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三十章 偽造陰曹(一)

第一百三十章 偽造陰曹(一)

        翌日清晨,方家的人便到了陳家。顯然方家對于陳家終于抓到了文玉的事情也很重視。

        方家主與方正還有一干方家高手來了陳家,其中徐代便見到了昨夜一起行動的黃稻和黃鈺兄弟。

        與他倆打了一聲招呼,徐代他們便在陳家主的帶領下去了地牢。

        進了地牢之后,徐代便見到在最里面牢籠里的文玉早就醒來。此刻他手中正拿著陳家主給他留下的水壺,雙目呆滯地看著前方,他在發呆。

        聽見了地牢的鐵門被打開的聲音,文玉便反應回來。他雙手抓住了面前牢籠的鐵欄桿,叫道:“你們是誰!放我出去!”

        陳家主與方家主走了進來,文玉自然認識這二位,緊隨其后的還有方正。

        方正一見到文玉便控制不住了,他一下子撲到關押著文玉的牢籠面前。比文玉搖晃鐵欄桿的動作還要劇烈,他怒聲罵道:“畜牲!你還我大哥命來!”

        方正本就與方瞳長得相似,在這樣昏暗的光線之下,文玉便以為是方瞳。他嚇得一下子就坐回去,不停地叫著:“不是我害死的你!方瞳,你滾!”

        徐代眉頭皺著,還是方家主壓制著怒火走到方正邊上,將方正給拉開。

        陳家主一臉冷笑地走去了牢籠面前,他手中拿著一柄刀:“文玉,你已經被抓住了,你如果還不承認一些事,你一定會死在我陳家。”

        方家和陳家費盡力氣將文玉抓來,自然是要文玉承認他參與殺掉方瞳的事情中。這種事情只要文玉承認了,占星坊不管如何狡辯都沒有回天之力。所以兩家才會這樣做。

        文玉看著陳家主,沉默了片刻的他突然開口道:“放屁!我有什么要承認的!”

        陳家主冷冷一笑,道:“事已至此你還不承認?”

        說著,陳家主就要打開牢籠走進去。

        不過卻有一只手放在了鎖上,陳家主抬眼看去,原來是徐代的手。陳家主不由得問道:“徐先生,怎么了?”

        徐代道:“陳家主你冷靜一下,文玉這人可不能輕易殺了。”

        陳家主一怔,隨即便笑道:“徐先生你誤會了。”

        陳家主自然不可能沖動地進去將文玉殺了,畢竟文玉是指證占星坊的最重要的人,不能出事。他只是想要嚇唬一下文玉。

        不過文玉卻靠在最里面,滿眼冰冷地看著陳家主他們:“我什么事情都沒有做過,需要承認什么?”

        方家主心頭怒火翻滾,不止是他,全部方家的人都想要將文玉殺了。不過他們殺不得文玉,他們需要文玉。

        方正在最后面咬牙切齒,陳漁緊緊握住方正的手,讓方正顯得理智一些。方正雖然暫時沒有發作,可他也早就到了發作的邊緣。

        獨臂的衛齊把玩著地牢中的稻草,直接便坐在地上。殺人他自然在行,可要審問什么,還是要交給徐代他們。

        最后還是徐代站在牢籠面前,看著一直冷笑的文玉,徐代道:“你如果承認了,我們就不會殺你。雖然你不承認這件事情我們也不會輕易殺你,可我們卻能夠保證,你接下來的日子一定不會好過。”

        文玉的眼神一動,他看著徐代。徐代以為文玉動搖了,所以便等著文玉開口。

        誰知文玉開口說的話卻不是徐代想的那樣,文玉冷笑道:“我認得你,你就是當天晚上在柳林中殺掉方瞳兄弟的人!”

        徐代氣得牙癢癢,身邊的人自然不會相信文玉的話。徐代手上的金剛鏈一動,將文玉的脖頸纏繞住,緊接著徐代用力一拉,將文玉拉到了面前的牢籠處緊緊貼著。

        文玉臉上的冷笑依舊沒有消退,他道:“你殺了我啊。”

        徐代輕笑一聲:“我還從未見過你這樣的無賴。”

        話音落下,徐代的另一只手上便出現了匕首。不過想了想,徐代又將匕首放下,他都不要陳家主動手,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動手?

        文玉笑道:“方伯伯陳家主,你們被騙了。其實這一群人就是殺掉方瞳兄弟的罪魁禍首,你們怎么能夠信任他們?”

        “不若你們現在就將我放出來,我與你們一起將這些殺人兇手抓住,給我死去的方瞳兄弟一個交代。”

        方家主冷笑一聲:“文玉,事已至此你還不想承認?”

        說著,方家主便想要從身上摸出來些什么東西。徐代眼疾手快,直接就拉住了方家主的手。

        方家主愕然看著徐代,只見徐代輕輕搖頭。徐代心頭已經有了定計,并且他知道方家主一定是想要拿出那張白布給文玉看讓文玉死心,不過徐代卻有更好的計劃。

        見方家主一臉不解地看著自己,徐代便附在方家主耳朵邊上,輕聲說了幾句話。緊接著方家主便點了點頭,他在身上摸索的動作便停止了。

        “文玉,是不是要我們再找來一些人和你對質,你才會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陳家主神色太過陰沉,他也到了爆發的邊緣。

        文玉這樣嘴硬,的確讓他心頭憤怒。

        文玉依舊是軟硬不吃,他神色不為所動。徐代的金剛鏈從他的脖頸上脫落后,文玉便又坐回了墻角靠著。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們竟然都聽信了這些家伙的話,對我動手。”文玉一臉的沉痛,他對方家主道,“方伯伯,方瞳兄弟的死我也很悲痛,可如果就因為我沒有機會給方瞳兄弟上一柱香你們就冤枉我,的確很讓人寒心。”

        “我知道你們想要找出真正的兇手為方瞳兄弟報仇,我也一樣。我這幾天寢食難安,想的就是為方瞳兄弟報仇。可如今真正的兇手就在你們面前,你們卻相信了他們,這讓我都不免為方瞳兄弟感到不值當。”

        徐代站在一龐已經不說話了,他突然發現聽著文玉睜著眼睛說瞎話也是很消遣時間的事。至于審訊的事情,徐代早就有了計劃。

        雖然文玉清醒的時候這樣嘴硬,但是他卻不可能一直嘴硬下去。而辦法,徐代早就胸有成竹了。

        方家主身子輕輕顫抖著,顯然他也被文玉這樣厚臉皮的樣子給氣到了。

        “閉嘴!”

        文玉一怔,隨后突然就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來:“方伯伯你怎么能這樣呵斥我?我也是為了方瞳兄弟的死而絞盡腦汁尋找兇手的人,你這樣對我,可會寒了我的心啊。”

        “并且,你們怎么就確定是我害死了方瞳兄弟?我與方瞳兄弟的關系方伯伯你一定知道啊,我怎么可能害死方瞳兄弟?”

        方家主閉上了眼睛轉過身去,文玉卻得寸進尺起來:“就算我真的是害死方瞳兄弟的兇手,可你們有證據嗎?我現在是占星坊的人,你們要是動我分毫,你們可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徐代他們靜靜聽著文玉說著這樣的話,接著便又聽見了文玉猖狂的大笑聲。

        這聲音的確很刺耳很諷刺,文玉這樣一個與方瞳稱兄道弟的人就是害死方瞳的元兇,徐代他們暫時卻拿文玉沒有辦法。

        就算眾人都心知肚明,可沒有證據,就不能對占星坊動手。就算他們能夠殺了文玉,可文玉一死,方瞳的死陳漁他們被堵截的事情也就永遠沒有真相大白的機會了。就算有楊輝一個人指證,可想要讓占星坊的人認清事實也是不可能的了。

        陳家主看了一眼徐代,徐代嘴唇動了動,無聲地給陳家主說了一句話。隨后陳家主便點了點頭。

        方正在方家主的示意下一個箭步走到文玉面前,重重一拳打在文玉腦袋上,文玉便昏死了過去。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炒股哪个平台比较好 江西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幸运农场中了七个号多少钱 中小板股票推荐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统计 河北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 甘肃快3正文 贵州快3开奖视频 台湾六福彩资料网址 浙江20选5走势图风采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大星 最新pk10计划安卓版下载 炒股开户哪家好 一定牛内蒙古11选5 新华锦股票 快三稳赢计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