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三十八章 滅派(二)

第三十八章 滅派(二)

        徐代眼神看去,只見金龍門門主往回拼命跑去。他終于知道徐代的恐怖,臉上的表情早就被驚恐取代。

        此刻金龍門門主心中想法便是盡快回到金龍門去,然后發動整個金龍門,將徐代三人殺掉。一品高手再厲害,也架不住人多,只要人手眾多,便可以消耗其力量。尤其是煉體者,煉體者可不像練氣士一樣能夠在交手時靠取吸納氣機補充自己,所以大多煉體者與人交戰都會速戰速決。

        “你跑不掉的。”徐代緊跟在金龍門門主身后,趙秉和衛齊兩人雖然被一大群金龍門高手拖住,可卻沒有性命危險,兩人還能夠支撐許久。

        金龍門門主聽見身后傳來了徐代的聲音,步子便加大,更加拼命往金龍門跑去。

        徐代一直追著金龍門門主跑過幾條彎繞街道,在轉角之后卻突然失去了金龍門門主的身影。

        心頭一抹危機閃過,徐代想要往別處躲去,卻已經遲了。原來金龍門門主躲在街道旁酒樓二樓圍欄之外,也就是徐代的頭頂。

        金龍門門主一撲而下,將徐代撲倒在地。他手中出現一柄極其鋒利的匕首,往徐代胸膛捅去。

        徐代提著金剛鏈捆住金龍門門主持刀的手,匕首只能停留在距離徐代胸膛僅有半寸的地方,無法再挺進分毫。徐代不敢放松,如果沒有處理好,他必然會被這匕首洞穿心房。

        金龍門門主另外一只手按在手背,以全身的力氣按壓下去,匕首緩緩下降,刺破了徐代胸膛肌膚。

        徐代吃痛,緊咬著牙關,徐代突然兩只手扭轉起來。金龍門門主的手在金剛鏈的帶動下被扭斷。一截白森森的骨骼穿出了金龍門門主手背。

        徐代心知機會來了,便一腳抬起踢在金龍門門主身后將他踢翻。隨后徐代將金剛鏈放在金龍門門主脖頸,雙手死死按壓著。

        金龍門門主掙扎不斷,可他到底是被壓著的,身上的力氣無法施展完全。所以半柱香過后,金龍門門主終于被徐代活活勒死在金剛鏈之下。

        見金龍門門主死了,徐代重重呼出一口氣,癱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著。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如果不是身上帶著昨夜受的傷,徐代與金龍門門主交手或許會輕松許多,至少剛才金龍門門主偷襲徐代,是很難用匕首刺破徐代肌膚的。

        徐代以金龍門門主的匕首將他的頭顱割下,這才快步折返回去。

        當那群金龍門高手見到主子被殺掉,心中也再沒有了戰意,這些人紛紛舉起手投降。

        徐代并沒有為難這些金龍門高手,見趙秉和衛齊并沒有受太嚴重的傷,這才對兩人點了點頭。

        “回家吧。”徐代將金龍門門主的頭顱隨手丟在地上,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董憲的仇已經報了,至于豹宮和鳳黨會怎么處置死了門主的金龍門,與徐代幾人沒有半分關系。

        三人先去豹宮將趙淑韻和小蝶接出來,如今三人與豹宮的關系緩和下來,豹宮的人也沒有阻攔徐代他們。所以帶走趙淑韻和小蝶很輕松,五人回到了杜店家不在的茶館。

        收拾好了所有東西,趙秉這才問道:“徐大哥,我們這么快就離開了嗎?”

        徐代道:“西區還有很大,有很多地方我們都應該去走一走。更何況,我帶你們來西區不是游玩,而是來歷練的。”

        趙秉笑道:“徐大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你不準備和李夢掌柜打聲招呼?你這樣不聲不響地離開了,人家李夢掌柜不會因此而傷心嗎?”

        徐代一怔,見趙秉沒有開玩笑的模樣,這才道:“那再等一會兒吧。”

        徐代也想借這個機會與李夢說清楚,他可不想李夢帶著那對美麗卻充滿哀怨的眸子生活下去。畢竟李夢都已經三十一了,再為自己耽擱下去也不是個事。

        四人默契地讓徐代一人去找李夢,所以徐代獨自一人在同福酒樓等了許久。直到下午李夢才來了同福酒樓。

        一見徐代在酒樓內,李夢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來:“徐大哥,你怎么來了?”

        徐代由著李夢坐在自己身邊,道:“我要離開西州了。”

        李夢一怔,隨后笑道:“我就猜到徐大哥你不會在西州內停留太久,沒想到我竟然猜對了。”

        臉上帶著笑容,可那雙漂亮到讓任何人都喜歡的眸子中卻充滿了幽怨。

        “我只是想來這里告訴你一聲。”徐代道?

        李夢道:“徐大哥,你們離開西州后會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準備帶著他們先在西區內闖蕩一圈。”徐代道,“你也不小了,應該找一個男人嫁出去了。”

        李夢眼眶微紅,搖搖頭便起身離開了,她離開同福酒樓,也沒有誰知道李夢準備去哪兒。

        徐代面無表情站起來,去樓下結了帳便離開了。

        “徐大哥,李夢掌柜呢?”

        等徐代回到茶館后,早就等得望眼欲穿的趙秉他們不禁問道。

        徐代笑道:“你們還期望著她跟著我離開不成?她是鳳黨的人,怎么可能輕易能夠離開。”

        幾人點了點頭,徐代帶著四人去街上采購不少清水和干糧后,便帶著他們從西州后城門離開了。

        幽黑夜幕中,徐代讓趙淑韻和衛齊去拾取柴火,他從蛇簍中取出一條白天抓住的蛇,破開蛇身取出蛇膽遞給小蝶。

        這一次小蝶沒有再叫苦連天,她一聲不吭仰頭便將蛇膽囫圇吞下。徐代知道這丫頭在想鴻烈了,只得嘆著氣。

        “師父,你說鴻烈真的死了嗎?”小蝶眼睛中充滿了期冀,她始終不愿意接受鴻烈死了的消息。

        看著小蝶的眼睛,徐代心頭一痛,他只能道:“鴻烈應該還活著,只不過我們還沒有找到他。”

        沒有找到人,最是能說明人已經死了。不過為了小蝶能夠不再傷心,徐代也只有這樣說了。

        小蝶突然哭了起來:“師父,我知道鴻烈已經死了。趙大哥沒有找到他,只找到了他的刀,就代表鴻烈死了。他一直很聽師父你的話,從來沒有將佩刀脫離身上,就連睡覺都抱著那柄刀。”

        記得自己教導鴻烈的第一句話就是不能隨意丟棄自己的佩刀,徐代也想起了這個乖巧懂事吃苦耐勞的小子。揉了揉小蝶的腦袋,徐代輕聲道:“別想這些了,明天我們還要趕路,你早些休息。”

        小蝶點頭,隨后徑自去蛇簍內抓出一條蛇取出蛇膽吞下,她道:“師父,今后鴻烈的那份蛇膽我也替他吃。”

        徐代點頭,欣慰地看著小蝶。鴻烈的死讓小蝶一夜之間成長了很多,讓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會撒嬌偷懶的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了。

        添置了幾團扯成幾份的風滾草放入火中,徐代在為小蝶燒烤著蛇肉。

        衛齊和趙淑韻回來了,在他們身后還跟著一道人影。

        “徐大哥,你看這是誰?”衛齊笑著將那人帶到徐代面前。

        徐代抬起頭看清這人面容,這人竟是李夢。

        “徐大哥。”李夢朝徐代溫婉笑了起來。

        徐代眉頭一皺,問道:“你怎么來了?”

        “我知道你們離開的路線,所以等你們走后我就回了鳳黨一趟,幫主也同意我的離開。所以我就按照路線跟了過來。”李夢看了一眼衛齊,顯然是衛齊偷偷將行走的路線告訴他,最后李夢與外出拾柴火的衛齊和趙淑韻相逢。

        見李夢都脫離了鳳黨也要跟隨自己,徐代也不能趕她走,所以便點頭笑道:“還沒吃東西吧?正好我在準備晚飯。”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福彩群英会玩法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短期理财产品 搜索四川金7乐 今晚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 一分钟快3简单秘籍 股票在底部放量下跌 江苏11选5复式计算器 京东股票 河北快三开奖规则 河北钢铁股票行情今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新上市股票一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