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在線閱讀 - 第六十六章 軟玉溫香

第六十六章 軟玉溫香

        “我發覺我這一輩子也修煉不到兩位前輩那么高的境界。”善婷婷黯然道。

        “能修煉到多高就多高唄,修煉者不都這樣么?只要盡力就成,再說,要是以后運氣好點,你成為強者也不是完全沒可能。”周晴此時也有了小女兒的神態,不像先前一直謹言慎行。

        “你們還有閑情操這心,我們飛熊幫經了此次變故,估計也就散了,我們這些逃出來的,真不知以后該何去何從。”周興神色落寞的道。

        蕭南靜靜的坐在一旁,手握靈石修煉吸納,聞言他們的對話,雖沒有加入談話的興致,卻也勾起了感同身受的情懷。

        想想自己這近一年的遭遇,作為曾經養尊處優,風光無限的他來說,簡直就是在經歷一場光怪陸離的游戲,如此夢幻又如此艱辛。

        “到時候,不管到哪兒,我們這五人都要在一起,都聽袁弘師兄的。”善婷婷雖想表達內心的堅韌,可話語還是被她說出了軟柔的音調。

        此時袁弘卻在山頂監視著山下的敵人。

        “那當然,我們要是落單了,以后的路就更難走了。”周興贊同的說道。

        “這次多虧了蕭大哥他們,我們得了好些靈石,修煉一兩年都夠。”善婷婷心情忽轉,這快樂來得好快,讓在坐的幾人都眨巴了幾次眼睛后才適應過來。

        蕭南也是忍不住一笑,望向他們道:“到時候,我再送你們一些,我這里可不少。”

        “不不不,那怎么可以,我們已經夠多了,你還給我們每人一塊儲存玉,這么寶貴的東西,我以前在飛熊幫想都不敢想。”善婷婷連擺雙手,蒼白的臉頰都泛起了一抹桃紅。

        也許是被她這純真的天性所感染,蕭南心中也是難得的敞亮溫軟了起來,“那我比你們運氣稍微要好些,我剛入門派沒多久,幫主就送了我一個存儲袋。”

        “蕭兄所在的幫門肯定很強大了,何況蕭兄也非尋常人,獲得這些也是尋常事。”很少開口說話的袁森也仿佛來了聊天的興致。

        “我再尋常不過了,只是有時候運氣好點。不過厄運更多,命懸一線的事時常發生,我都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死里逃生的危難了。”蕭南感慨道。

        大家聞言又是黯然了下來。

        蕭南見此輕笑一聲后又道:“不過遇難遇險都是一種修煉,只要化解一次,我們就會強上一分。”

        “蕭大哥這話說得對。”周晴點頭。

        大家越聊越投機,話題也就多了起來,幾人跟蕭南之間的心理距離也因此拉近了很多。

        但沒有人開口打聽蕭南的來歷,也沒有探尋有關衛雙靈和陸緲瑩個人隱私的話語,他們深諳修煉者之間的相處之道。

        他們屬于弱者,遇到強者,要么是遠離,要么是保持恭順,即使因某些原因關聯到了一處,那么最保險的交流方式、就是不要去觸碰強者沒有主動說出來的秘密,不管你有多強烈的好奇心,都要在心中將其泯滅掉。

        觸及這些禁忌是危險的,而蕭南沒有這些概念。

        時間過得很快,兩女都出去了一個多時辰,他手中兩枚中品靈石也被他在斷斷續續中吸納的干干凈凈。

        蕭南有些忐忑起來,便起身向陸緲瑩兩人離去的方向走去。

        “蕭大哥……。”

        “我到那邊走走,不會走太遠。”善婷婷話還沒說完,蕭南就搶著解釋道。

        走過一段距離,在一棵大樹下向遠方眺望了良久,始終沒見她倆回轉的身影。

        十多分鐘后,他踱著步,突然暗笑了起來,笑自己竟然擔心起這個女魔頭來了,自己這不是斯德哥爾摩癥還是什么?

        心中雖是這么自嘲,可仍舊是焦躁不安的向遠方極目遠眺。

        “喂,你在看什么?”

        蕭南嚇得渾身一哆嗦,隨即向聲音處仰頭望去,那站在樹丫上低頭望向自己的女子、不是陸緲瑩還能是誰?

        “你……你你!”蕭南簡直氣結。

        嗖的一聲,陸緲瑩縱身躍下,站在他面前揚眉露齒說道:“怎么了?你膽子真小,這就給嚇著了。”

        蕭南實在對她無語,緊閉雙眼晃了晃頭,想要平復一下心中的怒氣。

        “我沒回來,你等急了吧?”陸緲瑩一本正經的說道,可卻是一副嬉戲的表情。

        “媽的,我先前那糗樣,倒活脫脫像一個在盼遠去夫君回家的怨婦。”蕭南暗罵自己,又因剛才的確是被嚇得不輕,心中不由火大,便脫口道:“你離我遠點!”

        “你!你!我惹你了,發這么大脾氣。”陸緲瑩也是被蕭南這話氣得柳眉倒豎,只是瞬間便又忽然咯咯笑出聲來,“我知道了,你,哈哈,你不好意思,惱羞成怒了。”

        蕭南此刻實在沒有想搭理她的心情,便邁步向隱在山石背后的那幾人走去。

        可剛走兩步就被陸緲瑩拉住了胳膊,“好了,別氣了,就在這里呆會兒。”

        “你何時才能別這么混蛋?”蕭南深呼吸一口氣后說道。

        陸緲瑩正要開口呵斥,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氣,便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也只有他敢對我這么無禮了,可我又偏能忍得下去。”她想著,心中莫名一甜,然后又是一酸,抓住蕭南胳膊的手,緩緩的向下滑去,漸漸的便把自己柔嫩的小手塞到了蕭南溫軟的大手中。

        她的這一舉動讓蕭南很惶惑,同時也覺得是那么的自然。

        蕭南扭轉身,向后退了兩步,讓身體依靠在大樹上,把手中的小手輕輕一拉,于是一個軟玉溫香的女子便如一只小貓咪一般貼在他懷里。

        夕陽下,山腰間,大樹旁,兩人仿佛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定格在美好的夢境里,陸緲瑩一手被蕭南握著,一手搭在他的腰間,臉頰舒適的枕在他胸前。

        而蕭南也是斜著腦袋,貼在她發絲柔順的頭顱上,兩眼微閉,陶醉在她那令人迷醉的少女芬芳中。

        難得的靜謐時光!

        “你這會兒倒像是一只乖巧的小貓咪。”蕭南喃喃的道。

        她仿佛夢囈般的輕嗯了一聲。

        “可你平常像只渾身長滿毒刺的……,長滿毒刺的……,”蕭南一時想不出什么動物是長滿毒刺的,又因以前可遭了她不少的罪,于是有些氣惱的接著說道:“長滿毒刺的豬。”

        她還是夢囈般的一嗯,并用臉頰在他的胸前緩緩的摩挲了幾下,輕聲說道:“這下你消氣了吧?”

        “沒!”蕭南抬起頭,讓臉頰離開了她的頭顱。

        蕭南覺得腰間一疼,陸緲瑩掐了他一下。

        兩人又沉默了半晌,蕭南又開口輕聲問道:“對了這段時間我都差點忘了,你能不能……。”

        “不能!”

        “我都沒說完,什么就不能了!”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就不給你解毒,永遠都不解!”陸緲瑩邊說邊翻轉了一下頭顱,把另一邊臉頰緊貼他的胸膛。

        “我就搞不明白,你對我到底有什么解不開的仇!”

        陸緲瑩突然掙開被蕭南握住的一只手,兩手在蕭南腰間一環,說道:“嗯,是解不開了,誰都解不開。”

        蕭南搖頭,哭笑不得,但同時心中也是一暖,低下頭來,在她額頭的發際處輕輕一吻。

        “好了,我們過去吧。”

        她又是乖巧的一嗯,松開環抱腰間的雙手,“對了,這個給你。”

        蕭南接過一看,是兩塊儲存玉。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一分彩是正规的吗 股票指数数字代表什么 股票开盘前价格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明天股市分析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漏 代玩幸运快3计划骗局 时时彩计划群稳赚是真的吗 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 高手、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 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好运快3是官方彩票吗怎么玩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怎么玩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江西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