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七十四章 斷腿再續(三)

第七十四章 斷腿再續(三)

        “這錢袋是我撿來的,如果你非要逼問下去的話,也只有這一個答案。”趙秉一副準備慷慨赴義的表情,冷聲道。

        方正卻冷冷一笑,拿著劍的手掌再度加深了一分力量,趙秉下巴的血流得更厲害了。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隨便什么人都能夠在路邊撿到錢袋?”方正顯然不是一個真正的笨蛋,他目露兇光。

        趙秉見方正真的有要動手的動作,于是趕緊道:“這錢袋是我從一個女人身上拿來的,你別殺我!”

        趙秉可不想白白死在街上,他身上還有血海深仇。飛鳳城趙家被徐代仇家滅掉的仇恨,他必須親手報了。

        不過趙秉也留了一個心眼,便是想要將這個人吸引過去,只要到了客棧,大二品實力的方正必然會被徐代輕松放倒。

        趙秉這樣做可不算是出賣了陳漁,相反,他這還算是變相地將陳漁的仇家吸引過去除掉,是幫了陳漁一個大忙。

        方正見趙秉說的這句話中規中矩聽起來也不像是假話,這才收起長劍,一把將趙秉拽了起來。

        趙秉將紗布和小葫蘆撿起來,這才道:“錢袋是我從一個女人身上拿來的,那女人現在在我所在的客棧里。”

        “你沒有同伙?”方正問道。

        趙秉搖了搖頭,他怎么可能說還有一大堆人在房間中等著他倆的大駕光臨?

        方正冷聲道:“帶我去!”

        “別想著耍滑頭,我既然能夠擊敗你第一次,那就會有第二次。如果你耍了我,你一定會死在我手上。”

        趙秉冷笑一聲沒有作答,就這樣,趙秉心中想著等會兒要如何處置這傷了他的方正,帶著方正走去了客棧。

        兩人一路上自然不可能有話題,不過趙秉不時看見方正在摩挲著陳漁的錢袋,眼中也沒有趙秉想象中那種即刻就要見到仇家的興奮神色,趙秉對此不由得有些愕然。

        不過既然陳漁說方正是她仇家,趙秉也不會去懷疑。等兩人走到了客棧,方正這才冷笑著道:“說吧,你還要騙我多久?”

        趙秉一愣,看向方正。方正沒有動手,而是指著趙秉手中的紗布,道:“你在客棧中絕對還有同伙,你身上沒有傷口,所以你用不上這種紗布。”

        趙秉沒想到方正觀察得竟然這么仔細,所以心頭大驚,臉上的表情也因此有了一些變動。

        方正心中更是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不過他并沒有轉身離開,畢竟此事關乎陳漁,方正覺得自己為陳漁涉險也是應該的。

        “你最好別想著陰我,否則我會讓你后悔的。”方正對趙秉冷聲道。

        趙秉盡量裝出一副掏心掏肺的模樣,對方正道:“你放心吧,我的同伴都受傷了,他們一定不會對你動手的。況且,我還在你手上,等會兒更是不可能打起來。”

        方正沒有再說話,只是踢了一腳趙秉的小腿,示意趙秉帶著他去房間。

        趙秉老老實實將方正帶到了房間門口,這才在方正的示意下敲響了門:“徐大哥,我將紗布買回來了。”

        屋內的人聽見趙秉的聲音,便走來打開了門。開門的趙淑韻見到趙秉身后還跟著一個人,不由得一愣。

        不過緊接著方正便一巴掌拍在趙秉身后,趙秉砸在趙淑韻身上,兩人倒在地上。

        在房間里的徐代幾人沒想到有人找上門來了,不過徐代的反應很快,瞬間便往方正掠去。

        “放了她!”

        方正一眼便看見了在桌邊已經睡著的陳漁,以為陳漁是被下了藥此刻昏迷不醒的方正勃然大怒,一劍朝徐代刺去。

        徐代先于方正一步將方正的長劍打掉,隨后金剛鏈便將方正雙手緊緊束縛住。不論方正如何反抗,都沒有掙扎開的跡象。

        方正心頭大驚,沒想到實力真的強悍的人都會淪落到做歹人迷暈別人的地步。更讓他心中驚駭的是被金剛鏈束縛住的他實力下降了不少。

        徐代一腳將被金剛鏈捆住的方正踢翻在地,這才看著趙秉問道:“有沒有事?”

        趙秉搖著頭走到徐代身邊,用力踢了一腳方正,這才罵道:“你不是挺橫的嗎?現在不也是我們的階下囚了?”

        方正看了一眼熟睡的陳漁,冷哼了一聲:“沒想到堂堂一名一品高手,竟然還會做這種綁架女子的下作勾當!實在是讓我不齒!”

        徐代猜到方正指的是陳漁,便疑惑地看向了趙秉。趙秉冷笑道:“徐大哥別聽他的話,這家伙才是歹人。”

        “他就是陳漁所說的仇家。”

        徐代點了點頭,方正卻愣神了,他注意到趙秉的話:“你怎么知道漁妹的名字?”

        “漁妹?你叫得可真親熱啊。”趙秉冷笑起來,忍住再給這家伙一腳的想法,“你當我不知道你和陳漁姑娘是仇家?”

        “來來來,你來寫陳漁姑娘的名字,你寫出來了我才相信你的鬼話。”

        方正心中已經隱隱想通了事情,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他道:“這可能是一個誤會。”

        “誤會?”趙秉抹了一把還在流血的下巴,罵道,“去你的誤會!老子都被你用劍指著,還差點死在你手上,你現在才知道這是一個誤會?”

        見趙秉反應激動,方正再次苦笑一聲,道:“這的確是一個誤會”

        “閉嘴!”

        趙秉踢了一腳方正,從方正手中搶過了陳漁的錢袋。

        方正道:“你們如果不相信的話,等到漁妹醒來,可以問問她,我到底是不是她的仇家。如果我真的是,那我甘愿引頸受戮。”

        徐代眉頭一皺。

        “你們既然知道漁妹的名字,就一定沒有對她動手,這一點我能夠確信。”

        方正不停說話,趙秉最后聽得煩悶,這才道:“你要陳漁姑娘和你對證是嗎?”

        方正點了點頭。

        “好,那我現在就叫醒她。”徐代說著,便走過去想要叫醒陳漁。

        趙秉卻攔住徐代,他道:“徐大哥,讓陳漁姑娘自己醒來。這家伙在街上不由分說就給我一劍,如果不是我早有防備,我都沒有命回來見你們了。”

        看著趙秉下巴淌血,徐代也知道趙秉對這方正的怨氣,所以徐代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方正猜到了事情真相,所以也沒有對徐代他們惡語相向了。既然趙秉都這樣說了,方正便只有等著陳漁醒來。

        終于找到了陳漁,方正心頭自然大喜過望。對于自己被人用金剛鏈綁了起來,方正竟然將此事拋至腦后。

        “趙秉,給袁太極換一換紗布。”徐代對趙秉道,他見趙秉時不時就會踢方正一腳,所以便想了這么一個辦法讓趙秉忙起來。

        恰好袁太極腿上的紗布也被血染紅了不少,換紗布也是應該的。

        趙秉拿著紗布走了過去,方正看了一眼袁太極的雙腿,問道:“他的雙腿怎么了?”

        趙秉回頭看了一眼方正,冷哼了一聲。

        倒是徐代回答道:“被仇家打斷了。”

        “這位朋友還真是堅強。”方正笑了笑,“是漁妹幫你們處理傷口的吧?她身上還有一些血跡。”

        徐代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話。方正卻繼續道:“從小她就對醫學方面有不少的興趣,曾經小時候我與她上山打獵被野獸咬傷,也是漁妹幫我處理的傷口。”

        “你就繼續編,待會兒陳漁姑娘醒來后,我看你還有什么好說的。”趙秉輕手輕腳地為袁太極換下了紗布,聽著方正的話,讓他不由得冷笑著道。

        方正笑了笑,目光看向了陳漁。只見陳漁睫毛輕輕抖了抖,顯然是要醒來了。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 福建22选52033期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 海南4+1开奖官网 理财通官网 福彩快乐10分怎么玩法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遗漏 股票的涨跌是由什么 宁夏十一选五的平台 配资犯法吗 体彩排列3三天计划投资 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查询 乳山股票配资 山西快乐10分预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