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修真小說 - 煞氣橫秋在線閱讀 - 第202章 美人災

第202章 美人災

        大朝試第二天的比賽正式結束了。

        經過這兩天的對決,還是出現了幾匹黑馬。

        無疑,喬光當然是這些黑馬中最耀眼的那一個。而除此之外,還有苦做舟、李奇等等,其中還有一名白白胖胖的少年,看上去年紀并不大,也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

        少年名字叫于寶。

        一個很陌生的名字。

        他并非來自六大宗門,也不是皇親國戚。他從山下來,來自一個神奇的小村。

        “那條小山村里的村民都挺有錢的,但是環境卻是真的土,他們的錢不用于建啥高樓,錢多了就拿去蓋土房子,搞得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小部落。”

        說話的是梁七,比賽結束后,蘭行君便帶著喬光和巫馬浩浩去找他。事前他們還去了一次敗佛想看看莫拉啥情況,但是吃了一個閉門羹,連莫拉的臉都沒見著,直接就被擋在門外不給進去了。

        梁七見到喬光意味深長的眼神,不由得“羞怯”地笑了笑,正巧這時下人將這兩天的戰果送了上來,便和眾人說起這個奇娃于寶的來歷。

        “里面的村民,可真的算得上是‘土豪’了。”梁七苦笑著搖搖頭,“以前他們都不怎么和外界有聯系,一直守著自己的小圈子,但每年都會給我們交稅,所以皇宮這邊也不怎么在意,只是這次聽說竟然有一個少年來參加大朝試,就關注了一下。”

        “沒想到發揮得還挺好,兩場比賽都是在一炷香之內解決敵人,而且都是修為比自己高的對手。”

        梁七一邊翻看送上來的分析資料,一邊說道:“哦對了,忘了說,那小胖子的實力大概只是剛剛到了筑基中期,看他氣息不穩,應該還是前不久才突破的。”

        “只不過……”

        梁七欲言又止,神情古怪而又復雜。

        “只不過什么?”喬光問道。

        “你們自己看看他的表現。”

        梁七將資料遞過去,喬光、蘭行君和巫馬浩浩認真看了起來。

        看完后,三人的臉色變得和梁七一樣古怪。

        許久,巫馬浩浩憋出一句:“有錢真好。”

        這個名叫于寶的娃兒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讓幾大高手都露出如此表情呢?

        資料中,于寶的身形呈現出不正常的龐大,一開始巫馬浩浩還在感嘆這個人長得可真胖,可仔細看去就驚呆了。

        這哪是胖,明明是不知穿了多少層護甲!

        看他兩手手指間,左右手各夾著四顆丹藥,喬光觀察了一下,有補血的,有攻擊的,有提速的,也有防御的,直接把四個大板塊給補上了,以備不時之需。

        從護甲的品相上來看,均是上等法器,怎么說也到了地階,防御能力不會差,竟然還要捏著這么多丹藥,這人到底有多怕死!

        “這人護甲上貼著的……不會是傳送符吧?”蘭行君咽了口口水,震驚地看見著厚厚的護甲上粘貼著許多符。

        “還有金剛符!”

        “那是大力神符!”

        “御風符……”

        再翻看幾張圖片,喬光覺得越來越看不下去了,很是無語,這哪是在比賽,這分明就是背著一座寶庫出來打人!每出一招都是燒錢的勾當!

        “有錢也不能這樣用吧……”喬光看向梁七,無奈道,“一場比賽打成了龜殼,你們主辦方也不管管的嗎?”

        梁七攤手說道:“大朝試既沒有規定說不能穿護甲,也沒說中途不能使用丹藥和符,我們想管也管不了啊。”

        “可是這總得有個度不是?都武裝成這樣了,你這讓別的參賽選手怎么打

        ?”

        梁七捏了捏下巴,斟酌道:“有個度……唔,也對,這個回去我再和他們商量商量。只是這一次大朝試就作出這個規定的可能性不大了。”

        “好吧,”喬光搖搖頭,“不過這個家伙到底什么來頭?難不成整個村子的積蓄都給他帶出來了嗎?”

        梁七哈哈一笑:“你想多了,這點錢財對他們來說還真不算什么,雖然沒有九牛一毛這么夸張,但最多也就是在老牛身上多拔幾根毛。我們大梁每年的財政收入有相當一部分都是他們提供的。”

        蘭行君恍然大悟,震驚道:“難不成就是那個……”

        “不錯,”梁七點頭道,“我們大梁的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符大師,很大一部分都是從那里出來的,老了之后也會選擇重新回到那,算是葉落歸根。”

        “這么強的一個小村子?”

        喬光傻了眼,仿佛在聽天方夜譚。

        “這有點像一個傳承吧,雖然他們的實力普遍不是很高,就連修為都是靠磕丹藥磕出來的居多,可是你現在也看見了,有時候打架還不一定要靠自己實力,人家拿裝備就能弄死你。”梁七解釋道。

        ……

        后來,喬光簡單問了下梁七假扮成李奇參加大朝試的原因,果然讓他給猜中了一半,這家伙就是想和他打一架,還有就是也想趁機看看這屆考生的整體實力怎么樣。

        “接下來我會專門去和還不太出名的選手比賽,看看他們的實力怎么樣,如果不行的話就先把他們打進復活賽里面,有本事就自己復活。”梁七如是說。

        喬光一陣無語,這參加大朝試的又有幾個打得過他?這不分明就是游戲玩家被主辦方盯上了,必死無疑嘛。

        喬光叫他直接去把那個于寶給打下場,但是被梁七給拒絕了,一是還是要給面子給那個神奇的小村,二是打這個沒意思,對他而言和打人樁差不多,于寶根本就不會有還手的余地。

        簡單了解一下情況后,喬光就準備打道回府了,他看了下對陣表,明天自己的對手只是一個在神前碑排前六十的修士,沒什么亮點,這場打斗的結果自然也是毋庸置疑的,不用做太多準備,權當練手和休息了。

        一進到客棧,喬光傻了眼。

        這清一色的服飾,怎么都是浮廬宗的弟子啊?!

        “喬光師兄,你總算是回來了!”

        看到喬光的身影,臺順從人群中小跑出來,笑道:“師兄弟們在這里恭候多時了。”

        “不是……你們這是搞哈子?”

        喬光一臉懵逼地看著這數十人擠在客廳里,掌柜則是像看到救星般看著他,可憐巴巴的,希望喬光趕緊解決好這件事情。

        “萬星辰師兄離開后,還特意傳訊回來,讓我們都待在喬光師兄身邊,擔心有敵人來襲,所以我們便都從各自的地方搬了出來,打算住進這家客棧里,和師兄一起。”

        臺順解釋道。

        喬光聽后,心中涌起一股暖意,萬星辰知道萬鬼發生的事情,在走之前還放不下他的安危,這讓喬光有些許感動。他笑了笑,向諸位抱拳說道:“感謝諸位浮廬宗師兄弟的抬愛,只是我暫時都不會有什么生命安全,不用那么大費周折,大家回到原來的地方就好了。”

        臺順搖搖頭,說道:“不可,這是大師兄下的命令,我們不能違背。”

        他回過頭,看了下這家客棧的規模,不過現在客房緊張,恐怕也容不下這么多人,還在考慮應該怎么辦。

        喬光心中生疑,問道:“諸白師弟原來不就是住在這家客棧里面的嗎?為什么浮廬宗的大家都

        分開來住?”

        臺順笑道:“諸白師弟是住在這里沒錯,但是師兄覺得,我們作為垌洲最大的幾個宗門之一,不應該對京城某一家客棧表現出特別的偏好,如果傳了出去,說浮廬宗的弟子偏愛那家客棧,那大家就容易覺得這家客棧是不是有什么過人之處,從而都涌了進來,這樣對其它客棧不公平,用大師兄的話來說就是破壞了市場平衡。所以我們選擇都是附近的位置,而不集中在同一家。”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若是放在往年,皇宮那邊可能會幫忙安排一下,但是今年似乎由于參賽的人數過多,皇宮里面的住所也裝不下了,我們有一部分師兄弟是在皇宮住,其他都在外面。”

        “原來如此。”喬光恍然大悟。

        臺順一拍手掌,驚喜道:“既然諸白師弟在這里有地方,那就好辦了,我們擠一擠就行。”

        喬光一愣:“這么多人擠在一個房間里?”

        “哈哈,這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前在外面歷練的時候,風餐露宿不照樣過來?”臺順哈哈大笑。

        “那個……”掌柜戰戰兢兢地舉起手,小聲說道,“太多人住一個房間的話,會不會對房間不太友好啊……”

        臺順想了想,這個擔心不無道理,而且隊伍里還有師妹,和一堆大男人擠一塊確實也不太合適。

        喬光說道:“這樣吧,你們不是想保護我的安全么?分配三四個實力最強的師兄弟在諸白的房間里住一晚上,其他人各回各處,反正大家都在附近,有事也能及時支援,可不可以?”

        臺順猶豫了一下,說道:“也行,要不就這樣決定吧。”

        他轉過身,挑選了兩三個弟子出來,和他一起住在諸白原來的房間,其他人回各自的地方待命。

        掌柜如釋重負,對這些大宗門的弟子,他是惹都不敢惹。

        ……

        到了夜晚。

        西西早早地便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專心致志地看書,就連喬大官人進門都沒有發現。

        “哎喲?今晚有戲!”

        喬光嘿嘿一笑,悄咪咪地把門帶上,把聲響降到最小,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西西身后,然后一把抱住!

        屠和煦身受重傷,哪會有什么危險?早就不知道跑哪里療傷去了,萬星辰可能是不清楚這一點,才專門找人來保護他。

        在喬光看來,待會兒下不了床才是真正的危險。

        喬光的爪子速度極快,不帶絲毫拖沓的前戲,入手便直奔小白兔而去!

        咦,怎么大了一圈?

        他感到西西的身體竟然像是羞澀般地震顫了一下。

        喬光狠狠一捏,忽然渾身炸毛,來不及多想直接激發傳送符!

        轟隆隆!

        下一刻,房間傳出轟鳴爆炸聲,整座客棧都被震落灰土。

        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客棧出飛出,臉蛋還帶著微微紅暈,又羞又惱,她感受著空間波動,直追喬光而去!

        “有敵襲!”

        臺順眾人大驚,佩劍才剛放下,又趕緊抓起,跟著那道身影同時沖出客棧,但找不到究竟要往哪邊走。

        “看我的。”

        一名弟子高高躍起,來到爆炸發生現場,隨便撿起一片碎屑又跳了下來。他掏出一張符,施咒燃燒,并將碎屑一同丟進去點燃。

        “追蹤符,走!”

        燃燒的符化為一抹幽光,瞬息間飛上空中,疾馳而去,身后帶出一條長長的尾巴,像一只小流星。

        臺順眾人對視一眼,給別處的師兄弟傳訊后,不約而同迸發出最快速度,跟著追蹤符!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