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女生頻道 - 齊歡在線閱讀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簡王之心

第五百一十二章 簡王之心

        質疑皇帝的兒子們手足相殘,需要握著確實的證據,老簡王雖然覺得這件事有蹊蹺,但是手中沒有證據。

        簡王還記得父親坐在書房中一夜沒有合眼,怔怔地看著墻上掛著的《賀壽圖》,那是安王孝敬給他的。

        簡王打開屋門,聽到父親在那里喃喃自語。

        簡王道:“我父親說,生在皇室就要小心翼翼,但是每天又想要竭力掙扎,活得太久,看得太透都不是件好事,想要遠離朝堂,可每次聽到一些消息,又會忍不住去探看結果,整日里活在恐懼和自責之中。”

        簡王說著將一串佛珠放在桌面上。

        “我父親生病的時候,安王親手雕刻了手串送到家中,上面有佛家真言,可能這是件微不足道的東西,比不上那些珍奇異寶,卻比什么都要真誠。

        安王去往松潘衛時,我父親悄悄去了安王府,囑咐安王爺要謹慎小心,發現西北局勢不穩,就密信向朝廷求助,安王答應了。”

        簡王嘆了口氣:“但我父親回來一直郁郁寡歡,我以為父親不過就是杞人憂天,卻沒想到安王的噩耗傳入京城,父親一反常態進宮向高宗皇上哀求查明實情,甚至去宗正寺請宗親幫忙去往西北尋安王。

        安王仁孝,在宗室中很有威望,開始也有宗室應和我父親,可后來眼見安王沒有活著的可能,所有人也都打了退堂鼓,安慰我父親,人死如燈滅,眼下是穩固西北,現在貿然質疑反而會引起政局不穩,不如先渡過眼下難關,日后再慢慢查明。”

        順陽郡王沉默下來,他對這些事也有耳聞,簡王說的不是假話,想到這里他看向徐大小姐,向徐大小姐點了點頭。

        簡王接著道:“我父親說,這就如同看著一個活生生的孩子死在眼前,身邊都是叔叔伯伯卻誰也不肯伸出援手,而那孩子平日里將他們當做長輩尊敬。

        我父親那段日子時常會夢見安王和安王妃的慘狀,夢見安王府的孩子們慘叫連連,在大周的土地上,一個未來的儲君,竟然被這樣折磨,死的如此無聲無息,是他沒有求救,還是他求救的聲音被人充耳不聞。

        安王被砍下頭顱,剝光衣服,尸體被掛在馬后拖拽,一直到骨肉碎裂,安王妃和孩子們都被掛在城樓上。

        安王和王妃被殺時,京中的宗室們都在睡夢之中,他們知曉消息之后,卻也沒有誰敢于出面還安王一家真相和體面,這就是皇族。

        齊氏已經沒有了當年的威風,如今的齊氏子弟只會爭搶祖產,暗地里利用權柄做些買賣,每日里紙醉金迷,雖然每日都背祖訓,誰又將祖訓放在心上,想當年太祖時為何起兵,就是因為族中子弟無辜被殺,太祖憤憤不平要為族人討個公道。”

        徐清歡聽說過這件事,齊氏族人不但被冤枉偷盜傷人,還每日都被綁在城墻上鞭撻,家中父母為其不平,被縣丞毆打致死,太祖爺不堪族人受辱,前往衙門理論,卻不想縣丞早有準備,想要陷害太祖亂用兵權故意威逼他,太祖反抗時錯手殺了縣丞。

        事發之后太祖怕牽連齊氏,準備向朝廷認罪,卻沒想到整個齊氏族人愿和太祖一起反了朝廷,加上太祖身為武將身邊有將士擁護追隨,很快拿下了兩個城池,忠心的將領和族人成為了太祖立足亂世的依仗。

        簡王平復一下情緒接著道:“接下來的事你們都知曉了,先皇拿回了松潘衛成為了太子,到了這一步,沒有人會再去查安王案了,簡王府質疑過先皇,余下的日子也只能更加小心,遠離政局。

        不過,父親還是放不下這件事,常常會感嘆安王,感嘆我們齊氏,父親臨去的時候睜大眼睛看著我,我知道他想要說什么,可我也無能為力,我父親最終也沒能闔上眼睛。

        一眼百年,看透也無法扭轉,可能每個王朝最終都會如此,”

        順陽郡王順著簡王的話也想到了許多過往。

        簡王目光微微渙散:“我的心性還不如我父親,大事做不成,只能偷偷摸摸做些細枝末節的小事,暗地里幫幫那些可憐人,也就是這樣了。

        這次是想要弄清安王的事,才會讓衛娥出面。”

        順陽郡王沉默,有些時候假糊涂不如真糊涂,順陽郡王府這些年也是如此才能換取片刻安寧。

        簡王說的這些話不像是假的。

        “簡王爺,您對齊氏失望嗎?”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來。

        簡王看向那抬起頭的少女,不禁訕然道:“這些年我自己又做了些什么,大多時候還不如弄鳥養花,有什么立場去質疑旁人,只可惜身在這樣的位置,卻不知該做些什么才對大周更有益處。”

        順陽郡王想要說些什么,卻最終沒能開口。

        管事進門稟告:“王爺,順天府的人到了。”

        簡王坦然地點點頭:“讓莊子里的人配合府衙查驗。”

        簡王妃眼睛通紅,目光中有幾分愧疚和傷感。

        簡王看向王妃:“這些事沒告訴你,也是我的不對,我們夫妻一體本該讓你全都知曉。”

        簡王妃搖搖頭剛要說話。

        外面立即又有人前來道:“王爺,刑部大理寺的大人到了。”

        這么快。

        看來皇上也很想查明蘇紈背后的人到底是誰,恐怕徐清歡他們這邊動手,皇上那邊就已經接到了消息。

        簡王和簡王妃走出去,屋子里剩下順陽郡王和徐清歡。

        “徐大小姐,”順陽郡王道,“有可能我們弄錯了,錯怪了簡王,這次朝廷查案對簡王府不知是福是禍。”

        順陽郡王臉上的憂慮更深了些,顯然簡王方才的話觸動了他,不過他又覺得十分幸運,多虧在常州時醒悟過來,現在敢于做些他能做的事,雖然十分的微不足道,就算將來不能在政局上起什么大作用,能夠幫襯宋成暄這樣的忠臣良將也算是盡了一份心力。

        徐青安走進來:“妹妹,我們該怎么辦?”

        徐清歡道:“既然朝廷已經接手,我們就走吧!”這些明面上的證據他們已經看了,接下來朝廷會仔細盤查簡王府,如果簡王沒有做別的,想必朝廷也查不出什么。

        “這些都要查驗。”

        院子里,雷叔看著衙門將那些瓦罐重新挖出來,準備帶著徐家下人一起離開,卻不想有衙差毛手毛腳鏟子挖的太深,碎了一個瓦罐。

        仵作和常娘子忙上前查看,雷叔也去幫忙,將土都挖出來之后,雷叔在碎骨之中發現了一只瓷瓶。

        雷叔的眼睛豁然一縮,整顆心仿佛都要從嗓子里跳出來,差點按捺不住就要去拿那瓷瓶,眼睛緊跟著也紅起來。

        他找了那么多年,竟然在這里嗎?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11选5只能在天津买吗 打捉鸡麻将怎么舍牌 官方天天捕鱼游戏下载 大庆麻将52麻将手机版 捕鱼达人2手机版下载 南粤风采36选7 平特二肖100元赔多少 华东15选5单注预测 36选7分析 好运彩是合法的吗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星悦陕西皮皮麻将下载 股票怎么玩法 斗牛棋牌游戏下载 贵州lI1选5任二近期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