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網游小說 - 古董除歲師在線閱讀 - 第382章 走街串巷

第382章 走街串巷

        何洛想揍這傻禿毛熊一番,奈何一身得了軟骨癥似的,只得忍辱含屈被毛珌琫嘲諷了一陣,這才聽到他想聽到的一些兒事情,再一問時候,聽到居然小年了,不由得大吃一驚。

        毛珌琫說完,想了想覺得有個事還是得跟師兄提一下,“你認得那個扈老十吧?他們幫里不是有個慧巧?我上回無意中救了一把,發現她和聶小姐居然長得有些像,當時可能情形緊急,我一眼認錯了人,后來才曉得并不是聶小姐。

        聶小姐那頭,你好了就想辦法聯系了看看,總覺得她現在處境比較危險,可莫要沖動暴露自己才好。”

        何洛應下,在記憶里找了一下慧巧,就想起那個扎著兩個辮子乖乖巧巧的少女,仔細想了一下她長相,發現自己確實在看到她時有種熟悉感,這么仔細一回想了,還真和聶小姐相像。

        這世上還真有一些巧合啊。

        何洛感慨了一下,就將這個事放到了一邊,拎起掉到一邊的小猞猁,問毛珌琫:“那這玩意兒又是么子一回事啰?”

        “這個是你救命恩人之一,師父講了,既然你受了它的生恩,自然就得還恩,好好帶在身上,最好貼心窩子一點放著,等養得睜眼了就行。”

        ……

        何洛嫌棄的嘖嘖兩聲,最后還是把這小東西給塞進自己衣服里,結果被冷了打了個寒顫。

        毛珌琫到底擔心師兄休養,并沒有說多久就出去了,何洛躺下后才后知后覺發現自己都醒來好一陣了,怎么他那個毒嘴師父就沒有現身過?

        他不解,但也當師父給自己拔毒累了在休息,只想著等師弟下回來了再好生問一下,便倒頭休息。

        毛珌琫和銀霜再送晚飯來的時候,聽到師兄問起師父,一時間沉默了一下,臉上頭一回糾結又復雜,但等何洛抬起頭來看,師弟還是那個師弟,說出來的話也像他想的那樣,說師父這次累得不行,閉了關讓他們不要去打擾,等恢復元氣了自然就出來了。

        然后話題一轉,提到了新年辦年貨。

        “三叔是這么個意思。”銀霜道。“四爺那邊送了蠻多年貨,雖然四爺說在唐公館過年,但這是咱們帛門頭一回在外頭過年,唐公館再怎么講也是四爺屋,不是咱們的地盤兒,還是咱們在小院子里過新年,到時候也正好初二受四爺的拜師禮,兩邊分清楚要好一些。

        三叔說等大哥你好些了,就和二哥帶著我上街去收破爛過年。”

        何洛一口湯差點噴出來。

        “收破爛?”

        “是啊,年貨三哥都給辦好了,三叔說大戶人家正好年前大掃除呢,肯定有好東西外流,讓我們去多收些,說是有大用的。”

        銀霜一邊呷一邊叭叭講得歡快,還給兩個哥哥夾這個那個菜的。毛珌琫回了她一筷子排骨,點頭附和。“就是銀霜講的這樣,我已經去找過大順哥,他后來收的東西全都往四爺鋪子送,我和他定好了,現在的東西全給咱們。”

        何洛一問,才曉得已經讓人家送了兩天了。他咋舌,一邊憂心師徒幾個的錢夠不夠收東西,一邊恨不得多吃些睡上一覺明天醒來自己就又是那個活蹦亂跳元氣抖擻的自己。

        靠近年邊,唐四爺也曉得一直大動干戈要不得,年前發生了這么多事,人心惶惶,只會損壞當政當權者的統治地位與在百姓心中的親和力,他這邊下了敕免令收回大批人馬,只留了一部分仍在巡邏,另外又貼出告示表示抓到了事件真兇,安撫民眾好生過年,房屋受損的,受傷的,都按照程度深淺做了一定賠償,再讓一些人在街頭小巷的拉家常似的不著痕跡吹鼓一波軍政賠償愛民的舉動,省城的浪花倒也很快就壓了下去。

        至于華黨會晤,雙方定下了年后初五的時間,華黨方面為了表示和談的誠意,幫著派遣了一些工作者在各個學校、民工階級對在校學生、工人進行接觸談話。

        當然,這些事的進行過程自然不會給唐家軍全程觀看,但人家拿著結果和態度出來,這讓唐四爺滿意,也讓那些反對兩黨會晤的一些聲音小了點子。

        就在省城明面上安定下來,大家伙兒開始準備新年的時候,一個好消息從金陵傳回來,唐委員獅子大張口,這回硬生生從姓白的桂系及委員長那兒摳出了五架飛機。

        五架啊!

        可不是民用的那種,而是實打實的戰斗機啊!

        隨著這一好消息回來的,還有唐委員大價錢大力氣從委員長那兒請回來的兩位教官。

        唐家軍得到消息,從上到下一片喜氣洋洋,唐四爺和那些等階高的軍官們屋里一時間熱鬧得很,無外乎就是想打探飛機落戶到哪,這戰斗機有了,士官學校就得辦吧?士官學校的名額多少?哪個團旅的人手進行培訓?

        反正這些人精們都劃算開了,這戰斗機雖然目前數量少,可不代表不會擴增。擴增要錢?沒事兒,打!繼續打!打出湘郡!然后再多挖!這地下不是那么多古墳古墓?那可都是錢!埋在土里那是可惜浪費,還不如變做軍資軍費擴軍用!

        華黨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湘郡的華黨領導們同樣開了緊急會議,只有一個中心目標:一定要想辦法在唐家軍開辦空軍學校時安排華黨的先進黨員進去學習。

        至于最方便混進去的頭腦靈活又膽大心細的人選,所有人第一時間將眼光放在了馬浚生身上。

        這些政治上的風風云云和江湖人關系并無,何洛好一些了,就非要求著跟毛珌琫他們出去。

        師兄弟兩個帶著銀霜重回了他們住的院子,一打開門,分明只過了不久的時間,何洛卻覺得有種恍然隔世之感,再一看,院子一角堆放著小山一樣的破爛,上頭拿防雨的油布蓋著。

        師兄弟換上舊衣,各自挑著一對籮筐,臨出門的時候對銀霜講:“妹子在屋里好生看好家,我們回來給你帶好呷的。”

        銀霜應了,何洛擔著籮筐晃悠悠的跟在師弟身后,直奔最近的大戶人家的街道而去。

        他可是頭一回做碗擔業這行當呢。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13期走势图 无本一个星期赚10万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 大智慧配资 江苏7位数玩法 3d太湖一句定胆虎剪尾 怎样炒股赚钱 快乐10分预测 三维股份股票最新公 快3开奖结果广西 浙江11选五投注技巧 股票行情香雪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人 今日股票开盘吗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