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宣城楊家(三)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宣城楊家(三)

        宣城之人只知楊家楊朗生活放縱,可卻很少有人知道,楊朗平日里為修行的付出有多少。

        二十歲的半步一品境界,便足以證明楊朗的刻苦了。

        這沙盜頭目見手下人被楊朗殺了幾人,自然勃然大怒。他提著樸刀便往楊朗沖去,楊朗再如何厲害,那也是針對大二品境界的高手而言。他半步一品的境界,在沙盜頭目這一品境界的面前自然不值一提。

        “去死吧!”

        沙盜頭目手中樸刀輾轉,往楊朗脖頸斬去。

        楊朗趕緊往一邊躲去,脖頸上卻還是被劃出了一條血痕,不過好在并不致命,只是一條淺淺的血痕。

        “運氣不錯啊。”沙盜頭目冷笑著看著楊朗,如果楊朗剛才再遲一些躲開或者運氣差一些,這一刀便能將他腦袋斬下來。

        楊朗伸手摸了摸脖頸,滿手是血。

        “我一直都認為我運氣很不錯,就如同這一次一樣,最后被殺的人,一定是你們,我一定會活下去的。”楊朗嬉笑起來,目光突然看著沙盜頭目身后,“還不動手?”

        沙盜頭目一怔,隨即趕緊舉著刀往后斬去。可讓他斬中的卻并無半點東西,他后面根本就沒有人。

        “頭領小心!”

        聽著手下人的叫喊,沙盜頭目也終于察覺不妙,趕緊回頭一個側身,而后舉著刀,不過卻只停在半空中,他的胸膛便被楊朗插進了匕首。

        匕首的全部刀刃都插進了楊朗右胸,好消息是沙盜頭目被重創,而壞消息則是他并沒有受到致命傷。

        楊朗的手還抓著匕首柄,沙盜頭目便陡然一掌拍在楊朗胸膛。

        楊朗直接就被拍得倒飛出去,他心頭苦澀至極,剛才所有的出手角度他都想好了。明明是在最刁鉆的角度出手,這是萬無一失的出手角度,可他卻沒想到沙盜頭目竟然會下意識地側身。躲過了左胸膛的心臟被刺穿的下場,而換來的則是右胸膛被匕首貫穿。

        “小雜種,我還真是小瞧了你!”

        這沙盜頭目看著楊朗,他不敢亂動匕首。如果扯出匕首來,他一定會流血不止。

        楊朗往后退去幾步,將張姓老頭護在身后。他看著沙盜頭目冷笑起來:“你仔細察覺一下,你的身子狀況如何了?”

        “是不是腦子里有一股天旋地轉的感覺,很暈眩?”

        沙盜頭目眉頭一皺,隨即臉色大變。因為楊朗說的很對,所以沙盜頭目立馬便反應了過來:“你在匕首上涂抹了毒藥!”

        “你才發現啊?”楊朗冷笑起來,“既然你都知道我是楊家的人,那就要提防我的毒。”

        “卑鄙!”沙盜頭目心頭苦澀至極,宣城楊家,就是靠研制毒藥而成名于西區數城的。

        楊朗聳了聳肩,道:“我還真沒想到自己會讓你這樣的人罵卑鄙,不過也無妨了,因為我至少能夠拉著你陪我去死。匕首上的劇毒雖然短時間里不會致命,可也足以讓你在兩柱香后死掉了。”

        “如果在這期間你動手調動氣勁,更會加劇毒藥在你體內流轉最后攻入心脈的速度。”

        “不若你與我做筆交易,你放了我們,我給你解藥。事后我也不會找你麻煩,就當是在沙漠里認識了你這么一個朋友。”

        沙盜頭目聽著楊朗的話,不得不說,他心頭的確心動了。可隨后他便用力地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過來。

        因為楊家可只做毒藥,從來不會做解藥的。楊朗的話一定是假話,他中的毒沒有解藥。

        所以沙盜頭目冷冷一笑,道:“小雜種,你楊家的家訓你就當我不知?楊家向來只做毒藥,你以為你的話能讓我心動?你以為你能夠騙我?”

        說著,沙盜頭目便歇斯底里起來:“今天就算我死,也要拉著你們墊背!都給我上,殺了他倆!”

        楊朗神色大變,沙盜頭目見楊朗神色變動,更是絕望起來。因為他從楊朗神色上便能讀出,楊朗的確是沒有解藥的。

        雖然沙盜頭目因為中毒而不能出手,可這里卻還有至少十名大二品境界的沙盜。楊朗臉色難看至極,要他一個人對付這么多人自然能行,可張姓老頭的安全他卻管不了了。

        要楊朗在兼顧張姓老頭的同時自保,這便是很難的。可若要楊朗擯棄張姓老頭獨自逃走,他卻也做不到。不管如何,楊家的家風不能丟棄。

        不過如今的局面也輕松了許多,實力最強悍的沙盜頭目不能動手,楊朗的壓力自然少了許多。

        雖然楊朗面對這么多沙盜也一定沒有機會活著離開,可他至少能夠拉上不少沙盜為他與張姓老頭陪葬。

        徐代三人恰巧在這時駕馬而過,衛齊眼尖,便見到了楊朗在與一群沙盜交手。他連忙撥弄韁繩,大苑馬的速度減了半分。

        “怎么了?”

        徐代見衛齊有停下來的打算,于是問道。

        衛齊指著遠處的楊朗那里,道:“徐大哥,我們去搭把手?”

        徐代和馬供奉對視一眼,緊接著徐代便搖頭道:“我們也有要事在身,還是別為了這些不相識的人花費時間。”

        “咱們走。”

        馬供奉看了一眼徐代,雖然徐代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可他卻明白徐代這樣做是最對的。江湖險惡可不是說著玩兒的,恩將仇報的例子數不勝數,更何況,徐代他們也要趕緊抵達宣城拉攏宣城的家族。

        衛齊雖然心中不大樂意聽徐代的話,可也不能反駁徐代。他們三人身上的任務可不輕,為了陌生人而浪費時間耽擱了任務的確很不理智。

        所以衛齊咬了咬牙,最后看了一眼楊朗那里,便與徐代他們駕馬離開。

        楊朗早就注意到了徐代三人,雖然三人隔著很遠,沙盜們也并沒有注意到,可楊朗卻見到了。

        可見到徐代他們離開,楊朗便苦澀一笑。雖然他一開始就沒有對三人抱有希望,可心頭還是不免遐想一番。

        “少爺,你別管我,你走吧!”

        張姓老頭對在面前搏殺的楊朗道,他心頭感動至極,也愧疚至極。自己一個什么都沒有的老仆人,竟然讓少爺為了他而拼了命。

        楊朗沒有回答張姓老頭的話,他搶來一把劍,奮力劈殺了一名沙盜。而楊朗左臂也被劃出了一條長口子,血液直接就浸燃了他白色長袍。

        “小雜種,你到底還是要陪老子死!”

        沙盜頭目冷笑起來。

        楊朗瞥了一眼沙盜頭目,正要說話冷嘲熱諷一下,后腰卻被一名沙盜踢中。楊朗瞬間就岔氣了,根本就提不上力,身子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張姓老頭趕緊沖上去想要撞開沙盜,不過卻被一名沙盜蠻橫一腳踢中,張姓老頭也被踢翻在地。

        “張爺爺,別過來!”

        楊朗正要起身繼續搏殺,卻又被一名沙盜踢中小腹。沙盜頭目走來,一腳踩在楊朗臉上,他冷笑起來:“小雜種,我還有至少一柱香的活命時間,可你卻沒有一柱香時間來活命了。”

        楊朗緊咬牙關,沒有吭聲。

        “既然你都要死了,那老子告訴你我們的身份也無妨。我們便是秋陽幫幫主江濤的人,專程為他劫財掠命。你楊家很厲害嗎?惹到我秋陽幫,照樣是被輕松踏為平地的份!”沙盜頭目因為知道自己要死了,說話也沒有了顧忌。

        一旁的沙盜立馬便提醒道:“頭領”

        “閉嘴!老子需要你來提醒?”沙盜頭目本就抑郁,讓手下打斷了話,便更加暴怒起來。他踩著楊朗的腳更加用力,沙盜頭目臉上也帶著森冷笑容。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任四遗漏统计 广东36选7中了三个号 怎么看股票代码分类 福建快3开奖视频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海南体彩环岛赛电脑板 百家乐赢家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任四 开奖结果排列五 深圳风采app 内蒙古赤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金配资 东方六加一走势图表 在线配资平台咨询天牛宝优越 11选5走势图吉林 七乐彩组号的独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