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在線閱讀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進一退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進一退

        近十天,三人同行之時,都盡量保持著異于內心的歡愉狀態。

        三人里,蕭南的話最多,衛雙靈很多時候都是和他挽臂而行,對她來自各方面的信息傳遞,比如言語,眼神、肢體碰觸,蕭南都會在第一時間里給與回應。

        而且還是表現得最細膩、最樂于的那種回應,在她面前,蕭南可不愿意怠慢,免得兩人單獨相處時,她會不計工本的對蕭南鬧上很長時間且很難讓其消除的別扭。

        至于陳終南,他無法直接對衛雙靈顯示他想要顯示的內容,于是他就把蕭南當做了一個難能可貴的媒介,什么奇聞趣事,異域見聞等等都對蕭南暢談。

        蕭南明了陳終南的心事,雖覺別扭,可蕭南畢竟踏入了修煉者的行列,早已改變了他原有的認知觀念,何況對方的表現也不過爾爾,并沒有讓他格外的覺得難以接受。

        聽陳終南講述風趣幽默的故事,作為見聞不多的蕭南來說,倒也算得上是一場難能可貴的信息獲取之旅,不過他也時時在心中暗自得意:“衛雙靈是我的,你想多了!”

        終于在這天下午,一種異常的聲音讓三人的內心都澎湃了起來。

        “前面有聚靈蜥。”陳終南的神色有些惶惑不安。

        “我們過去。”衛雙靈卻是興奮的雙頰緋紅。

        “嗯,可要小心,怕是高等階的聚靈蜥,蕭靈姑娘,如果等階高,千萬別猶豫,直接撤退,我會在后面掩護。”回應衛雙靈的是一臉慷慨的陳終南。

        “你的魔法境界多高?”衛雙靈從蕭南身側探頭出來問道。

        “我魔元境初階,姑娘你呢?”陳終南頗有自得之情,回答的滿臉笑意。

        蕭南聞言暗自沉吟,“比我高了三個境界,不知道他的年齡有多大,表面上看有三十左右吧。”

        在這個世界里,蕭南很難搞懂修煉者的年齡,比如他的師父葉佩芝,外表看和一個少女沒多大區別,可實際卻是百歲有余。

        “我魔昊境高階,我們合力應該能應付前面的聚靈蜥。”衛雙靈回答的很是平靜,反正她覺得同齡人當中,比她境界低屬于再正常不過的事。

        “怎么?怎么姑娘的境界這么高?”陳終南驚詫萬分,他看人很準,近半月來,從對方兩人的言談里,他了解到這個叫蕭靈的女子二十歲不到,從她的言行神態,也完全是少女才有的那種稚嫩。

        “怎么可能?二十歲就魔昊境,簡直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陳終南第一次徹底的從內心深處生出了挫敗之感。

        他的家世顯赫,在眾多的兄妹中,他的修煉天賦雖比不過天賦異稟的幾位兄長,但他的天賦在修煉者當中也算得上是千里挑一了。

        尤是如此,就算已經過了百歲的幾位兄長,魔法修為也不過是魔昊境,而她如此年幼,就到了魔昊境,這簡直打破了他一直以來對修煉一途的原有認知。

        “我不相信她說的是真的,如果是……如果是我如何能獲得她的芳心?……”他已經收回了目光,保持在臉上的笑意卻泛著些許苦意。

        “蕭大哥,等會兒,你可別一個勁的蠻干。”衛雙靈表情嚴肅的搖晃了一下蕭南的胳膊,提醒他去注意她的嚴肅表情。

        還沒等蕭南回答,她又搶著道:“不,你就一直躲在一邊,我先試探一下,等我覺得沒什么大的危險,我在叫你。”

        蕭南正欲開口辯駁,卻被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又用不可置疑的語氣道:“好了,就這樣,我們走!”

        衛雙靈提高警惕,陳終南亦是,蕭南第一個祭出武器,想要竄身冒頭,可總被衛雙靈擋了回去,然后就對他擺出一副陰冷的恨意面孔。

        “是深紅色的高階聚靈蜥,我上次就被他們追了好幾天,還受了幾處傷,蕭靈姑娘,還打嗎?”陳終南第一次和衛雙靈保持這么近的距離,望著就在身邊的少女猶豫的詢問。

        “走,我兩去試試,如打不過,逃跑應該沒問題。”她說完扭頭,“答應我,你就在這里,別分我的神。”

        蕭南很陳懇的點了一下頭,這畢竟有關生死,不能兒戲。

        嗖的一聲,衛雙靈似離弦之箭飛進了入口,陳終南也沒猶豫的隨后閃進。

        蕭南還不知道里邊的情況,這時才走到洞口,探頭向里邊望去。

        十多條體型巨大的聚靈蜥,全身暗紅,張著鱷魚似的大嘴,尖牙參差,出震顫的嘶鳴之聲,聞之讓人不寒而栗。

        這種場景也只是在蕭南眼里閃現了幾個呼吸,進入的兩人和這群聚靈蜥的對峙、很快就變成了硝煙滾滾的大戰。

        各種轟然的巨響中,蕭南現,這個等階的聚靈蜥,攻擊模式大異于以前所遇到的。

        以前那兩種等階的聚靈蜥只是單一的施放火靈術,而眼前的,除了火靈術,還直接使用上了肢體部分。

        撲咬、尾抽、沖撞,其

        勢之猛,其之快,無不令在一旁觀望的蕭南駭然。

        “看來我還是太弱,也難怪她會一再不由分說的訓斥警告……。”蕭南越看心里的陰影愈加彌漫。

        這是他所見到過的最兇猛的魔法野獸,體型雖不大,只有六米左右,可身上的皮膚,猶如龜裂的黝黑鋼鐵,龜裂的條紋處,似有暗紅熔巖般的流動。

        此時就連戰斗正酣的衛雙靈、心中也犯起了嘀咕,“打贏這場肯定很艱辛,要是還多幾個高手就好了,我這次怕是要受傷。”

        她身在空中,靈動迅捷的閃現四方,或攻或避。

        只是她的每一次攻擊,都只是在聚靈蜥如鋼鐵一般的身軀上出鏗鏘的撞擊之聲,火星四濺,并沒有對它們造成裂膚之傷。

        更多的時候,她都在忙于躲閃,幽蘭的火球密集,更有聚靈蜥直接騰空,左右四方的向她撲擊而去。

        呼嘯轟隆聲充斥在這個方圓數十米的巨大洞窟內,洞壁石屑掉落,洞壁如被直接誤擊,更會隆隆坍塌下無數大小不一的堅硬巖石。

        再看陳終南,本想和衛雙靈并肩而戰,可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短短時間內,他便已進退數次,此時已越戰越遠,脫離了戰場中心。

        他使用的是兩柄長劍,在洞窟一角,暫時還能應對有度。

        “這個蠢貨,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打好配合。”蕭南見衛雙靈雖沒顯慌亂,卻是戰而無果,這種情形,時間一長,受傷都不算是意外。

        他心中的戰意開始難以壓抑的熾熱起來,手中的嘯天劍也隨之升起流動的光焰,并出嗡嗡嘯鳴之聲。

        “我總能幫點忙,那怕是引幾只到處跑,也能分擔一下她的壓力。”

        當一道劍影從衛雙靈身側一閃而過,直刺剛好騰撲于空的聚靈蜥時,她知道,那個混蛋又無視了她的警告。

        “保存實力,別一味的蠻干。”衛雙靈沉聲開口,她知道這會訓斥已經毫無意義。

        魔宏境中階,破風式又融合到了第八十八層,蕭南的攻擊威力果然大增。

        他身體各方面的靈敏度也因境界的提升而獲得了大幅增益。

        數次揮劍、閃躲的熱身后,他的心境開始沉靜下來,眼耳等各種感覺器官、都似乎達到了最為專注最為靈敏的程度。

        場中因聚靈蜥火靈術的施放變得異常炙熱,體內的靈力自然的包裹周身加以防護。

        和兩人相抗的靈獸還有十三頭,這些靈獸此時的戰意和精力正是最旺盛的階段。

        蕭南身前劍花朵朵,十四道劍影合而為一,劍勢驚人,破空的爆破聲驟響,鏗的一聲,被他鎖定的聚靈蜥被擊飛數丈。

        “好堅硬的皮肉。”蕭南心中肅然。

        而一旁的衛雙靈見狀卻另有感嘆,“這么短的時間,他竟把破風式練到如此地步,要是他的境界在提升兩層,就這破風式的攻擊威力,也不會比我弱。”

        這一劍只是暫時打斷了一頭靈獸的攻擊,卻并沒有對它造成傷害。

        皺眉的蕭南連續躲閃,觀察聚靈蜥的攻防動態,想尋個有效的破敵之法。

        一頭聚靈蜥對他噴射出火靈術,他躍起躲過比成人頭顱還要大的火球。

        也就在他堪堪躲過的瞬間,那頭聚靈蜥平直的就向他迅猛的撲擊而來,蕭南見狀也不避讓,揮劍直推,一聲炸響過后,聚靈蜥砸向地面,泥石四濺。

        而蕭南也是被一股強大的反沖力擊飛,眼看就要撞向數丈之外的另一頭聚靈蜥身上。

        在衛雙靈驚駭的目光中,只見蕭南扭身,左手一擊風雷拳擊出,巨大響聲中,蕭南又被重新反彈了回去。

        而衛雙靈也正好飛身過來,護于他的身側,見那被風雷拳擊中,同時也被激怒的聚靈蜥,正暴起巨大身形,揮爪撲來,衛雙靈長槍疾刺,槍影直中它的眉心。

        還沒等這只被擊中的聚靈蜥落地,蕭南的破風式隨后而至,“噗”的一聲,巨大劍影幾乎把它給攔腰斬斷。

        “有了!”蕭南脫口而出。

        “什么有了?”衛雙靈已經扭身去應對另外十多頭聚靈蜥去了。

        蕭南沒有應答,他躍向一旁,和衛雙靈保持了一段距離,他只是閃避并關注著場中動向。

        見衛雙靈騰挪閃避的同時已經挑開了數次攻擊,槍影如瀑,忽見其中一道槍影如離弦之箭勁射而出。

        蕭南連忙抓準這個時機,體內靈力激涌,破風式也隨后直刺那剛中了一槍的聚靈蜥,血霧四散,那聚靈蜥的頭顱被徹底刺穿。

        “這辦法好。”衛雙靈見狀驚喜萬分,她也領悟到了其中玄妙。

        可就在她這一分神中,數條聚靈蜥已向兩人欺進,衛雙靈大驚,手中長槍慌亂中連掃,又怕傷到在一旁的蕭南。

        她被一條蜥尾掃中手臂,身體斜飛數丈,手臂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來,那巨

        大的震蕩也令她有些恍惚。

        即使這樣,心急如焚的她也沒有絲毫停頓,雙眼焦慮的望向蕭南。

        蕭南也已被撞飛,而且是連續幾次。

        “蕭南……。”衛雙靈見狀心如刀割,一個閃現便擋在了他的身前,抵抗反擊間,她不停的在內心嘶喊,“蕭大哥,你別受傷!別受傷……。”

        剛連續受到幾次沉重打擊的蕭南,頭腦有些懵,他在場中快的閃爍著毫無規則的步伐,頭散亂,衣服也是破敗不堪,長、破布在他身后凌亂,像是狂風里舞動的柳枝。

        “喂!”衛雙靈對場中猶如癲狂的蕭南大喊,“離我近點。”她心下稍寬,“度這么快,應該沒受什么傷。”

        奔跑中的蕭南聞聲頓時冷靜下來,可一瞬間,一種狂暴的戰意又油然而生。

        戰意殺意匯聚于胸,似乎都已經彌漫外延到他身體所處的四周。

        他元魂珠和體魄珠異于常人的融合,使得他的抗擊打能力也強于其他的修煉者。

        先前連續受到打擊,只是讓他身體受到了劇烈的震蕩,造成了他一時的恐懼和慌亂,其實他并沒有受到多少傷害。

        進入了暴躁階段的蕭南,身形閃的更快,攻擊度也加快了好幾成,把這十多頭實力本比他強大得多的聚靈蜥,引得左沖右突,前撲后竄,好一個熱鬧非凡的場面。

        衛雙靈也是被這突的混亂場面弄的手足無措,不過很快她也就明白了蕭南的用意。

        看似狂暴的蕭南的確是在利用自己的度、以及毫無章法的奔跑軌跡在擾亂聚靈蜥,從而達到消耗它們,同時也給衛雙靈創造攻殺的機會。

        現在衛雙靈卻在留意蕭南的攻殺步驟,只要他的破風式擊向那頭靈獸,那么她的槍影也將如影相隨。

        這種攻殺很有效果,十分鐘過后,已經徹底擊殺了三頭聚靈蜥,剩下的十頭,因巨大的消耗,度和威力也有所下降。

        再看還在場中奮力往返迂回的蕭南,上半身幾乎全裸,只剩兩肩兩腋下還掛著幾縷破布條,一條褲腿也已成了三分褲。

        衛雙靈那曾見過如此滑稽的戰斗場面,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擔心,但她手中的長槍始終沒有停歇,每次都能對被擊中的聚靈蜥造成不同的傷害。

        她的消耗不大,在吃了幾次補充丹藥以后,體內的靈力簡直和和戰斗之初一樣充沛。

        又有幾頭靈獸落地,都被她瞬間的掃入了存儲玉。

        剩下的幾頭聚靈蜥,已覺察出情形不妙,開始準備后撤逃跑,可那還有機會,衛雙靈專挑最遠的攻擊。

        蕭南也放慢了腳步,破風式瘋狂使出,似乎連體內最后一絲靈力也不愿意保留,他已經到了精疲力竭的邊沿。

        可他不愿意放棄這收網時的最后一搏。

        這跟痛打落水狗的理論一般,如果他蕭南是落水狗,他就會不顧一切的跑。可這會對方才是落水狗,那么他此時也是不顧一切的打。

        “夠了,你停手休息。”衛雙靈見蕭南搖晃的身子還在踉蹌著,施放出的破風式也是軟趴趴的,知道他的靈力體力都已消耗到極致。

        “聽到沒有,你給我停手!”衛雙靈一邊快的攻擊著最后兩頭靈獸,一邊氣惱至極的對蕭南嚷道。

        最終還是衛雙靈施展魔法禁錮了他的身體,聚靈蜥被全殲,除了還在一旁和陳終南纏斗的那兩頭,雙方勢均力敵,戰斗的甚是膠著。

        衛雙靈飛身到蕭南身邊,連忙摟住了他搖搖晃晃的身軀。

        他的臉滿布著血與泥塵混合出的污垢,只看得見圓睜的雙眼。

        他的頭無力的向后仰著,**的上身也全是血污,隆起的結實輪廓讓摟著他的衛雙靈有些滑不留手。

        “你沒受傷吧?”衛雙靈眼淚盈眶,蹲下身子,輕輕的把他擁著。

        蕭南轉動眼珠望向她,好一會兒忽地咧嘴,露出了滿口的白牙,滿臉污垢的他,這一笑顯得好突兀。

        衛雙靈見狀都不由一愣,她有些想笑,可心里又莫名一陣絞痛,她苦笑的聲音道:“求你以后別這樣,我怕你了,我說的是真的,我怕你,以后求你再也別這樣了!”

        “我沒事兒,應該一點傷都沒受,不過渾身一點力都沒有了。”他說完吞咽了一下。

        衛雙靈連忙取出水囊給他喂了幾口水,然后自己也就著喝了一口,她在自己的衣裙上擦了擦手,又取出數枚丹藥,一粒一粒拈著遞入蕭南口中。

        “你去幫幫他。”蕭南聽到那邊響起的打斗聲。

        他想扭頭去看,卻被衛雙靈不耐煩的搖了幾下,“你給我安靜的休息會兒    ,要你操這么多心。”

        過了好一會兒,衛雙靈才扶起他來,給他一瓶凈身水露,讓他去角落里洗身換衣服。

        剩余的兩頭靈獸,很快就被獵殺。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湖北快三走势图 五粮液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的计算原理 腾讯分分彩后二教学 北京十一选五前直走势 开奖公告 安徽11选五奖金规则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技巧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 七星彩直播现场电视台 哪类股票属于权重股 炒股网上开户靠不靠谱 15选5复式投注对照表 快乐十分山西 浙江6+1和江苏七位数有什么不同 江苏快三玩法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