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九日焚天在線閱讀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連敗三人

第三百六十九章 連敗三人

        劉官玉的沉默,卻被王香師看作了輕視,心中怒氣更甚。

        “看來,你根本就是一個不知好歹之人!”王香師魁梧的身軀踏前一步,野獸般的咆哮震耳欲聾。

        “劉官玉,你也有怕的時候?!你不是牛比的很嗎?現在卻跟孫子一樣,連話都不敢說了?”左邊的弟子怒喝道,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劉官玉之所以沉默,是因為他覺得這個王香師,還沒有壞到骨子里,還有可取之處。

        但在王香師看來,劉官玉的沉默,卻是對他的輕視。

        所以他怒了。

        猛然低喝一聲,前踏一步,一股凌厲至極的氣勢,狂飆而出,如同颶風般席卷四周。

        “哇,王師兄的黑山獅虎功,更見渾厚了!”左邊的弟子贊嘆道。

        “劉官玉,你就等死吧!”右邊的弟子嘶吼道。

        “接我一拳!”王香師大吼一聲,身軀一震,右拳猛然擊出。

        霎時間,空氣發出“啪”的一聲爆響,一股急促而尖銳的勁風,乍然而起。

        這一拳,迅猛之勢如猛虎下山,巨獅奔騰,威勢駭人至極。

        “如封似閉!”

        劉官玉眉毛一揚,雙目精光暴閃,右手一掌輕飄飄拍出,但見掌影幻化而出,似左似右,欲上欲下,竟是玄奧難測,令人摸不著頭腦。

        他這一掌,力量引而不發,虛實遙遙相望,力道的運使轉化,控制的非常巧妙,已是融合了乾坤大挪移和太極神拳的精要。

        倘若王香師要下死手,那他這一掌,亦可由虛而實,力道狂涌而出,將對手的狠招化解。

        如果王香師手下留情,這一掌的力道,便將隱而不發,掌勢以虛為主。

        人以誠待我,我須以誠待人!

        王香師一見對方掌勢縹緲,心中也暗自吃驚,手下力道,便又加了一成。

        但卻是朝著劉官玉肩頭擊去,并未找要害下手。

        “轟!”

        拳掌相撞,颶風乍起,氣浪狂飆。

        劉官玉只覺一股巨力,洶涌澎湃而來,剛猛暴烈,兇狠凌厲。

        “你是體修?”劉官玉驚詫一聲,蓄勢待發的力道,如同決堤的洪水,呼嘯而出,掃蕩奔騰。

        “你怎么也是體修?”王香師驚聲道。

        他只覺對方的掌力綿綿不絕,渾厚處有如大海山河,更有一股凌厲狂猛的灼熱,山崩海嘯般直沖而來。

        二人一觸即分,俱都吃驚于,對方身體力量的強橫。

        “我目前在靈力系,不過也可算是體修。”劉官玉說道。

        剛才這一掌,他使的是純身體力量,并未施展靈力,是故王香師有此一問。

        “是體修,我更要戰上一場了!”王香師興奮道,“再來一招,推土機!”

        說罷,雙拳在胸前一架,左臂橫擋,右拳直擊,身軀緊裹,氣勢凝聚,魁梧粗壯的身軀,如同一臺推土機一般,朝著劉官玉猛沖而來。

        劉官玉有些郁悶,那王香師一聽他是體修,反而更來勁了,如同一個狂戰分子一般。

        但他這一段時間,在煉體方面老受打擊,此時便想試試,自己的明鏡之體,到底如何。

        想到此,明鏡之體瘋狂運轉,乾坤大挪移啟動,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對王香師這狂猛一擊,竟是不閃不避。

        “轟!”

        王香師暴喝一聲,一拳打在了劉官玉左肩之上。

        劉官玉左肩一晃,化力之術運轉,由肩走背,由背而腿,最后竟直接沖入了地面。

        “咔擦!”

        劉官玉左腳下的青玉石地面,陡然間發出一聲脆響,十數道細小的裂縫,如蛛網般迸射而開。

        王香師亦未料到,這一拳,竟如此順利的打到了劉官玉身上!

        他心下立時一喜。

        他知道自己一拳的力量,即便是一頭鐵牛,也要被他一拳爆頭。

        對方雖然是體修,也未見得能擋的住這一拳之力。

        所以,他又收回了兩成力道。

        便是這一點點善心,救了他自己的一條胳膊。

        靈力境的乾坤大挪移,何等神妙!

        就在王香師的拳頭,剛剛觸碰到劉官玉肩頭之時,他只覺對方的肩頭一震,一滑,自己拳頭上的力量,便莫名其妙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正在他驚詫之時,一股奇詭而強大的力量,陡然自拳頭上傳來,便聽的“咔擦”一聲,他鋼鐵般的手腕,竟被瞬間折斷。

        劇痛鉆心,王香師立時臉色蒼白,猛然暴退,眼中充滿驚惶之色。

        對方站著讓自己打,自己非但沒有讓對方受傷,反而把自己手腕折斷了!

        一萬頭草泥馬,從王香師心中狂飆而過。

        而那兩位弟子,到此時尚不知內情,見得王香師后退,便有心幫襯一下,竟是不顧道義,雙雙一齊出手。

        左邊的弟子手一抬,一根璀璨的棍子,閃現在手中,猛然掄起,朝著劉官玉摟頭便打。

        立時,勁風呼嘯,棍勢凌厲。

        這弟子,竟也是一位符相師。

        右邊的弟子卻是腳尖點地,飛躍而起,右腿猛然踹出。

        腿影幻化,其勢如龍,破空之聲呼嘯震耳。

        “滾!”

        劉官玉暴喝一聲,含著些許怒氣的字眼,從喉嚨里滾滾吐出。

        對這兩人,他是好感缺缺。

        話音未落,身形已是閃電般沖出,左手一招“手揮琵琶”施出,間不容發之際,抓住了砸來的棍子。

        這棍子雖說是相符構成,但卻跟真實的鐵棍一般無二,堅硬無比,勢沉力猛,但想對劉官玉造成傷害,卻是萬萬不能。

        用手接觸符相武器,劉官玉尚是第一次,只覺真實的觸感之中,多了一種異樣。

        北冥神功順勢而發,卻發現吸之不動。

        “這符相武器還真有些古怪!”

        劉官玉心中詫異,但手下動作卻是毫不停頓,左掌抓住棍子的同時,右手化作鷹爪,一爪直出,宛如電光石火,速度快的驚人。

        那弟子武器被抓住,心中大吃一驚,忽見爪勢凌厲迅猛,路線詭異玄奇。

        方要閃躲,卻已是不及。

        “啪!”

        劉官玉這一爪,直接抓在了那弟子的左肩上。

        那弟子大駭,體內靈力瘋狂運轉,想要抵擋,忽覺一股極其灼熱的力道,自對方手爪中透體而入,霎時間左肩酸軟,懶洋洋提不起一絲勁力。

        “去!”

        劉官玉暴喝一聲,右臂陡然發力,剎那間,那弟子身不由己,整個人如同麻袋一般,拋飛而出。

        這驚人的一幕,令得周圍路過的弟子,震駭莫名,全都傻眼。

        便是連王香師,都是驚詫不已。

        把一個人扔出去,他自己也能辦到,但絕不會如此輕松。

        要知道,那可是一兩百斤的體重啊!

        這劉官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這是踢到了一塊鐵板?!

        那名弟子的身體,狠狠砸落在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頭部撞在青玉石上,立時皮開肉綻,鮮血汩汩而出。

        那身下的青玉石板,竟隱隱有裂縫散開。

        劇痛之下,那弟子臉色蒼白如紙,驚恐至極的盯著劉官玉,眼珠都快要爆出來!

        怎么這么強?

        直到此時,他才醒悟,王香師剛才那一退,可能具有的深意。

        但此時,悔之晚矣。

        右邊弟子見劉官玉雙手齊出,胸前門戶大開,立時喜不自勝。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不給點厲害讓你瞧瞧,豈不是對不起你的狂妄!

        那弟子心下思量,腳下力道又加了一成。

        在劉官玉將左邊弟子扔出去的同時,右邊弟子猛然一腳,直接踢在了劉官玉的前胸。

        “呯!”

        一聲悶響傳出,這弟子只覺如擊敗革,又韌又綿,自己腳上的力道,剎那間竟消失的無影無蹤。

        正詫異間,突見對方右腳一探,身形猛然前進半步。

        雖然只是小小的半步,但攻守之勢,陡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弟子只覺一股滔天的力量,如山崩海嘯般自腳底傳來,整個人立時身不由己,如同騰云駕霧般拋飛而出。

        整只腳掌,已是骨肉碎裂,鮮血迸濺。

        “哇靠,這誰啊,如此狂猛?”有圍觀的弟子問道。

        “不清楚,似乎眼生的很。”旁邊的弟子答道。

        “好帥吔!”有路過的女弟子,看見劉官玉如此威勢,不由的眼冒星星。

        至此,海河盟三位弟子,俱都受傷。

        王香師冷冷的掃了劉官玉一眼,卻是沒有再動手。

        “師弟好武力,我等認輸,不過,你打傷我海河盟三名弟子,這已不是你和馬大跳的私人恩怨,現在已經成了你和我海河盟的恩怨了!”

        右邊的弟子受傷較重,此時惡狠狠的盯著劉官玉,說道:“敢打傷我海河盟三名弟子,你就等死吧!”

        “嘿嘿,你海河盟好大的口氣!有什么招,使出來,我接著就是!”劉官玉冷聲說罷,飄然而去。

        來到飯堂,吃過晚飯,再回到宿舍,天色已是麻麻黑了。

        劉官玉二話不說,開始了修煉。

        “引氣入體,直貫氣海,烈日融煉,通達全身。”

        劉官玉盤膝而坐,微閉雙眼,默念口訣。

        只覺一絲絲溫熱的靈氣流,自天地間匯聚而至,從肚臍眼附近透體而入,直沖氣海。

        氣海中那一輪小太陽,又開始忙活起來,將氣海中的靈氣,不絕的吸進小太陽中,將其凈化。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25 中国全民彩票app 北京11选5号码遗漏数据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始 吉林11选五任选7多少钱 甘肃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内蒙古快3 形态走势图 股票在线实时行情 黑龙江快乐十分 福彩3d双彩图 哈尔滨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360 福彩快乐8玩法 股票k线走势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