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登仙之極在線閱讀 - 第十九章 憊懶貨

第十九章 憊懶貨

        進城后,五人最先光臨的自然是茶館。

        “慢點喝,燙。”徐代看著如狼似虎般喝茶水的小蝶,提醒了一句。

        “店家,來一斤黃酒,兩盤胡豆。”

        趙秉拍出一小錠銀子,對在柜臺數著銅錢的店家爽朗笑道。

        “好嘞,客官!”店家收了銀子,轉頭就對后廚大聲叫道,“窮小子,提一斤上好黃酒,再做三盤胡豆給拿出來!”

        “誒!”后廚傳來回應聲。

        徐代眉頭皺了皺,店家笑道:“我不能白白受這么大的便宜,所以就多送一盤胡豆給客官。”

        趙秉豎著大拇指贊道:“店家豪氣!”

        不多時,后廚便有一蓬頭垢面的年輕人提著一壺黃酒,另外一只手上則疊著三只裝有胡豆的盤子。

        “吃喝的來了。”年輕人腰間別著一柄屠刀,臉上是與腰間血腥屠刀格格不入的和煦笑容。

        年輕人將胡豆和黃酒放在桌上便轉身回了后廚,徐代眉頭卻緊緊皺了起來。趙秉一愣,問道:“徐大哥,怎么了?”

        徐代搖了搖頭,端著兩碗黃酒起身走去柜臺。他遞給店家一碗酒,隨后笑道:“店家,這一碗酒是感謝你贈送一疊胡豆的。”

        店家也豪氣,接過黃酒一口氣便喝光。

        徐代則慢吞吞地喝,他道:“店家貴姓?”

        店家笑道:“免貴,姓杜。”

        “杜老哥,實不相瞞,我們五人是外來人,不知道這西州的規矩,還望杜老哥說一說?”徐代抿了一口黃酒,又給杜姓店家倒滿一碗黃酒。

        杜店家笑道:“西州哪里有什么規矩,無非就是夜間最好別出門,遇見乞丐最好也別可憐而已。反正在咱們西州,只要別同情心泛濫就可以了。”

        “對了,如果兜里沒多少銀錢,也別去窯子。不然被一群打手追著討錢,可就凄慘了。”

        杜店家露出一個只有男人才懂的壞笑表情,徐代笑瞇瞇地點頭。

        而一旁桌子上的趙秉則一口黃酒差點沒有咽下去,一臉壞笑。

        趙淑韻鴻烈和小蝶則懵懵懂懂,趙淑韻瞪視壞笑的三哥,趙秉卻堅決搖頭,堅決不說出真相。

        徐代繼續問道:“杜老哥,剛才那年輕人是你兒子么?年輕人手腳麻利,倒是不錯。”

        杜店家嗤笑一聲,道:“他啊?怎么可能是我兒子。這小子前一個月給人仗義出手,在我店中打架打壞了不少東西,身上又沒多少銀子,就留下來干兩個月工,相當于賠付了。”

        “這小子人倒是不錯,可就是笨。那受恩于他的人事后不也是拍拍屁股走人了,連一聲問候也沒有。這小子啊,也是前一個月才到西州的。這不就吃了啞巴虧了?”

        徐代點了點頭,笑道:“此人俠義心腸,雖然未得到回報,可也因為吃了虧而長了智慧。”

        “老弟你就甭替他說話了,這小子我還不知道?憊懶貨一個,整天就向我討要酒喝,喝個大醉酩酊也還要喝。如果不是看這小子可憐兮兮的,我可不會賠著本兒收留他。”杜店家道。

        徐代一愣,隨后哈哈一笑:“杜老哥也是實在人啊!”

        側過頭,徐代看見了后廚的簾布被一柄屠刀掀開,那張平庸的臉正對著徐代。

        “看什么看?還不給老子剁骨頭,小心我讓你多干一個月。”杜店家罵罵咧咧起來,那年輕人趕緊笑了笑,放下簾布,后廚傳來了剁骨頭的聲音。

        “杜老哥,這年輕人打壞你店中的物品,該賠錢。我看這人合眼,就替他賠付了。”徐代讓趙秉給了幾錠碩大紋銀,遞給了杜店家。

        杜店家拿了兩錠便一直說夠了夠了,那年輕人卻從后廚走出來,他道:“你給的是你給的,卻不是我掙的。”

        杜店家一瞪眼睛,罵道:“你個不長心眼的窮小子,人家老弟見你不錯才給你墊付銀錢,你還不領情!”

        年輕人只是對徐代歉意一笑,便轉身走進了后廚,剁骨頭的聲音繼續響起。

        徐代笑著搖頭坐回了位置,任由杜店家追去后廚罵這年輕人不知好歹。

        趙秉問道:“徐大哥,這人和你是舊識?”

        徐代搖頭道:“這人也是大二品高手。”

        “這么厲害?”趙秉一瞪眼睛,那年輕人年歲和他差不多大,竟然就是大二品境界了!

        “怪不得我家里老人常說外出要小心謹慎,娘咧,一個茶館就有這等高手。”

        “杜老哥,怎么了?”徐代看著從后廚領著年輕人走出來的杜店家,失笑道。

        也虧這杜店家不知道年輕人是什么樣的高手,只知道他能打。如果知道被他天天罵的邋遢年輕人是大二品高手,這店家恐怕心里都要發怵。

        “不知好歹的家伙,這位老弟已經幫你贖身了,坐下去,請老弟他們喝兩杯!”杜店家將手中黃酒壇子塞給了年輕人,自己則跑去門外招徠客人了。

        年輕人似乎也知道自己有多邋遢,沒有坐下,他站著給除去鴻烈和小蝶的徐代三人倒了一碗黃酒。

        徐代挪了挪屁股,讓出一個位置:“坐下吧。”

        年輕人并沒有太過客氣,道了聲謝便坐下。

        “我叫衛齊,剛才多謝先生為我贖身。”年輕人端起一碗酒,仰頭喝下。

        徐代笑著也喝下一口酒,道:“徐代。”

        “徐先生。”

        趙秉幾人也依次做了介紹。

        “衛齊,我看你境界不低,為什么會在這里打雜還債?”徐代沒有遮掩,直接就將心頭疑惑拋了出來。

        衛齊顯然也沒有隱瞞的想法,既然被看出來了境界,他就大大方方承認了:“我知道徐先生想要說什么,無非就是我有這個實力,為什么不在西州內做一方惡霸,再有良心一點,做那豪杰也不錯,至少不會差錢。對吧,徐先生?”

        徐代點頭。

        衛齊瞇眼笑了起來:“可惜我這人天生憊懶,除了肯在腰間這柄殺豬刀上下苦功夫,別的就不怎么勤快了。而那些雞鳴狗盜之事我又不肯去做,故此弄得身無分文,在此打雜還債也是最好的辦法了。”

        “你不是憊懶,而是明辨是非。”徐代笑道,言語透露著欣賞之意。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怎么玩股票零基础知 快三三期必中 如何手机炒股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甘肃十一选五手机版下载 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排列五 任选玩法 如何炒股指期货 河南22选5开奖查询 三分赛车是统一开奖吗 股票入门视频 369爆平特平码 今天下跌的股票 福建体彩11选523号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