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摘仙令在線閱讀 - 第五九零章 逃跑

第五九零章 逃跑

        重平和宜法連袂而來,只是才從傳送陣上下來,上面便又有光芒閃動,飄渺閣的天藍法衣漸現,兩人猜測來人,一齊等了一等。

        果然,楚天闊與飄渺閣的無想、秋宇、清漓亦同時而來。

        “兩位道友……”

        秋宇正要拱手相問,無想已經若有所感地沖到大街上。

        被月光石和日光石照得燈火通明的坊市,看著跟原先并不二樣,只是,外面應該璀璨的星空,還有那輪明月,卻好像突然就不見了。

        重平和宜法沖出時亦感覺很不對,想到林蹊正在約戰葉琛,二人心中一慌,顧不得跟秋宇他們寒喧,縮地成寸,急步沖向坊市的西門。

        那里離葉家最近。

        “快走!”

        清漓扯了一把還很疑惑的無想,亦緊追在重平和宜法的身后。

        一行人還未完全沖出西門,以葉家為中心點,靈氣紊亂的風暴就已經滾滾而來。

        靠近生死擂臺的三百多葉家修士,從元嬰后期到煉氣小修無一幸免,都是當場氣血翻涌地自炸了。

        好在他們的自炸,跟元嬰自爆、金丹自爆不一樣,要不然,不要說成禹、陸岱山、南佳人這些人,就是山隱這個化神修士,想要全身而退也不可能。

        除了回到內院的葉湛岳,葉家三個元嬰修士的元嬰,四十六個結丹修士的金丹,好像都隨血肉成粉。

        南佳人都不知道,只是一眨眼,怎么整個擂臺都沒了。

        “林蹊!林蹊……”

        她沖到擂臺的所在地,哪里還有師妹?

        “林蹊,林蹊你到哪去了?山隱、成禹,葉琛修的是什么魔功?你們把我師妹還出來。”

        對了,是魔功,魔功……

        遭逢大難的陸岱山一把扯住一個呆呆傻傻的葉家人,“葉琛呢?葉琛修的是什么魔功?”

        什么魔功?

        他哪知道?

        他就是一個煉氣六層的小修,因為擠不到前面,才僥幸撿了一條命。

        所有靠前的葉家人,好些個老祖,好幾百人呢,幾乎在同時炸成了一團血肉。

        “嗚~~~,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可是,這時候,是他們說不知道就能行的嗎?

        眼睜睜地啊!

        山隱和成禹掌門都被眼前的變故打傻了,兩人被南佳人凄厲的喊叫震醒回來,哪里還顧得其他,一人抓了一個葉家修士,當場就搜了魂。

        葉家是太霄宮的一份子。

        葉琛更是太霄宮的長老,可是,天地有變的時候,他說什么?

        “林蹊,本魔神送你一程?”

        那聲音雖然有些變調,有些飄忽,可是,他們自認都沒聽錯。

        太霄宮可是道門,葉琛如此不顧宗門,不顧葉家,說什么魔神,那他修的到底是什么魔功?

        這魔功不僅把林蹊害了,還把整個葉家都毀了。

        葉家幾乎所有的中堅力量,都在這里,他們都死了。

        這個后果,實在太恐怖!

        身為太霄宮的掌門,太霄宮的化神化老,成禹和山隱天生負有保護門中弟子的責任,可是這一會,二人顧不得一切,搜一個又一個葉家低階修士的魂。

        直到一連甩了三個,兩人才恍然停手。

        葉琛是葉家老祖,他修什么魔功,這些小弟子們怎么知道?

        可是,這一會,他們想找一個厲害的,也找不到了。

        嘭!

        一朵在暗夜下,顯得更明亮的‘道’字,在天空中炸開。

        卻是南佳人在無法可想下,放出了宗門的求救煙花。

        太霄宮的人靠不住,她就只能靠自己。

        “成禹、山隱,找人,你們給我找人。”

        南佳人急瘋了,一連甩出兩道化神修士的劍符往暗夜的天空去,都沒觸到什么,只能嘶聲再求他們幫忙找人。

        葉琛瘋了,怎么禍害葉家她不管,可是,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林蹊帶走。

        那什么,送她一程,一定不是好話。

        南佳人后悔死了,“師父……”

        “佳人,出了什么事,林蹊呢?”

        遠遠聽到徒弟的哭聲,宜法都要瘋了,迅速沖來的時候,天上的明月、星辰,好像在一息之間,又被放了出來。

        現場的情況,實在讓人可怖。

        “師父,林蹊被葉琛弄沒了,他修了魔功,嗚~”

        南佳人知道時間緊急,不敢只顧沒用的哭鬧,“葉琛發瘋了,才上擂臺……”

        她迅速把她見到的一切,跟師父師伯說出來,“師父,師伯,我不知道他把林蹊弄哪去了,連擂臺都沒了。”

        “諸位,放心,我太霄宮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待!”

        成禹由著陸傳和凌霧等殺向葉家祖地,朝面色大變的一行人解釋,“葉琛跑不掉。”

        他咬著牙,“我已讓門下拿他魂火,以魂火追引。”

        當~當~當~~~~

        太霄宮方向,傳來喪鐘之聲,一聲又一聲,卻是守魂殿的執事弟子,發現門中一連四位元嬰的魂火熄滅,葉家數百盞魂火都滅了,嚇得都顧不得問訊,一聲又一聲地敲起了喪鐘。

        “成禹,不用你的門下,一起吧!”

        重平擔心葉琛做手腳,更不放心太霄宮的修士,當場拉住成禹,要與他一起拿葉琛的魂火。

        “林蹊呢?”

        站在消失的擂臺處,無想細細感應了好一會,“師兄,你不是說林蹊在這嗎?”

        秋宇:“……”

        他不知道如何答,“無想,林蹊之前在這,現在……你感覺難受嗎?”

        師妹與林蹊之間有子息護魂術在,如果林蹊真的出事了,師妹應該會有所感覺才對。

        秋宇掌門緊盯著自家師妹,“你沒感覺到難受吧?”

        無想搖頭,她沒感覺難受,“那林蹊呢?”

        “沒事,我們一定能找到她。”

        這方世界,哪有什么魔神?

        如果真有……

        秋宇偷瞄了一眼如修羅屠場的外圍,心下其實感覺非常沉重。

        葉琛是葉家老祖,卻如此對待自己的族人,只怕是用族人的身與魂同時祭獻給了什么魔神,借魔神之手,把林蹊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算查出那魔神是什么東西,想要把林蹊帶回來,只怕也是非常艱難的。

        與此同時,在葉家庫房收東西的葉湛岳已經心悸了好一會,他懷疑老祖出事了,只有老祖出事,他才有可能因為血脈的關系,有此番心悸。

        林蹊……

        他磨了磨牙后,只能按著胸口再收些靈石。

        老祖沒了,葉家定有一段時間的混亂,他若不能早做準備,等到近些年同進元嬰的叔伯兄長進來,有些東西就再不會屬于他了。

        搶了他萬生魔神的老祖……

        不對,還有魔神呢。

        葉湛岳突然想到,老祖死了,那魔神是不是還在?

        如果還在,他是不是可以再建契約?

        老祖的年紀一大把了,原以為,這輩子都跟陸岱山似的,不可能再晉元嬰后期,可是他才得魔神幾年,魔神就讓他沖進了元嬰后期?

        這要是他得到了……

        葉湛岳又以最快的速度往外沖。

        只是,才沖出庫房的禁制,就聽到外面的哭聲震天,血腥氣濃的好像死了幾百人。

        葉湛岳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卻沒想到暴亂的天地靈氣和血腥氣中,居然有好些熟悉的氣息。

        嘭嘭……

        是林蹊用士面埋伏在葉家大開殺戒了嗎?

        他的心跳劇烈跳動了幾下,面如死灰。

        “葉湛岳!”

        陸傳帶著滿身的血味,紅著眼睛沖了進來,“葉琛修了什么魔功?”

        什么?

        葉湛岳還有些呆,不過,他的反應也不可謂不快,神識迅速延伸到廣場,那里的情況,讓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葉湛岳,你想葉家全完嗎?”陸傳著急林蹊,“快說,葉琛修了什么魔功?他把林蹊帶走了,找不到林蹊,你們葉家就等著被宗門全滅吧!”

        “師兄,他都不知道情況!”

        凌霧慶幸師父那里,被他們用陣護著,沒受到波及,扔了一枚剛剛準備的玉簡給葉湛岳,“快看吧,是葉琛拿葉家人祭獻了什么魔神,才把林蹊帶走的。”

        “……”葉湛岳抖著手接住玉簡,把神識透進去后,面色更在一瞬間變得青紫。

        怎么會這樣?

        老祖再怎么也不會這般無智啊!

        可是,萬生魔神四個字在喉間滾了又滾,他最終還是搖了頭,“我家老祖葉……葉琛修什么魔功,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帶你們到他的房間查看。”

        ……

        嗚嗚!

        一個人。

        不要說青主兒了,就連踏雪都不在身邊。

        這破地方陰氣如此之重,儲物戒指又打不開,嘶……

        陸靈蹊忙檢查身上還有啥?

        重影花刀一百零八片,雖然不知道虛刀在這里怎么也會變成了實刀,可是她真的不嫌棄,早知道要落到這破地方,她就不收縮十面埋伏了,要是沒有收縮,多個兩三百片還是很簡單的。

        她顧不得心疼自個的本命法寶,拿出五十八片,借用它暗含的天罰雷力,布了個簡單的五芒星陣以拒這片陰寒空間可能的壞東西。

        準備好這些,陸靈蹊才借著辟邪珠的淡淡橘黃靈光,摘下身上的青玉雙生葫蘆晃了晃。

        當初在宗門的庫房看上它,就是因為它的容量大,還能裝兩樣東西。

        現在這里面一半裝了爺爺用黃金谷特釀的濁世酒,對抗寒毒的同時,還能非常好的補充靈力,在亂星海的那些年,可出了大力,反正不管用不用補充靈力,她每天都要喝上一杯。

        六十年間,雖然補滿過兩次,可是如今……

        陸靈蹊晃了又晃,感覺能有三分之一就不錯了。

        到了這時,她不能不后悔,怎么就沒讓它時時保持滿著,明明爺爺給她釀了好多。

        唉!

        陸靈蹊看著手上的儲物戒指嘆了一口氣,只能慶幸從亂星海離開前,想著那里的靈水可能也暗含星辰之力,把它補滿了。

        在無想老祖那里幾年,吃的喝的都是老祖的,這水基本還是大半滿,差不多還有八百多斤。

        所以,喝的暫時就不愁了。

        但是……

        腰帶里有一個納物佩,暗袋里也有一個納物佩,倒是裝了不少東西,可是吃的……

        陸靈蹊翻了半天,只摸出一個小小的乾坤玉盒。

        納物佩不能保鮮,她以為回來了就用不上了,壓根就沒往里面放什么,這一盒還是在亂星海吃剩的果干。

        能裝百斤的乾坤玉盒,現在也只是半滿,她能用這幾十斤果干,堅持到出去嗎?

        想想今天跟爹娘爺爺一起吃的團圓飯,陸靈蹊就傷心她沒把他們夾的菜全吃完了,早知道就多撐一點了。

        抓一片還非常有韌性的果干放嘴巴,她非常小心地把玉盒重新蓋好。

        吃的要減省,未來……盡量水飽吧!

        陸靈蹊慢慢嚼著口中的果干,摸出一個雪帽戴頭上,大毛斗篷披身上后,又換了雙火烈鳥和六階雪貂毛煉制的厚毛長靴。

        有了它們,這里的陰寒之氣對她的傷害就能小很多了。

        連丹藥帶帳篷,反正納物佩里穿的用的全不缺,把該整的都整好,她才出陣去撿葉琛的便宜。

        人死了,儲物戒指總是在的。

        身為葉家老祖,又是太霄宮元嬰后期長老,他的身家怎么樣也不會太差。

        陸靈蹊舉著避邪珠在干凈的地方轉了好半晌,才看到疑似儲物戒指的東西,就感覺有些不對。

        安安靜靜,看不清十丈遠的幽暗世界,好像覺醒了什么,有‘咔擦咔擦’的聲音,從四方襲來。

        陸靈蹊心下一突,那‘咔擦咔擦’的聲音怎么感覺像是骨頭碰到一起的聲音?

        她顧不得葉琛的儲物戒指,以最快的速度收了布陣的花瓣刀,把辟邪珠也塞進懷里,尋個聲音稍小一點的地方,小心掩過去。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晃晃悠悠,缺胳膊斷腿,眼中閃著或幽綠或幽紅光芒的骷髏們,哪怕爬,也在往擂臺的方向爬。

        顯然是被那里的血氣吸引。

        陸靈蹊連忙屏住呼吸,從幾個沒腿,靠胳膊往這邊爬的骷髏處突圍。

        到了此時,她也看出來了,這里是個跟黃泉禁地差不多的地方。

        只是黃泉禁地里飄的都是鬼,這里的是骷髏。

        雖然不知這地方具體叫什么,但是,黃泉禁地也有大鬼王呢。

        而且在黃泉禁地她可以用靈力,這破地方連靈力藏起來了,重影大刀又變成小小的花瓣刀,真要跟人家骷髏王撞上,倒霉的一定是她。

        陸靈蹊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頭,往骷髏大家的外圍轉移。

        ……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金融配资 黑龙江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 在线股票行情图 四川快乐12手机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辅助软件 吉林11选5怎么玩怎么看 河北11选五带连线基本走势图 有哪些棋牌游戏是玩真钱的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彩经网 福彩喜乐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3技巧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