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八十六章 大漠沙盜(二)

第八十六章 大漠沙盜(二)

        眾人圍坐在篝火堆旁,尸體被他們丟下沙丘。等到第二日,養足了精神的眾人便上路了。

        “徐大哥,你們不如去我陳家做做客?這里距離陳家也沒有多遠的路程。”陳漁對徐代道。

        徐代搖頭道:“不必了,如今我們已經徹底和沉江堂對立起來,如果讓沉江堂得知了你們會收留我的隊伍,你們一定會被沉江堂報復。”

        陳漁雖然想請徐代他們去陳家做客好補償一下徐代,不過見徐代并沒有這個意思,她也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徐代說得沒有錯,如今他們和沉江堂的確已經撕破了臉皮。可以說只要是與徐代扯上關系的人,一定是不會被沉江堂輕易放過。也好在陳漁和方正的身份并未暴露出去,否則兩人身后的家族一定會遭受不小的打擊。

        沉江堂是秋陽幫分會,其能量雖然沒有總會秋陽幫大,可卻也不是一般的家族勢力能夠比擬的。

        殊不知此刻的沉江堂也迎來的不小的麻煩,本來沉江堂堂主迎娶了絕美女人林初瑤,是沉江堂上下皆大歡喜的事情。可沒過幾天便來了兩名不速之客,這兩人的組合看起來極為怪異,是一老一少。

        一開始這一老一少并沒有挑釁沉江堂,并且老人說要帶著弟子拜訪一下沉江堂堂主。可是兩名看守沉江堂大門的高手卻極輕視老人和小孩,并且嘲諷過后就要抽刀將這一老一少殺掉。

        老人見自己開口閉口都極有禮貌,卻被這沉江堂的高手一言不合就打殺。所以本來想著來沉江堂玩玩兒,帶著徒弟來見識一下的老人便收起了心中以和為貴難得出現的心思,直接就將這兩人殺了。

        這一殺可轟動了整個沉江堂,沉江堂為之震動。本來在大喜之日很開心的沉江堂堂主直接就帶人殺了出來,本來以為老人會死在沉江堂門口,可最后的結局卻讓沉江堂堂主感到不可置信。老人竟然殺掉了不少沉江堂的高手,并且這還是在老人并未徹底下殺手之下的情況。

        老人似乎就是要磨練小孩,所以多大數的沉江堂高手都被他斷掉了雙臂,拿來當作人樁給孩子練刀。

        當天沉江堂堂主就差跪下給老人求饒,好在最后老人并沒有追究這件事,他只是提出要沉江堂堂主每日送來三名沉江堂二品境界的高手給自己徒兒喂招,在沉江堂堂主私下答應之后,老人這才帶著徒弟在沉江堂住了下來。

        沉江堂堂主愁啊,畢竟這一老一少住在沉江堂內,對他來說是壞處多于好處。每日要三名二品高手,就算沉江堂家底再雄厚,也經不起老人這么折騰的。

        可沉江堂堂主卻沒有辦法,他如果不答應老人的要求,等待他的就是老人徒弟手中的犬神刀。沉江堂堂主平日里作惡多端,今日也終于被人給作惡了。

        “二師父,我們能不能離開這里?”

        沉江堂中的一處宅院里,孩子放下了手中犬神刀,對正目不轉睛看著他練刀的老人問道。

        老人一愣,瞪眼道:“離開這里干什么?好不容易找到能給你喂招的人,離開了這里我從哪里給你找這么多練氣士去?”

        對于孩子叫自己二師父,老人全然沒有在意了。雖然一開始的確很不喜歡這個稱謂,不過后來轉念一想,二師父不也是師父嗎?所以老人便半推半就默認了孩子的叫法。

        孩子苦著臉道:“這些人又沒有作惡,萬一他們是好人呢?好人若是被我就這樣殺了,我就罪過了。”

        老人笑道:“你以為這沉江堂是秋陽幫呢?就算是秋陽幫,如今也變了很多,秋陽幫的幫主早就管不過來了。而一開始作為秋陽幫分會的沉江堂的確是秉承著救苦救難的念頭經營,可后來越經營越叛道離經,到現在已經成為了這方土地的惡霸。可以說沉江堂堂中的所有人都不是好人,這些人手中或多或少都有無辜的人的命。”

        “再說了,就算沉江堂中也有好人,那就殺不得了?在這樣的世道,好壞的定義本來就模糊,每個人都會以為自己做的事是對的。你想要有所提升,就一定要多實戰。你有你殺人的道理,那你做什么都是對的,憑借自己的喜惡做事,那你做的事就不會是壞事。”

        孩子認真地聽著老人說的話,最后這才眨著眼睛,道:“二師父,我覺得你說的第二段話的第一句很對。可是后面的話我就覺得不對了。”

        “我如果只憑借自己的喜惡做事,一定會做下惡事的。”

        老人翻了翻白眼,道:“我懶得和你扯這些話,你知道我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我給你透露一些事,這些天我打聽到了一些關于你那師父的事。他們得罪了沉江堂,沉江堂已經全面查找他們。如果你不想你師父他們面臨更多的對手,你自己應該知道要做什么。”

        孩子笑了笑,雖然心中還是對老人要沉江堂堂主每天送來人樁喂招的事情抱有抵觸,可他還是重新撿起了刀來。

        老人最后說的話無疑是讓孩子繼續練刀的關鍵,雖然與師父分開了足有大半個月,可孩子無時無刻沒有想著回到他師父身邊。只不過這老人曾經答應過他,只要孩子的實力達到了老人給他制定的標準后,老人便會放他走。如果沒有達到,那么孩子就不能出師,也就一直會留在老人身邊學藝。

        “不該給這小家伙制定大一品境界作為目標的,應該讓他提升到通幽境界才差不多可以出師。”老人看著孩子發狠練刀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對孩子制定的出師實力。

        孩子每每都會給老人驚喜,一開始給的驚喜是對刀的掌握,之后便是對提升實力的執著。老人曾經見證過孩子兩日不吃不喝站在太陽下的沙漠上苦苦練刀直到脫力昏迷過去。只要有老人的幫助,相信孩子提升到大一品境界只需要三年左右。

        “真是一副上好的練刀骨架。”老人咂咂嘴,心中不免也羨慕著自己這個徒弟的天賦。他要是有徒弟的天賦,年輕時的成就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甚至是沖到那向來只是聽說卻并未見證過的人仙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們必須將這幾日發生的事情都如實匯報向總會,不能有任何拖沓。”沉江堂堂主叫來了一名心腹手下,“我即刻寫一封書信讓你帶去總會,務必要大哥親啟這封書信。”

        沉江堂堂主口中的大哥便是秋陽幫幫主,當初沉江堂堂主也是與秋陽幫幫主創立秋陽幫的元老之一。

        只不過當初親如手足的一干元老到了如今,有的死在了發展秋陽幫的過程中,也有的死在了仇家的暗殺里。活到現在的元老們也早都將當初的情誼拋之腦后,唯有秋陽幫幫主還以為當初的情誼比金堅,還傻乎乎地相信與縱容著元老們。

        這名心腹點了點頭:“堂主放心,此事小的一定辦妥。”

        堂主點了點頭,取來了紙筆便龍飛鳳舞地在宣紙寫下字跡。

        “此事就算是大哥知道了,也一定沒有任何辦法。只是這高手在沉江堂待著的信息我必須給大哥說,否則每日殺掉三名二品高手這件事被他知道我沒有給他說,他一定會對我有成見。”沉江堂堂主并沒有因為有人在就有什么避諱,這個心腹他極放心,“我現在還不能讓他對我不滿,因為我還要借助他的力量。”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第十四届海南环岛赛 江西11选五5开奖官网 陕西11选五中奖规则表 北京时时彩一天几期 pk10预测计划 甘肃快三数据分析 彩票如何知道自己中奖 炒股高手一年能赚多少 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买股票怎么开户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亚洲彩票app下载 铂利百家乐论坛 3d过滤缩水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