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證據(四)

第一百二十一章 證據(四)

        徐代又見到了袁太極,他也將事情告訴了袁太極。袁太極聽后更是毫不遲疑地就自告奮勇,說是必須要跟著徐代做這件事。

        徐代只找了袁太極和張再起兩人,就并沒有給別人說過這件事了。畢竟他不要數量,諸如趙秉這樣的話嘮,徐代就不能帶他去。萬一在做正事的時候趙秉說漏了嘴,徐代的計劃不就被破壞了?

        張再起的話很少,徐代不怕張再起會說漏嘴。而袁太極的身法能夠與大一品境界的徐代媲美,如果有人察覺了不對勁想要逃跑,徐代和袁太極二人也能夠追上。這就是徐代深思熟慮之后只要帶兩人的原因。

        將袁太極和張再起確定下來后,徐代便去了小蝶的房間想要將小蝶叫醒。徐代走到門口抬手敲響了房間大門,隨后便響起了小蝶的聲音來:“請進。”

        徐代推開大門,只見小蝶捧著一柄劍正在胡亂劃東。

        小蝶一見來人是徐代自然大為興奮,她對徐代行了一禮,道:“師父早上好。”

        “早上好。”徐代微微一笑,指著小蝶手中的劍,笑著問道,“這是誰給你的?”

        “是陳漁姐姐送我的,她昨晚聽我說我想練劍,就在隨便去找了一柄劍送給我了。”小蝶如實說來。

        徐代從小蝶手中接過了劍,劍并不沉,徐代試著拿著這柄劍在桌上一刺,結果便是桌面被這柄劍輕而易舉刺出了一個洞來。

        徐代心頭驚訝于這柄劍的鋒利,同時徐代也知道陳漁絕對不是隨便找的一柄劍送給小蝶的。這劍應該很有來歷,結果還是讓陳漁拿來送給小蝶了。

        徐代伸手揉了揉小蝶的腦袋,笑道:“有時間去謝謝陳漁姑娘,這柄劍可很不錯,她一定是專心為你挑選的。”

        小蝶驚呼了一聲,隨后趕緊點頭道:“我知道了,師父。”

        徐代道:“你站著,我教你劍法。”

        小蝶依言站在房間中,徐代拿來了一支筷子充當劍,他當著空便舞動了筷子,小蝶目不轉睛地看著徐代的手法,手上自然也不自覺地跟著學了起來。

        徐代使的是當初他從一位老婦人手中學來的劍法,當初那位行將就木的年老女俠可是要徐代答應他給他找一位傳承她劍法的徒弟,徐代也滿口答應。

        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年老女俠與徐代教授鴻烈西域刀法的刀法主人曾經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感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緣分使然,徐代將西域刀法教給了鴻烈,將年邁女俠的劍法教給小蝶。

        他相信這劍法與刀法一定能夠在小蝶與鴻烈手中大放異彩,讓已經被江湖遺忘的兩位已死去許久的老前輩再次聞名江湖。

        趙淑韻不知什么時候來了小蝶的屋子,她看見徐代正在舞動筷子,舞動的軌跡好像是徐代在施展劍法,所以趙淑韻便沒有出聲打擾徐代,而是一直靜靜看著徐代的劍法的舞動,也跟著小蝶一樣用手劃著學了起來。

        等到徐代停下來后,趙淑韻這才笑著道:“徐大哥教導的劍法真厲害。”

        徐代回過頭,這才見到趙淑韻不知何時來了小蝶的房間門口,此刻正依靠門邊看著徐代。

        微微一笑,徐代道:“淑韻你來得正好,我正要教小蝶劍法,既然你也來了,你們倆就一起學習,也好在劍道這方面互相鼓勵互相學習。”

        趙淑韻自然不會拒絕,她一直都是不喜女紅,偏愛武藝。聽徐代有這樣的意思,趙淑韻便連忙點頭:“多謝徐大哥!”

        看著趙淑韻徐代一臉驚喜的模樣,徐代啞然失笑,最后打趣道:“淑韻,你這樣下去可沒有多少男子會喜歡啊。人們都喜歡溫柔的女俠,可不喜歡偏好打打殺殺的女俠。”

        聽出徐代的玩味,趙淑韻紅著臉,她不知道該說什么反駁徐代。過后徐代便笑道:“不過有一個衛齊就不錯了,對吧淑韻?”

        這句話更是讓趙淑韻漲紅了臉,趙淑韻掩面不敢看徐代,但是小蝶為趙淑韻打抱不平起來:“師父,你怎么能這樣笑話淑韻姐姐呢?衛齊大哥與淑韻姐姐是兩情相悅,我們不能笑話他們。”

        徐代笑著揉了揉小蝶的腦袋,笑道:“你淑韻姐姐也沒有什么氣惱啊。”

        趙淑韻干脆直接捂住耳朵站在房間里,她自然不會離開房間。畢竟徐代還要教導她劍法,以徐代的身家,要教導的劍法一定不會太弱。

        果然如此,徐代教導的劍法讓趙淑韻大為驚喜。剛才趙淑韻見到的第一式是最簡單的,卻也讓趙淑韻覺得很厲害了。

        徐代一直教著劍法教到了中午,這才見到陳家主走到了宅院中。

        徐代對陳家主打著招呼道:“陳家主。”

        “徐先生。”陳家主看見了徐代,笑了笑道,“早上徐先生讓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好了,這上面是一大半斷月湖高手如今所在的地方,他們下午應該也不會到處走動。其中,以斷月湖舊址的斷月湖高手居多,那里的高手都是最懷念斷月湖,也是最抗拒占星坊招攬的高手。”

        “所以如果徐先生你們對那里的斷月湖高手動手,一定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從他們身上下手,他們一定會將你們當做占星坊的人,最后活著出去的人便會說占星坊的壞了。徐先生你的計劃也就能夠達成了。”

        徐代輕輕點頭,道:“陳家主放心,此事我一定辦妥當。”

        “有勞徐先生了。”陳家主道,“等事成之后我會宴請徐先生你們,以此作為感謝。”

        徐代擺手笑道:“這就不必了。我也剛好有一件事情想要對陳家主說。”

        陳家主道:“徐先生請說。”

        “是這樣的,昨夜陳漁姑娘聽我弟子小蝶說她想要一柄劍練習劍術,便去了陳家找來了一柄輕盈卻極為鋒利的長劍。我知道這柄劍一定很不一般,所以便厚著臉皮想要將此作為陳家主對我們的答謝,也好過日后見到這柄劍時,我與小蝶會想起這是陳漁姑娘私下送來的寶劍,心中有愧。”徐代對陳家主道。

        陳家主一愣,結合徐代說的話,他想了一會兒便道:“此劍曾是我陳家的一位老祖宗的佩劍,只不過老祖宗已經歸天,這柄劍放在我陳家的寶庫中已蒙塵許久了。”

        徐代一聽陳家主的話,便想著將小蝶得到的劍還給陳家主,不過陳家主卻猜到了徐代想要說什么,他擺手笑道:“徐先生你就不要想著歸還這柄劍了,這柄劍一直放在陳家也不會有人用,還不如送給徐先生的弟子,相信老祖宗的劍一定能在徐先生弟子手中大放異彩,讓整個長洲為之側目。”

        徐代微微一笑,見陳家主沒有收回那柄輕劍的打算,徐代這才放心下來。他自然不想歸還這柄劍,因為這柄劍很適合現在的小蝶。

        陳家主對于徐代笑道:“徐先生,我看你弟子房間中還有一位姑娘跟著你學劍,等我晚上便去找一柄劍來送給她。”

        徐代一怔,以陳家主這樣的人的目光,送出來的劍一定不會是平庸的東西。想到了趙淑韻的確沒有一柄好劍傍身,徐代便沒有拒絕,他對陳家主點頭,道:“既然這樣,那就多些陳家主了。”

        陳家主微微一笑,將手中準備了一上午的寫有斷月湖高手的長相與稱呼,以及他們在斷月湖中的位置的紙張交給了徐代:“徐先生,有勞你了。”

        徐代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將張再起和袁太極找來。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天津 股票怎么看历史走势 江苏快三遗漏号码参考表 河南22选5技巧 福彩3d开奖300期 时时彩猜必出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稳定计划 广西快3开奖预测号码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重庆时彩包胆是什么意思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走势图沪指 极速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