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返金渝城(四)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返金渝城(四)

        傍晚之后眾人就沒有趕路了,徐代十人再加上孫老板他們商隊中的十多人都圍坐在篝火邊,燒烤著白天在沙漠里打來的蛇。

        小蝶依舊吞服著蛇膽。

        徐代對孫老板問道:“孫老哥,你們要折返回去了嗎?”

        孫老板點頭道:“瓷器已經賣掉了,自然要回去。”

        “許兄弟,你們接下來要去哪兒?”

        徐代沒有隱瞞,道:“我們要去金渝城。”

        “金渝城?”孫老板一怔,隨即道,“恰巧我們也要去一趟金渝城,剛好可以順路一起。”

        “對了,說起金渝城,半個月前金渝城可發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許兄弟你知道嗎?”

        徐代幾人對視一眼,皆笑了笑。他們怎么不知道孫老板想說的大事是什么,自然就是沉江堂被一群人給搗了一個天翻地覆,并且最后還讓他們給離開了。

        不過徐代他們都沒有說,徐代微笑道:“孫老哥你說說看,我說不定還真的知曉一些內幕。”

        孫老板嘿嘿一笑,兩只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對徐代道:“我可是聽說半個月前,金渝城的沉江堂可是遇見了一件大麻煩事兒。據說那天夜晚沉江堂里潛入了一批人,這批人竟然在沉江堂里七進七出,進出沉江堂如入無人之境,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阻攔他們。”

        “而最后沉江堂里的一位老前輩出手相助沉江堂,卻沒想到被那一群人給打壓下去。而最后他們才發現,那老前輩也是那一群人的朋友。而那群人在最后邊給了那老前輩的一個面子,沒有繼續在沉江堂里搗亂,那老前輩也跟著那一群人離開了金渝城。”

        “你們想想啊,沉江堂的靠山就是秋陽幫。而那一群人竟然還能無視掉秋陽幫對沉江堂動手,這是得要多強悍的實力。”

        “并且我可是聽說帶頭的那個人叫做徐代,后來我便注意了這個人,你們猜怎么著?有一次我有幸看見了這位徐代的畫像,他的模樣竟然與許兄弟你有八九分相像!”

        徐代幾人眼神古怪,衛齊和趙秉更是強忍著笑意。突然趙秉就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一笑直接傳染了徐代他們,眾人都笑了起來。

        馬供奉三人也都笑了起來,他們聽說了徐代他們的事跡,自然知道孫老板說的有多么夸張。

        孫老板見徐代他們都笑了起來,便有些摸不清楚頭腦。他只能茫然問道:“許兄弟,你們在笑什么呢?”

        徐代連忙搖頭,說沒什么。不過趙秉卻不管那么多,他直接就道:“孫老板,你可知道你口中的許兄弟不姓許,而是姓徐?”

        孫老板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不過緊接著他便念叨了一下徐代的名字。念著念著,孫老板便如遭電掣,他驚訝地看著徐代他們。

        “許徐兄弟你們”

        孫老板只覺得一切不太真實,畢竟徐代他們被傳得神乎其神,又怎么可能是與他席地而坐吃著粗糙蛇肉的人?

        徐代卻點了點頭,他道:“趙秉說的沒錯,我是徐代。”

        本來沒想著承認這件事,不過既然趙秉說了出來,徐代也便知道繼續瞞著孫老板他們也不好,所以徐代便大方承認了。

        “不過孫老哥你的話可說錯了,我們與那老前輩不是朋友,我們只是他的晚輩。并且我們可沒有實力在沉江堂里殺個七進七出,我們還差點死在了沉江堂,如果最后不是那位老前輩在,你都見不到我們了。”徐代笑著道。

        孫老板驚訝得嘴巴張大,他身邊的孫翠他們更是如此,眾人心頭都很驚訝,沒想到孫老板在荒漠里救下的這一隊人竟然這么厲害。

        “徐徐先生”孫老板想要說話。

        徐代打斷了孫老板的話,笑道:“孫老哥,還是一切照舊,我叫你孫老哥,你繼續叫我徐兄弟就是了。”

        “這我哪兒敢啊!”孫老板當即便搖頭道。

        隨后孫老板認為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對,便連忙捂住了嘴,他臉色蒼白,解釋道:“徐先生,我不是故意拒絕你的”

        徐代失笑道:“孫老哥你說是的什么話?你都叫我了那么多聲許兄弟了,我都沒有介意過什么。你如今改口叫我徐先生的話,我還真的不怎么習慣。”

        見徐代的確不是在開玩笑,孫老板的心情這才安定下來,他壯著膽子試探地叫了一聲:“徐兄弟?”

        “孫老哥。”徐代笑著點頭道。

        孫老板大喜,他道:“看來我老孫回去之后也有資本吹牛了,等我回去之后逢人便說我與徐兄弟你一路過,并且你還認識我。”

        徐代一怔,隨后失笑道:“孫老哥你可別照樣做,不然我可不能保證沉江堂或者是秋陽幫的人會不找你的麻煩。”

        孫老板愕然,考慮到徐代說的的確是實話,他這才住嘴。

        不過隨后孫老板便想到了徐代之前說的他們要去金渝城,所以孫老板立馬便反應了過來,他問道:“徐兄弟,你們去金渝城,莫不是還要報復沉江堂?”

        徐代點頭道:“沉江堂與我們有大仇,我們必須去報仇。”

        “李夢便是死在沉江堂手上的。”

        孫老板明白了徐代他們去金渝城的原因,不過還是勸道:“徐兄弟,你們還是聽我一句勸吧,沉江堂的背后是秋陽幫。你都說了上一次你們去闖沉江堂差點被留在那里,這一次為什么還要去?別去了吧。”

        徐代搖頭笑道:“孫老哥,在你心中我們就是那種沒有頭腦的莽夫么?沒有一點把握,我們可都舍不得跑去沉江堂送命。你放心吧,既然我們打算去沉江堂,那就證明我們又不小的把握。”

        孫老板神色猶豫,不過他最后還是開口道:“徐兄弟,不是孫老哥澆你冷水,如今沉江堂可又換掉了堂主,實力比起江濤堂主來只強不弱,雖然聽說也是大一品,可你們想要去沉江堂報仇,卻也會面臨很大的困難。”

        這消息徐代自然從陳家主他們那兒聽過,所以徐代點頭道:“孫老哥你放心吧,只要不是超脫大一品的通幽境界,便沒有什么大礙。”

        “聽說如今的沉江堂只有兩名大一品高手坐鎮,不然我們也不會輕易去的。”

        孫老板驚得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是只有兩名大一品境界的高手?徐兄弟,你可知道兩名大一品境界的高手意味著什么嗎?”

        徐代笑道:“我自然知道,孫老哥你就放一百個心吧,不必擔心我們。”

        孫老板見徐代這么堅決,也知道勸不動徐代他們了,所以孫老板便嘆了一口氣,道:“既然我勸不了你們,那也就不勸了。”

        徐代他們微微一笑,孫老板是個實在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不過徐兄弟,我還有一些話要提醒你們。”孫老板抬起頭看著徐代他們,道,“我聽說如今金渝城內滿城都是你們的畫像,如果你們真的鐵了心要去找沉江堂報復的話,最好不要用本來面目,可以稍微易容一下。”

        說著,孫老板便讓女兒孫翠去一頭駱駝背上的行囊中拿出了一個布袋。孫老板將布袋遞給徐代他們,道:“這是我家翠兒很久以前纏著我買來的幾張粗劣面皮,徐兄弟你們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就將這東西送給你們了。反正也不值幾個錢,徐兄弟你們就不必拒絕了。”

        徐代心頭微微感動,這面皮就算做工再如何粗糙,沒有百兩銀子也很難拿下來。這布袋中一共有八張面皮,再怎么說也值上千兩銀子了。要知道,孫老板他走一趟生意,雖然也能賣出不少銀子,可真正能夠掙到手的也不過是千兩銀子出頭。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极速赛车技巧 群英会任三诀窍 浙江20选5开走势图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 2020033期福彩3d开奖号 山西快乐十分基本走 海南4 1走势图 排列三杀号彩宝贝 配资网上上盈实盘配资 股票指数交易 白小姐四肖必选期期 股票交易数据 福建体彩大星31选7 河南快三购买网址 福35选7走势图辽宁省 排列三走势图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