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女生頻道 - 女修重生指南在線閱讀 - 第二百四十五節:諸侯列島(雙更合一)

第二百四十五節:諸侯列島(雙更合一)

        (未改)對不住大家,三次元過忙……)新卷第一章,四千多啊!)

        萬籟俱寂,猶如在一片近乎墨黑的深海中穿行,橫渡,只偶有‘微芒’如自穿行的虛空古道中如浮光掠影而過,只別小看了這一縷縷如水輕盈的‘微光’。

        當‘微芒’由掠過,處于失神恍惚中的四人,頭皮猛然炸起。

        “虛空亂流!”感受著其毀天滅地般的力量從虛空古道外流過,剎那驚醒。

        這一次穿行虛空跟此前短距離傳送不一樣,與凌青散人護持‘行走虛空’更不一樣,短距離傳送還未接觸到真正的虛空規則,只是在虛空邊緣游走。

        但凡過百萬里的傳送陣,則真正是從虛空中開辟了一條虛空節點的通道,異常危險,寧無心等人所乘這一座大挪移古陣更有甚之!

        其中神秘的‘時空回溯’力量波蕩下,幾人剎那醒轉后,轉瞬又在這股力量波及之下,相繼渾渾噩噩起來,無有例外。

        而唯一不曾動蕩的是,幾人死死抓著的寧無心的手掌,其中‘大挪移令’蔓延而出的定力虛空的特殊力量,且若幾人尚有意識,必然可見,古道數次幾近崩塌,卻被此令蔓延的力量‘撫平’。

        虛空之中,未領悟一絲虛空規則著渾渾噩噩,感受不到時光的流逝,似是一晃經年,又仿若經年一晃,待‘時空回溯’的力量逐漸淡去,四人終從渾噩中掙扎醒轉。

        只見得虛空古道前方一股璀璨白光湮滅而來,此前不曾從‘禁忌海域’聞到的腥咸而溫煦的海風忽從裂開的虛空竄進古道,幾人腦子里最后一股昏沉縱被洗滌一空。

        中年男修渾噩散盡后,唇角一勾,明明不過數年,卻有種恍如隔世的久違,心中無限感慨一晃而逝,那一抹勾唇也不過出現了一剎那,剩余三人,則都當下一震,天玄終至!

        ‘時光回溯’的力量最后一次推動,幾人終被推出了虛空古道,璀璨白光湮滅眼前世界,耳膜一陣收縮嗡鳴,待最后一股無法遏制的眩暈感明滅。

        頓時“嘩啦……”潮水拍擊礁石的浩蕩之聲傳來,眼前璀璨白熾散盡,撞入眼簾的,是一片無邊湛藍,天幕昏黃,至于腳下,是一片百余大小的礁石島。

        沒有另一傳送陣接應,至于通往南煙的大挪移古陣,寧無心卻是從凌青散人口中得知,就在這片海域萬丈深處,卻非她眼下的力量能夠通行。

        至于此番傳送的時間,約莫耗費了一日,可這相比于連洞天強者都需橫渡一載的時間,已經是令人萬分驚喜了,尤其是在她感應到壽元只剩下不到十九載之時。

        神識略微一晃,沒有感知到危險氣息——此地靈氣淡薄,怕是數百上千里內都沒有靈脈海島的存在,自然而然的,于附近游走的修士、海域妖獸同樣極少。

        另外三人,卻已是被眼前景色吸引——“這就是天玄的海?!”

        見過百里禁忌海峽的‘癸水淡海’,見過上七宗先輩締造試煉列島外那一片紅海,再見過塔洲島外數十萬里被大陣隔絕,癸水不存,然仍色沉如墨的極北外海,那種浩瀚……

        應該是,已是到了一種波瀾不驚的境界。

        可而今見到這一片湛藍中隱藏著星光的汪洋大海之時,太歲三人仍被震住。

        被傍晚暮色下的海景,被那一股充滿著潮氣的咸濕海風所折服!

        沒有癸水萬鈞之重的壓迫,就連水天相接的天海盡頭將似沒入海中的殘陽,都充滿了‘熠熠生機’,而非南煙那種被濃墨淹沒的絕望……

        直至寧無心將大挪移令一收,手略一動彈,三人才徹底醒轉,收手之時,眼中震撼還未散去,還在感受海域中,厚重卻并不壓迫的淡淡水靈之氣。

        這種失神震驚寧無心也曾有過,且更有甚之,幾人若乘坐龍獒海船從‘禁忌海域’與‘無涯海域’交界處穿行,怕是很長一段時間,都忘不了那一股來自心神深處的震撼。

        故此,降落此地一瞬,略一思索,‘諸侯列島’輿圖便已浮現腦海,待三人手一撤回,手中一道經她手親自改良的‘輿盤’出現,真元一滲透,大致方位,模糊顯現。

        片刻后,寧無心確認此地與凌青散人相告無差,‘大挪移傳送陣’建在,執諸侯列島散修聯盟牛耳‘無涯海閣’范圍,腳下這片海域,便是無涯海域天玄起始地。

        寧無心行動手筆絲毫不像初入天玄,莫說季清寒兄妹,就是太歲都心有疑竇,若非知曉其十有八九來自那一座神秘小鎮,怕都要懷疑其真實身世了。

        三人雖初來乍到天玄,然早就有了前來的準備,故當寧無心吐露腳下所在海域范圍時,腦海都霎時浮現關于諸侯列島,關于‘無涯海閣’的信息。

        諸侯列島位于天玄極東,乃是天玄圣地,七大域東土的附屬島嶼,其島嶼之多數以十萬計,總占地相加,甚至比南煙還要大上一倍還多,人口更是南煙數倍……

        而諸侯列島散修聯盟主要由‘一閣、’‘三城’、‘七島’構成,所謂的一閣,便是統轄腳下海域范圍的無涯海閣,三城為闐海城、汐月城、勾玉城,七島則以北斗命名。

        至于這十一個散修聯盟的龐大勢力所在島嶼,卻并不是以島嶼大小廣袤程度所定,而是以其島上靈脈的大小,靈氣濃郁而定,畢竟靈脈才是修士真正的根基。

        據傳,天玄有五座古老的石碑,訂立五方風水,訂立天玄七域土地,其中一座便在腳下海域范圍‘鎮守’在無涯島之上,名‘鎮海碑’,至于這此碑來歷,便少有人知曉了。

        只知道,因此碑存在,才能將‘后天癸水’隔絕五十億海里外。

        略一番思考后,太歲三人逐漸平靜下來,各有心思,卻還是將目光看向了寧無心。

        “離開此地!”寧無心將無涯海島方向告知,季清寒聞言不語,默默將一艘品質不過下品法寶級別的靈舟祭起,見其這番舉動,寧無心也不禁勾唇——天玄不同于南煙,水深得很,就算是風氣相對淳樸的,有著大唐神朝統轄的東土,殺人奪寶的事件仍然層出不窮。

        金丹、元嬰、化神境的主流武器還是法寶,遙想前世寧無心死前才從顧之竑手中奪下一件‘下品靈寶’,彼時她境界化神后期,還是人人喊打,殺人奪寶無數的大魔頭。

        一件中品法寶或許不算什么,可一件隱約散著極品法寶器紋波動的中品法寶,且還是法寶中最為珍稀的一類飛行法寶,絕不簡單,最為重要的是,其乃是有‘五品巔峰雷劫木’所煉制!

        就單輪這一點,莫說元嬰修士了,怕是化神修士都會投來奇異的目光。

        四人初入,又無背景,寧可引來宵小窺視,卻不宜大出風頭。

        腳下的礁石小島距離無涯島極遠,以季清寒馭器時,需少則三日多則五日行程……

        只是,作為作為諸侯列島散修聯盟霸主級存在的海域,就算是一片靈氣稀薄之地,不時就會有修士途徑,就在寧無心話剛落下,‘無涯島’方向相對的另一遠方,數道墨點憑空出現!

        而就在眾人登上彎月形下品飛行法寶一瞬,逐漸殺到近前的四五人身后的遠方,又是數道墨點出現,且度比之前方這一波人馬,還尤盛三分,一追一逐,顯有恩怨。

        幾人目光陡然挪移,躲是來不及了,又轉而看了一眼寧無心,也就淡然了。

        除非碰上了化神修士,不然他們還不知道,有多少個元嬰修士,惹得起他們這位‘主公’。

        前幾股氣息彌漫不甚強烈,比之季清寒遠勝,可比之全盛時期的商九天又差太遠,約莫在金丹后期到半步元嬰的層次,后幾股中,則有一人散出了元嬰氣息。

        雖麻煩,卻還算不上威脅,再者說了,能夠威脅到他們的,躲也沒用,躲不過。

        確認之后,寧無心就不再關注,古井無波道:“出。”

        季清寒到底還有些傷勢未愈,哪怕服用了早前購置的四品丹藥,哪怕她締結之金丹很不凡,可馭起此下品飛行法寶,卻頂多只能夠得著金丹后期馭動極品靈器的度。

        盞茶功夫后,終是被前一股修為稍弱的修士趕上,“幾位道友,可方便借一步說話?”話是這么說,可不待寧無心幾人回應,已是不由分說就將正在馳行的飛舟攔下。

        三個金丹后期,兩個金丹大圓滿修士,除了為一人外駕馭一件下品飛行法寶外,余下四人皆各自駕馭著極品飛行靈器——天玄修士相比于南煙自然是富有,然說的是背靠宗門、家族、各類勢力中的修士,換言之,天玄真正的散修資源同樣貧瘠,也就比南煙修士稍微好那么一些罷了。

        在這種資源仍舊被大勢力壟斷的情況下,絕大多數的散修金丹修士,將大部分資源用以修行外,終其一生怕都只能湊夠煉制一件本命法寶的財帛。

        南煙則更慘,有不少金丹修士,終其一生,或連一件本命法寶煉制所需材料都湊不足,只能耗盡積蓄拼了命去購置一件屬性相合的低級法寶!

        故此,在見到這一件彎月形下品飛行法寶后,皆眸中貪念一閃——這件飛行法寶煉制手法雖然有些拙劣,乃為下品之中的下品存在,比之他們手中的極品飛行靈器,卻勝過太多了!

        其中心性較為浮躁者,見到太歲季清寒兩人的一瞬,感應到他們身上修為,一筑基中期,一金丹中期,剎那便要出手——后面追兵雖然將至,可若他們能夠將這一下品飛行法寶拿下,說不定還真能夠擺脫眼下危機,卻被為的兩個金丹大圓滿修士攔下了。

        修為愈高,對于危險的感知便越強!

        靈舟角落的中年男修他們感應不出什么修為與危機,可那個面容粗獷的青年,眉眼散的煞氣,生生扼制住了他們的貪念——金丹修士哪里能探測相當于元嬰境的武道修士底細?

        而天玄又不同于南煙,在沒有絕對的力量之前,多半都不會將神識釋放,乃至于刺探他人,一則容易引起他人不滿,二則,誰知道會不會碰上鐵板?

        換言之,行事要謹慎得多了。

        一個照面后,為之人除了感知到這彎月形飛行法寶上的一伙人不好惹之外,還存了求救的心思,是以,拋出了他們一行人‘反目成仇’的根節,一座化神古修士水府。

        此事,換成寧無心剛晉升元嬰那一會兒,怕是會‘與虎謀皮’,可眼下的她,對于諸侯列島海域五百年內的大小機緣所知不少,動心的,也只有那么一兩個,卻都沾不上‘化神’二字。

        且一個古化神修士的遺藏,對她而言,吸引力終究不足夠,這對于季清寒兄妹而言吸引力倒是足夠了,可一則他們同樣謹慎,對這幾個眼中貪念都沒能完美掩飾的修士,實在生不起合作的心思;二則,莫說兩人眼下受傷了,就算痊愈,如何行動還得看寧無心的決策。

        不動生死與寧無心眼神交流一瞬后,季清寒言辭拒絕了。

        這五人終離去了,神色固然不善,有濃濃怨色,幾人卻不放在心上。

        待后三人追來時,不免又一次打量,而這一次因有一個元嬰修士的存在,略作感應,便察覺到了商九天披著虎皮之下,早就外強中干的內里,傷勢頗重!

        ‘此地距離無涯島數萬里之遙,就算殺人奪寶,管轄這片海域的無涯海閣也察覺不到!再者,他們手中擁有一件飛行法寶,追上那幾人不過早晚之事,不若出手,一個武道五境修士,身家必然不菲!’權衡一番后,到底出手了。

        寧無心不喜歡麻煩,卻不意味著害怕麻煩,對方殺意彌漫,將要出手的一瞬,她已率先一步出手了,沒有動用古鐘,單憑堪比極品靈器的肉身,加上生殺二陣,迅將三人擊殺!

        而待遠方數人因打斗聲而回顧的一瞬間,見到這一幕,一面狂喜的同時,腿直接嚇軟了,而在遙遙與出手的中年男修對視的一瞬間,具都不寒而栗,呼吸更是停滯了。

        此時此刻,他們具有種,若對方想動手,就算他們逃得再快,也躲不過。

        可即便如此,幾人在此中年修士返回彎月形靈舟的一瞬,具都倉皇而逃。

        這一幕,不過是這數萬里海域路程中的一插曲罷了。

        其后,五日時間,因為越靠近無涯海閣,所遇修士逐漸增多了,修士修為同樣增長,更是碰到了一個元嬰后期存在,對方視線也只一晃而過,彼時寧無心已經撤掉了遮掩,整座靈舟上修為最高不過商九天,除了品階極次的一件下品飛行法寶外,實在令人生不起貪念了。

        而心有貪念的,卻又大多看不穿商九天深淺,少數則因為靠近無涯海閣的緣故,不敢輕易出手,畢竟無涯海閣既然收容各方修士,必然要負責這一方海域的平安。

        若無完全把握,卻無令人眼紅的機緣財帛,極少數人愿意冒險。

        也就在這種詭異又安靜的氛圍內,經過了幾場大風大浪,終于是靠近了諸侯列島,主島!

        ……

        ()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王中王精选资料论坛 今日股票下跌原因 22选5胆拖计算器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意甲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天天选4 浙江股票微信交流群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 闲来广东麻将app 通达信股票软件 如何做网赚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下载 上市公司股票代码查 网络兼职赚钱网络兼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