,嘴角兩邊一彎,開口對女子道:“把上衣脫了!”他的聲音很低,卻充滿了威嚴。

        女子仍舊笑著,放下手中的毛巾,她欲羞還喜的表情讓諸葛安頓時忘了他曾經擁有的重重苦難。

        女子解了衣帶,把衣衫一件件重她的雙肩褪了下來,動作輕緩誘人,片刻后,她如羊脂般細膩的胴~體便凹凸有致的展現在了諸葛安眼前。

        諸葛安的喉頭蠕動了一下,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好一會兒才囁嚅道:“把我

        的手拿起來!”同樣是命令的口吻。

        女子仍舊款款笑意,伸出細長潤玉般的手臂,抓起了諸葛安的一只手,抬高,然后一放,諸葛安的手無力的迅垂落,砸在自己的胸膛上。

        “你做什么?找死……。”諸葛安的欲~火頓時變成了怒火。

        “公子,你看我美嗎?”女子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輕搖了一下自己的**的上身,對他眨眼笑道。

        “你要干嘛?想要造反……。”諸葛安有些惶恐起來,他知道自己的生命無比脆弱,“來人啊!來人啊!”

        “公子,這時候,這樓上沒人,你的聲音好小,下面的人也聽不見。”

        “你……你……快去給我叫人來!”

        “我很美是吧!這么近,你都不想摸摸嗎?以前公子可愛使勁捏了,總是把我掐捏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好久才會復原,這幾個月公子都癱在床上,一動不能動的,都半年了,唉……。”

        “別說了,你……快去叫人來,來人啊!”諸葛安的聲音很小,可他簡直是在聲嘶力竭的喊。

        “公子,又來捏啊,這可是你最后的機會了。”女子把她完美的上身向他湊近了些,“來捏啊!公子,嘻嘻,公子你好可憐,可我好開心,你越可憐我越開心。”

        女子繼續向他靠近了些,“可我已經開心夠了,這半年來,你可一直在讓我開心呢……。”

        “求求你,別殺我……別殺我……。”諸葛安像一只搖尾乞憐的小狗一般,身體在不受控制的顫栗著。

        女子讓身體稍微離開了一些,對他陰冷的一笑道:“我怎么會殺你?我才不愿意殺你呢,當然不會。”

        諸葛安聞言心神卻沒有放松下來,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女子又伸出手臂拿起他先前跌落在胸前的手,輕輕搖晃著說道:“我不殺你,可你自己卻要殺你自己啊!”

        “啊……?”諸葛安感覺頭腦欲裂,正想開口哀求,女子便已經拿起他了的手,捂住了他的口鼻。

        “唉!公子,你看你,對自己也這么用力!”

        諸葛安的雙眼睜的大大,只見女子搖頭皺眉,一副滿是憐憫的表情,當女子的面容開始轉變,朱唇親啟,笑意盎然的時候,他的視線已經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金额 基金配资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推荐 国际股票指数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长牛网 内蒙体彩11先5开奖号码 秒速快三预测软件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福彩p62走势图 做股票配资平台一年挣了 快3玩法绝招 _百家乐网上赌场 黑龙江22选5的中奖概率 今日大盘指数上证指数是多少 体彩排列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