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玄天運石在線閱讀 - 第五十二章 謀劃拜訪 第五節

第五十二章 謀劃拜訪 第五節

        于是間,此時郝運石聽罷,也是在此時,連忙俊臉一正,尷尬神色,從此時的臉上消失之間,向前拱手為禮般的,對著老者躬身,

        恭敬言道“后學晚輩,《玄天宗》宗主郝運石,見過前輩。”

        此時那老者見罷,頓時間,就是在此時,雙手一翻,一股大力傳出,便是讓,此時的郝運石,拜不下去之下,

        于是乎,便是見他,哈哈大笑的,對著郝運石,笑道“哈哈!少年人,你很不錯,我就是候通。”

        郝運石此時聽罷,又是一驚之間,不由得驚呼出聲來“您不是妖族么?這。”

        此言說到此,就是在此時,雙目目光,凝聚一般沖出,有些疑問的,向著此時的候通瞧了過去。

        郝運石話說到此,還沒說下去,候通便是明白,此時郝運石的意思。

        于是間,又是在此時,一手笑容的,對著郝運石,平靜言道“我們妖族,修煉的成人境,也就是,你們人類的魂臺境,就可化成人形啊。”

        “哦”郝運石此時聽罷,哦了一聲出來,才算明白了,妖族以后的道路,都是化成人形。

        雖然不知道,那烏玄,乃是大領主之上的境界,在妖族是什么名字,但是現在,也是明白了,反正都是化成人形而已。

        不僅如此,還知道了,又一個境界,

        魂臺境!

        而此時,郝哥和郝弟,卻是受益匪淺,那自然是,明白了以后的道路。

        于是乎,便是在此時,收起輕視之心,三位又都是在此時,畢恭畢敬的,向著候通,瞧著起來。

        此時候通一瞧,他們三個的狀態,便是在此時,明白之間,老臉微微一笑,就是對著郝運石,

        再次沉聲言道“少年人,我聽候玄那小子,說過了,你救了它的命,在此,我候通多謝了。”

        此言說完,雙手一拱之間,又是在此時,朝著郝運石,拱手一拜了過來。

        郝運石此時見罷,哪敢讓它見禮,立即還禮之間,便是在此時,對著候通,謙虛言道“前輩,那里那里,過獎了,只是順手幫忙而已。叫我運石就可。”

        此言說完,便是在此時,和候通起身之間,面對面瞧了起來。

        此時候通見罷,也是在此時,再不扭捏作態,又是在此時,對著郝運石,問道“嗯!好吧,運石,我們妖族,向來是直率,你想要什么,那就說來聽聽?”

        郝運石此時一聽,便是在此時,一驚之下,內心暗自忖道“這也太直率了吧。”

        于是間,也是在此時,不假思索的,對著候通,言道“前輩,我這次是想要些,我們人類的功法傳承,以及和你們金猴族,合作的事宜。”

        “哦”此時候通聽罷,便是在此時,先是哦了一聲出來,就是在此時,無聲之間,不由得打量起,這個年輕人起來,

        這個年輕人,果然聰明,通過傳送陣法,就能舉一反三,知道要什么傳承。

        而且,好像這個年輕人,還有別的意思在其中。

        于是乎,便是見此時,候通又是,雙手一揮之間,便是在此時,遞過一張玉簡之下,對著此時的郝運石,

        言道“運石,這是你們人類,一個魂臺境大能,在坐化時的功法,你看看,對你是否,有所幫助。”

        郝運石此時聽罷,便是在此時,雙手接過,神識一掃,就是在此時,明白了大概。

        于是間,也是不急的,對著候通一拱手之間,稱謝的言了一句“那就多謝老前輩了。”

        此時候通,一見他接過,便是在此時,還有些疑問的,對著郝運石,又是問道“運石,你此來真的,就是傳承和合作?”

        郝運石此時聽罷,也是在此時,哈哈一笑對著候通,長聲道“老前輩,也不瞞您,我就是來合作的,只不過。”

        此言說到這,就是在此時,無聲之間,雙目目光沖出,向著此時的候通,瞧了過去。

        此時候通聽罷,便是明白,不由得也是在此時,哈哈一笑的,對著他,問道“運石,你需要什么?你盡管說來。”

        郝運石此時見罷,便是在此時,再也不扭捏作態,對著他,直截了當的,言道“前輩!我還需要一些,《強體果樹》種子。”

        “就這個?”此時候通聽罷,便是明白了,郝運石的來意,也是在此時,有些懷疑般的瞧著郝運石起來。

        郝運石此時見罷,也是在此時,點頭應是般的,向著候通,又是瞧了過去。

        候通此時一瞧他的狀態,不像是還有別的要求,便是在此時,哈哈大笑般的,向著此時的郝運石,

        笑道“哈哈!好!運石,我們可以合作了!”

        于是乎,也是不耽誤時間,便是在此時,拿出一張獸皮,利用獸血,寫上了字跡,寫完之下,獸血一點,簽上自己的名字,

        就是在此時,將這個獸皮,交于了郝運石。

        此時郝運石見罷,也是在此時,不含糊之間,立即用神魂一擰,神魂運用,玄元力之下,在那張獸皮之上,也是寫上了字跡,最后自己,精血一點,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于是間,再見此時,那獸皮忽然之間,分成兩張,又同時在,這一瞬間,化為灰燼,又瞬間,在兩人腦海之中,冒了一個印記,這才交易禮成。

        于是乎,再見此時時候,兩人相互,一笑之間,便是在此時,面對面相互瞧著,大笑了起來。

        一時間,隨著此時的,二人的大笑聲起之下,也是讓此時的,郝哥和郝弟二虎,見罷之下,

        皆都是,輕聲虎吼而出的,

        興奮異常!

        時間匆匆,未知世界,小半刻時間,緩緩劃過。

        二人笑閉,二虎也在此時,止住虎吼,此時見,郝運石對著候通,問道“老前輩,我那候玄兄弟,如今在何處?”

        此時候通一聽,便是在此時,對著郝運石,遺憾神情寫出,言道“那小子閉關了,準備沖擊化形境,也就是,你們人類的神海境。”

        “哦!”郝運石此時聽罷,便是在此時,先是哦了一聲,出來之下,又是在此時,點了點頭之間,正欲接話之下,

        哪知此時,郝弟一聽,竟然是,驚呼聲來一句“什么,它。。它。。竟然要,沖擊化形。。”

        此言一落,頓時間,打斷了郝運石和候通的言語,也同時弄得,此時郝哥和他自己,有些沮喪起來。

        郝運石此時見罷,便是在此時,朝著他們倆虎,一陣瞪眼,讓它們,不要再說話了之下,又是轉頭之間,對著此時的候通,正欲解釋言語之間,

        “嗯!怎么你們怎么回事?”此時候通見罷,哪能不知,于是間,便是在此時,出聲詢問而出。

        于是乎,郝運石此時見罷,便是在此時,把他們和候玄的沖斗,給候通,又是在此時,講了一遍。

        而此時,候通聽完,便是在此時,微微一笑對著它們,沉聲言道“無妨!你們兩個,也不慢,以后道路,肯定會比候玄,要快多了。”

        “哦,是么?”郝哥此時一聽,便是在此時,哦了一句出來之下,就是在此時,對著候通,無聲無語之間,瞧了過去。

        此時候通一見,并沒有多說,而是轉頭,對著二虎,言道“你們的道路,還有你們自己的傳承,都肯定比,我們金猴一族,還要強大,我老猴子在次,不能給你們多講。”

        此時郝哥和郝弟一聽,便是在此時,似懂非懂,輕點虎頭,想是明白,又想是不明白。暗自思考起來。

        而此時,郝運石卻是在此時,問道“那前輩,我這兄弟倆,未來道路,您不能給與幫助么?”

        此時候通一聽,便是在此時,又是轉頭之間,對著他道“運石啊!我們妖族,有各自族群的規則,不像你們人類,是靠師傳徒,父傳子、女等等。我們是靠的,是腦中傳承。”

        “哦”此時郝運石一聽,便是在此時,有些明白的,哦了一聲出來,向著此時候通,繼續的聆聽起來。

        此時候通,瞧了瞧,此時的四肢著地,無語無聲之間,瞧向此時自己的二虎,便是在此時,

        接著道“他們倆個,我雖然不知,他們是什么傳承,但是,我卻敢肯定,他們的傳承,比我們,金猴一族,要強大得多。”

        此言一落,頓時間,也是讓此時,郝哥和郝弟倆虎,皆都是,明白了上來,以后的道路,還是要靠自己。

        而郝運石此時,聽罷之下,也是在此時,替它們,暗自考量,盤算了一番。

        是啊!要照著,候通這一說,再聯系他們,出生前前后后情境,此時郝運石,也是漸漸的明白了許多。

        看來他們倆,還真不是一般的妖獸可比的。

        只不過,這將來的路子。

        于是間,也是俊臉之上,猶疑神色寫出,弄的此時候通看來,也是在此時,驚異莫名了一番之下,

        至于兩虎,自然是,沒有任何表情,他們倆,都是極端,信任大哥之間,

        于是乎,郝運石在此時,一咬牙,暗自心里道“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現在身上包袱已經很多了,這又算上什么?”

        想到此,便是在此時,俊臉一清,又恢復到了,那云淡風輕的顏色之間,向著此時的候通,微微笑著,瞧了過去之后。

        便是在此時,對著候通,微微一笑,問道“說到妖族,前輩!那只蝎子,是什么族?”

        候通一聽,便是在此時,瞬間明白,對著郝運石,解釋言道“昆蟲一族,它們雖然,基數龐大,但是欠缺智慧,修煉比我們,要差得多。”

        “那前輩,為何不親自出手。”郝運石此時聽罷,又是插話,問了一句出來。

        想是此時意思,很明顯了,就是候通,你都魂臺境了,為什么不出手,拿下那蝎子。

        此言一落,候通便是在此時,對著郝運石,搖頭言道“運石,你們人類,有人類的規矩,我們妖族,也有妖族的規矩,明白運石。”

        “哦,明白了,想是兩邊,都是不能以大欺小了。”郝運石此時聽罷,再次領悟了,一句出來。

        “對的,運石。所以,我才對,我猴子猴孫得死,無動于衷”此時候通聽罷,沉聲之間,只說了一半回答,

        又是向著,此時的郝運石和,平靜的二虎,瞧了過來。

        郝運石此時聽罷,也是在此時,微微一點頭,向著此時的候通,繼續的聆聽著。

        而此時,再瞧二虎時候,早已經是,無語無聲的,如朝圣一般,靜靜的,像個一對乖孩子似的,在此時,

        沉靜如常!

        “另外一點,那就是,你不經歷風雨,又如何,能成就大事?”此時候通見罷,三位狀態,就是在此時,接著對著郝運石三個,言了出來。

        郝運石此時一聽,才漸漸明白,于是乎,突然之間,對著候通,問道“那老前輩,你看我幫您的忙,你看如何?”

        此時候通聽罷,便是在此時,微微一笑之間,對著他,言道“好啊!運石,只要你,能把那只蝎子解決,那只蝎子的領地,就歸你所有,你看如何?”

        郝運石此時聽罷,便是在此時,對著候通,又是在此時,一拱手之間,恭敬言道“老前輩,這活計我接了。”

        此時候通一聽,便是在此時,大喜過旺,于是間,就是在此時,拿出一個玉簡,又是向著郝運石,遞了過來,

        對著他,言道“這是那,蝎子的老巢所在,你只要按照,這地圖,便可找到。”

        郝運石此時一見,也是在此時,驚喜連連,對著候通,又是在此時,一番拜謝。

        于是乎,兩人又是在,一番討論今后,如何合作事宜之下,直到談到夕陽,快要落下時候,

        才在郝運石,起身告辭,離開了,金猴一族的族地之間。

        帶著郝哥和郝弟,直奔本宗的《玄天宗分堡》,方向而去。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