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女生頻道 - 齊歡在線閱讀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交代

第五百一十一章 交代

        少女聽到衛娥的聲音卻依舊向前走去。

        衛娥立即焦急起來:“我四處走動做生意,恰好去了順陽郡王爺家的鋪子,那年京城格外的冷,我準備買一批棉布和棉花,讓手下的人四處打聽,得知那家鋪子的貨物足夠,我就帶著人去鋪子里看貨。

        本來談的不錯,我也準備做下這單生意,卻沒想到被人盯上了,那盯著我的人就是順陽郡王的二弟,齊二老爺。”

        徐清歡的腳步終于停下來,齊德芳看著衛娥,生怕漏聽一個字。

        “然后呢?”齊德芳焦急中問出口。

        衛娥道:“宮中設宴的時候我曾過順陽郡王一家,也曾服侍過齊二老爺,齊二老爺定然是認出了我,才會緊追不舍,我出來做事不愿意被人現,而且那些達官顯貴見到我們這樣的人,多數不懷好意,要么是想要威脅我們打聽消息,要么就是想要讓我們為之效命。

        更何況我還扮做商人,握著一大筆銀錢出來買東西,很有可能被攥住把柄,我不愿意惹出太多麻煩,就連夜離開了,不過我知道齊二老爺派來的人始終盯著我們,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脫身。

        回到京城之后,我還擔憂,齊二老爺會不會找上門來,后來我聽說齊二老爺私自販馬,被朝廷追查,我因此松了口氣,畢竟齊二老爺有了麻煩,也就不會揪著我不放。”

        聽到這里,齊德芳面色鐵青,恨不得立即將衛娥打一頓。

        齊德芳道:“那掌柜說你是他的女兒喬姝,分明是你們事先約定好的說辭,既然你去鋪子上是談生意,為何要假扮喬姝。”

        衛娥一怔:“我與他談生意不過見了兩次面,我當時用的名字就是衛娥,什么喬姝?我不知曉。”

        齊德芳看向徐清歡:“徐大小姐,他分明就是在說謊,我二叔現了蘇紈私開鐵礦,他就被蘇紈授意前去鋪子上,與喬掌柜密謀陷害我二叔,我二叔現之后一路追他,他想方設法脫逃……”

        齊德芳說到這里,覺得自己想通了一件事。

        “我想起來了,二叔在那之前現了蘇紈私開鐵礦,調動人手去查此事,難免要盤問幾個鋪子的掌柜,衛娥那時候出現,吸引了二叔的目光,二叔親自帶人一路查下去,因此對喬掌柜有所松懈,所以才讓喬掌柜有了機會做了假賬目,誣陷我二叔在邊疆販馬。”

        這就是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齊德芳覺得自己理的很清楚。

        “如果我為長公主駙馬效命,”衛娥吞咽一口潤了潤嗓子,“駙馬被抓之后,我為何不離開京城還在這里?”

        齊德芳道:“因為你覺得沒有人能抓到你,我二叔、喬掌柜和喬姝都死了,沒有人知道那天你跟掌柜密謀之事,你沒想到那天跟著我跟著二叔一起去鋪子上,我一直在馬車上,所以你沒有瞧見。”

        衛娥現自己無從辯白:“你們說我與蘇駙馬有關,就找到證據,光憑這一點不能讓人心服口服。

        我說的那些你們也可以去查證,那年山西壽陽棉花豐收,棉花價比京城要低許多,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商賈去山西壽陽,并且我因為這樁事沒有在山西做成生意,只好又轉頭去了山東。

        蘇州、常州、鳳陽雖然也有棉花,但那是張家的地方,想要去那邊買賣就要過了張家這一關,我這樣選擇也有我的思量。”

        衛娥的話,一時讓齊德芳找不到漏洞:“那你屋子里的箱籠和院子里的那些陶罐又作何解釋?”

        衛娥眼睛中一閃悲涼,不過很快變成了輕蔑的神情:“世子爺,那些人都并非死于我手上,世子爺去宮中查檔,就知道他們是怎么死的了。”

        衛娥說著這話看向沈老爺:“內侍公公比我清楚,宮中這些年死了多少人,我不過是為他們收斂尸身,太監的身后事遠比你們想的更加凄涼,從宮中出來之后,我做些生意賺銀錢,就是為了能給他們幾分體面。”

        徐清歡點點頭,仿佛相信了衛娥的話:“既然你只是想要暗中為死去的宮人做些事,為什么會那么關切慧凈的身份?這樣跑去沈家要挾沈老爺,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有悖你的初衷。”

        衛娥一時回答不上來,如果他找借口說,是要找到線索拿去換銀錢,和他方才說的那些話又有了矛盾,他若只是想要為宮中那些死去的奴婢做些善事,何必又卷入朝廷大事之中。

        沈老爺打量著衛娥,衛娥說的那些話他都聽得十分仔細,他微微垂著眼睛,讓人看不出情緒。

        “是我讓他去打聽的。”簡王從堂屋里走出來。

        沈老爺立即起身向簡王行禮。

        簡王說出這句話,整個人輕松了不少:“也是我將衛娥安置在這里的,當年衛娥去山西買賣棉花的事我也知道,衛娥用來做買賣的銀錢也是我給的。”

        跟在后面的簡王妃攥緊了手中的帕子,她真不知道王爺到底在想些什么,現在王爺親口承認了這些,她倒覺得……還不如王爺在這里養了個外室,那樣的話,處置起來比眼前的情況要好許多。

        至少王爺不會有事,她雖然怨懟他,卻不愿意他出差錯。

        簡王看著徐清歡:“順天府衙門就要來人了,我們進屋說吧!”

        ……

        偌大的堂屋里,簡王和順陽郡王先坐下來。

        幾個人都沉默著一時沒有說話。

        齊瑩月現府中氣氛不同尋常,問了管事媽媽一路也追到莊子上,雖然還不知曉其中內情,齊瑩月也能感覺到事情非同小可,很有可能眨眼的功夫簡王府就會坍塌下來。

        父母和順陽郡王、徐大小姐在堂屋說話,她就坐在堂屋外的石凳上。

        陣陣冷風襲來,齊瑩月不禁瑟縮了一下,出來的太過匆忙,她甚至沒有穿斗篷,只覺得寒意刺骨,她想要堅強,雙腿還是忍不住抖。

        齊德芳見狀,伸出手指戳了戳徐青安:“你穿著斗篷,去給她送去。”

        齊瑩月的模樣是很可憐,不過……

        “為什么?”徐青安牢牢地攥住了身上的衣衫,生怕被人搶走,這樣吃虧的事他才不會做,他瞪向齊德芳,“你怎么不去,你們都是皇室宗親……”

        齊瑩月似是聽到了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她深深地垂下了頭。

        終于,齊德芳忍不住走了過去,將手里的斗篷遞給齊瑩月:“堂妹,天氣冷,你穿上吧!”就算那幕后指使是簡王,總跟齊瑩月沒有關系,他也不能遷怒于這女孩子。

        齊瑩月接過斗篷,忍不住哽咽出聲。

        ……

        堂屋里。

        簡王喝了一口茶,目光微微渙散,半晌才重新聚合在一起:“有些事你們不知道,安王沒了的時候,我父親進宮找過高宗皇上,提起安王的死另有蹊蹺,請高宗皇上遣人查明,也是因為這樁事,我父親才一病不起。

        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我只能做個閑散宗室,這樣才能保住簡王府。”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