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在線閱讀 - 第三十一章 只是聊天

第三十一章 只是聊天

        就像要開始一場有趣的游戲一般,蕭南心中頗有些得意。

        “嘎吱”一聲,房門被打開,只見先前的小二提著茶壺,端著茶盤走了進來,后面果然跟了一個衣裙飄飄的女子。

        小二把茶具在桌上擺好,給蕭南倒了杯熱氣騰騰的茶水,然后對蕭南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旁邊笑意盈盈的姑娘,“客官,你可如意?”

        蕭南毫不客氣的打量著女子,十八九歲的模樣,長得頗為豐腴,臉嘴說不上清秀,但也有幾分風韻。

        “姑娘你坐吧,”蕭南溫和的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謝謝公子。”

        姑娘剛坐到身旁,蕭南就皺了皺鼻子,“胭脂的香味太過濃烈了一點。”

        “小二,飯菜什么時候上?”

        “很快,客官,您把飯錢先付給我,姑娘的過~夜錢,你先也付給我一半,先付一兩銀子,另一兩銀子,客官明兒早交給姑娘就行。”

        蕭南從懷中取出銀子交給小二,他在五相城生活過一段日子,對銀子的使用也已經掌握了。

        小二接過銀子走出了房間,片刻后他又就把飯菜送了進來,道了聲慢用就關門再次離開了。

        “姑娘,你吃過飯了嗎?”蕭南望了望身邊的風塵女子。

        “先吃了些,不過我可以陪公子喝兩杯助助興。”

        蕭南笑了笑,給自己盛了一碗飯,拿起筷子便吃了起來,邊吃邊對她說道:“我餓了,姑娘,你隨意。”

        “公子,你不喝兩杯嗎?”

        “我不喝了,這酒是給你叫的,如果你不喝,嗯……反正你隨意。”

        姑娘莞爾一笑,露出一口細碎潔白的牙齒,伸手便提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心中也在尋思這個臭男人,到底要搞些什么名堂。

        “啊!這是什么?”女子忽然驚呼,把蕭南也嚇了一跳。

        “別害怕,這是我的小朋友,它好乖的。”蕭南摸著竄到桌面的小蟲。

        “是你養的?它是什么?”女子稍微安定了些,但仍有些許驚奇。

        “它是我的小姑娘,你別管它了。”蕭南從盤里抓了一大塊牛肉,撕成小條喂到它嘴邊。

        姑娘即忐忑又好奇,安靜的望了好半晌,才發現這只她從未見過的動物的確如這男子所說的那樣,溫順且又乖巧。

        “姑娘,你倒的酒怎么不喝了?”蕭南繼續喂著小蟲。

        “它真能吃?”姑娘終于徹底的放松了下來,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小蟲不滿的扭頭瞪了說話的她一眼,然后扭頭又氣憤的一口咬在了蕭南的指頭上。

        “乖小蟲,別生氣,我最了解你。”

        小蟲愣了一下,明白了蕭南的話中意,然后又不管不顧的吃了起來。

        “姑娘,您別誤會,我今天找你來,不是為別的,我只是想找個人聊聊天。”

        “什么?只是聊天?”姑娘手一抖,杯中的酒都灑了出來。

        “嗯,不可以嗎?”蕭南對她的驚異表情也是很驚異。

        “可以,當然可以!那銀子呢?”姑娘連忙道。

        姑娘的話剛落,蕭南就“噗”的笑出了聲,“銀子當然照付。”

        “這龍爪城周圍有哪些幫派?”蕭南開始了他想要的話題。

        “公子你也是修煉者吧,問這些你算是問對人了。”

        的確,她是一個風月場所的女子,她所接觸的男子來自各地,也從事著各種行當。

        眼前這人,也算是她見過的長得最為俊俏的男子了。五官精致,皮膚光滑,只是穿著太過普通,進門第一眼,她就對這個主顧比較滿意,當然也只是相對于以前的主顧來說。

        “這龍爪城方圓兩百多里地,只有三個門派,一個叫青玄門,一個叫地煞門,還有一個叫巫靈派。”

        蕭南望著她:“姑娘,你就說說這三個門派吧。”

        “公子,你就叫我小環吧。”她還從未接待過這種只陪客人聊天的輕松活,“這三個門派,青玄門和地煞門要強大一些,弟子眾多。”

        小環說道這兒,起身給蕭南把茶杯斟滿,接著說道:“這龍爪城有一百多萬人,就是被青玄門和地煞門這兩個勢力掌控的。”

        “我們這個酒樓就是屬于青玄門的,反正兩個門派在這龍爪城各有買賣。這龍爪城里的青樓、酒樓、戲樓、賭坊以及各種雜貨店鋪,不是青玄門開的,就是地煞門開的。”

        “那還有巫靈派呢?”蕭南問道。

        “巫靈派在珙桐山的深處,他們行事隱秘,很少接觸世事,偶爾會有巫靈派的人來城里,城里的人一眼就能認出來。巫靈派的弟子,不管男女,他們都會戴著青紗罩笠。

        “沒誰去招惹他們,包括青玄門和地煞門的弟子。巫靈派別的事,我也只是聽說,反正很厲害。”

        “小環,這城里怎樣?像我可以在城里找個地方立足嗎?你知道我是個修煉者,修煉需要靈石,做點什么事可以掙到靈石?”蕭南是有些為越來越少的靈石焦心。

        “這?”小環打量著蕭南,頓了頓,然后說道:“龍爪城所有能賺取靈石的生意,先都說了,都是青玄門和地煞門在做,你想掙靈石,要么加入青玄門,要么加入地煞門。”

        “沒別的法子了?”蕭南心想,剛入門的弟子掙的靈石哪夠自己和小蟲用的。

        “有倒是有,只是風險太大,一般都是些散修或者路過龍爪城的修煉者才會去做的事,您說你要在這里立足,就不適合了。”

        “你說說看,是去做什么?我先聽聽。”蕭南打斷她的話問道。

        “賭坊,這城里有好幾家賭坊,賭坊里有兩種賭法,一是在賭桌上押寶,二是在擂臺上比武斗法。”

        小環帶著復雜的情緒望著蕭南,想他開口問話,可他仿佛在沉思些什么。

        “你要去賭?我就不說輸了的事。賭贏了,贏得少那叫真贏了,如果贏得多,說不準比賭輸了還輸得多。”

        蕭南尋思著她的話,“你的意思是贏多了,會拿不走?”

        “不是,賭坊很講信譽的,只是那些散修不會放棄謀財機會的,你出了賭坊,就難保你身上的所有家當了,搞不好連命都會搭上,這種事經常發生。”

        蕭南還問了些小事,便拿出銀子打發小環走了,并叫她幫忙把這間房子預定了幾天。

        小環離開,蕭南端著茶杯,想著先前的對話,打定主意先在這城里轉悠觀察幾天后再做打算。

        “不許你去冒險。”

        “什么?”蕭南腦中又聽到一個聲音,他不自覺的扭頭四顧了一下。

        “是我在和你說話呢,你找什么?”

        “小蟲,你現在這樣也能和我交流了?”蕭南總算醒過神來,這聲音正是小蟲的聲音。

        桌上,小蟲爬到蕭南的手上,彎腰喝著他端在手中的茶水。

        “可我們需要靈石,而且需要很多。”蕭南用另一只手輕撫小蟲的身軀。

        “我的爸媽不在了。”

        “我知道。”蕭南想起彤陽派礦山里的兩具龍骨架,那很可能就是小蟲的父母。

        “我父母死去時,在我腦中留下了一絲神識,我修為不夠,只能解開其中的一些,一再的強調,讓我千萬別暴露自己,否則全世界都會成為我的敵人。”小蟲在蕭南手心,依靠在他彎曲著的手指上。

        “別傷心,我會拼命保護你的。”蕭南開口安慰道。

        “我……,”小蟲的聲音在蕭南的腦海中哽噎了一下,“我比你厲害得多,我只有你,你別像個傻子一樣的到處冒險。”

        “我像個傻子?你才多大點啊。”蕭南說到這兒又想起叢林里小蟲變化出的巨大身形,便又改口道:“你才幾個月大,一歲都不到。”

        “我比你大多了,我父母為了保護我,把我封印在那里面,都有成千上萬年了,我在里面就跟在夢境里一般,但也能在里面吸收那座山上的靈氣,只是幾個月前被礦工給挖了出來,封印才被打開。”

        “你現在和我說這么多話,消耗不大么?”蕭南想起上次小蟲對自己說的話。

        “這是我用神識和你交流,當然會有些消耗,不過我也在變強,而且也掌握了很多訣竅。”

        蕭南用拇指揉按著小蟲的頭頂,小蟲微閉著眼睛,清脆甜美的話語繼續在蕭南腦海中響起。

        “我父母還給我留下了一顆他兩揉合出的龍珠,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東西,可我打不開,我修為太低了。”小蟲翹著腦袋望了一下蕭南。

        “這次到縱云山脈,我獵殺很多魔獸,吸納魔魂珠,修為提高很快,我也才解開了一些父母給我留下的神識,從里面學了好些功法。”

        蕭南聽到這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來到床榻前坐下,從懷里掏出自己和師傅的儲物袋,“我這里也有些魔魂珠,拿出來給你。”

        “說風就是雨,別拿出來,先留著。對了,上次給你的龍珠是我從我的本命珠里分割出來的,你可以把所有的東西都放里面去。”

        蕭南聞言,尋思片刻,便把師傅的儲物袋放進了龍珠里。

        從自己的儲物袋里取出一些東西,有幾十顆下品靈石,幾顆中品靈石和一些碎金銀,用普通的布包好,放到一邊。

        同樣把自己的儲物袋也放入龍珠,他知道儲物袋是很寶貴的東西。

        先聽小環說城里常有謀財害命的事發生,自己如今生如浮萍,只得處處多留一個心眼。

        “我想和你說一件事,我要……我要……。”小蟲望著蕭南呢喃道。

        “說啊,你要怎么?”

        “你現在到了城里,我想再回縱云山脈。”

        “剛回來,你又要去,那我們回來干嘛?”

        “我想獨自去,修煉起來會快些,還有我想到縱云山脈深處去。”

        “我想睡覺了。”蕭南氣惱的把小蟲放到桌上,起身到床上躺下,閉上了雙眼。

        “喂!”小蟲跳到蕭南身上,“我在你身上下了神識印記,不管你到哪兒我都能找到你。”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甘肃11选5中奖奖金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幸运赛车计划网 我爱配资网尚牛在线信赖 吉利 股票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炒股开户行选择 甘肃快三遗漏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3d彩吧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 最好股票推荐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2020香港生肖排码表图片 双色球选号规律口诀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哪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