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歷史小說 - 蘇廚在線閱讀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十六時辰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十六時辰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十六時辰

        剩下童貫孤零零地站在村口,欲哭無淚。

        遠遠觀望的,還有一群懵逼又興奮的百姓。

        你走!你特么走得越遠越好!最好永遠不要再跟你這狗日的打交道!

        這尼瑪文人的黑心腸,全都是七曲九彎還帶鉤的!

        《蜀中雜記》:

        元豐三年七月,河汛危急,開封衙外水積盈尺。

        太后移宮,上不安寢,都下三驚。

        魚國公蘇油提舉河防,使參政章惇代軍機巡按。

        惇飛騎入澶,察太守劉祚,通判葉知祥,檢察唐鏗貪墨河款事。

        乃虛為顧拂,命三人以家資填彌。

        收儲既足,鐵證亦鍛,即誘三人于堤上,命童貫斬之。

        迫借貫新軍五百,回掌守任,一州震粟。

        于是始調木石,征發工役,澶堤得保。

        魚公聞之嘆曰:“子厚必能殺人,大蘇前言,信不污也!安天下于談笑,挽狂瀾于既倒。命世之臣,概謂此乎?”

        ……

        汴京,軍機處。

        蘇油拎著兩個搪瓷飯盒,進入廳中。

        軍機處內院,五十名新軍內侍身著新式的修身軍服,腰跨武裝帶,匣子里清一色的轉輪銃,將內院守得水泄不通。

        這是蘇油知道趙頊決意在此過夜,通知宮掖趕緊調來的。

        將兩個飯盒放在桌上,蘇油一一打開:“陛下,器皿粗鄙,味道卻還不錯,你將就著用吧。”

        趙頊接過筷子:“都是什么菜?”

        蘇油將飯盒里的小盤子一一取出來:“涼拌黃瓜雞塊,油燜茄子,蝦仁白油冬瓜,我讓食堂給陛下加了一份皮蛋。”

        說完將飯盒底部的粥倒在飯盒蓋子里:“天氣大,喝點綠豆粥。”

        趙頊問道:“你的呢?”

        蘇油將自己的飯盒碟子也一一擺在桌上:“臣一樣的,不過雞塊少些,黃瓜多謝。”

        趙頊其實沒有什么胃口:“這一晚上,難熬啊……”

        蘇油其實早就有些餓了:“我們已經做完了能做的一切,于今就只有安心等待。陛下就好好用餐,好好睡覺,即便明日有最壞的消息,到時候也有充足的精神應對不是?”

        蘇油與趙頊同齡,兩制以上的官僚之中,能夠如王安石那般得趙頊信賴,能力如今比王安石看起來還要能渥,同時年紀又和趙頊相仿的,也就只有蘇油了。

        所以君臣二人的關系,在沒有外人在場的時候,相處起來有些古怪。

        似乎不是君臣,而是身份相對平等的兩個朋友。

        比如現在桌上這兩份飯菜的擺法,換做大宋高太后向皇后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敢這樣跟皇帝一個幾案上攪飯勺。

        趙頊知道蘇油對自己很尊重,處處都在維護他,但是偏偏在一些細節之上,卻又時常疏忽。

        反觀朝中大臣,表面恭敬非常,舉止合禮,而內里皮里陽秋,將自己都列入算計范圍的,那是多了去了。

        如蘇油這般赤誠相待的,真不多,同齡的,更是絕無僅有。

        雖然君臣間已經不能如當年在金明池畔垂釣那般相互揶揄胡鬧,但是蘇油給他這份難得的“待遇”,絕對值得珍惜。

        不知不覺間,趙頊其實對蘇油已經非常依賴。

        見到蘇油眼巴巴地望著他,趙頊知道自己不動筷子,蘇油是不會動的。

        雖然自己并無食欲,還是夾起一條雞塊:“吃吧。”

        “好。”蘇油也開始動筷:“臣可是真餓了。”

        趙頊筷子一動,也就停不下來了,真如蘇油所言,器皿不行,但是味道是真的好。

        涼拌雞塊里的麻椒油刺激著味蕾,這樣的菜式,宮里御膳房也是不敢做的。

        和蘇油一起也吃過不少次飯了,只要不是御賜,而是由蘇油做東,那就一定有驚喜。

        而且兩人間還有默契,那就是客隨主便。

        趙頊賜宴,蘇油就跟著趙頊玩“食不言”;蘇油做東,趙頊也跟著蘇油邊吃飯邊說話。

        又挑了一塊皮蛋:“明潤,你說,會發生最壞的結果嗎?”

        蘇油說道:“陛下,根據下游的資料匯報上看,情形在兩可之間,現在只能相信陳昭明,宋用臣,竇仕的能力。”

        “不過我想讓陛下放心的是,我們大宋,對于最壞的結果,已經做好了充分的預案。”

        “什么意思?”

        蘇油說道:“哪怕是發生了決堤,我們也多了這么多天的準備,還多了十六個時辰的及時響應時間。”

        “我們已經將百姓遷到了高處,我們的船隊,正帶著藥品和糧食趕往鄆州。”

        “就算是發生最壞的結果,但是其造成的后續影響,也絕不可能出現過去那般人民無糧可就,千里流徙,沿途倒斃的慘況。”

        “各地常平倉,轉般倉,義倉,經過一年來的整治,已然重新豐足。”

        “軍機處已經將預案指令下達到各級,一旦出事,即可開倉接濟。”

        “沿河可能的決堤處,我們都部署配置了軍力,他們不僅是救災的力量,還是安定人民的力量。”

        “中書,三司,樞密院,政府在此次事件當中高效聯動。其運轉效率,統籌能力,政令下達的速度,非是以前,面對這樣的艱巨時刻時可比。”

        “軍隊的素養,擔當,決心,保家愛國的精神,也非以前這樣的艱巨時刻可比。”

        “皇室,士林,農工商學,各階層的民心凝聚,為陛下盡忠竭力,對政府幫助體諒,這種一方有難,八方齊援,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責任感,更以前這樣的艱巨時刻可比。”

        “所以陛下,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因此,我們不怕。”

        趙頊心中的緊張突然舒緩可下來,然后,發現自己也有些餓了。

        ……

        黃河,曹村埽,禹王廟。

        廟宇很破敗,那位中華歷史上因治水而登上神位的人物,如今殘破的身軀披著一身的塵土,正用憂傷的眼神,看著面前忙碌的一群人。

        大宋治水最高部門,都水司提舉宋用臣,站在神像之前,眉頭深鎖,滿臉的憂色。

        陳昭明在一邊的黑板上用粉筆唰唰唰地運算,看樣子實在構造一個函數。

        一旦進入運算狀態,陳昭明就如同一臺冷冰冰的機器。

        “啪。”粉筆折了,陳昭明將粉筆扔掉:“有沒有干點的?”

        “來了來了!”竇仕拿著兩盒粉筆跑了進來:“才烤干的……”

        一名理工學院的學子奔了進來:“山長!上游數據來了!”

        “多少?”陳昭明抬頭問道。

        “洪峰過汲縣,持續時間三個小時,河邊的水流速度,從二點九米每秒,增加到三點二米每秒!河心從三點一米每秒,增加到三點六米每秒!”

        陳昭明從竇仕手上的粉筆盒里抽出一支粉筆,將黑板幾個單元擦去,然后填上數字:“一組二組,算!”

        這是皇家理工學院根據多年采集的詳細河情資料構造的函數,兩個小組的組長開始將之分解,然后將計算單元交給組員。

        組員們利用算盤啪啪地算出數字,交還給組長,組長將新得到數字填進去,然后繼續分解簡化成算式單元,重新交給組員。

        陳昭明扭頭問宋用臣:“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小組一位成員看著神龕上的紅木座鐘:“按照現階段流速,還有……十六個小時。”

        很快第一小組的數字出來了:“報告山長,根據計算結果,洪峰將再現有警戒水位之上……二點一米。”

        “報告山長……”第二小組聲音變得有些遲疑和沉重:“我們也是……二點一米……”

        宋用臣噗通一聲跪倒在大禹的坐像之前,捶胸嚎啕:“十年之功,毀譽一旦!你個狗日的賊老天!為什么不再給老子一年!再給老子一年時間……黃河大堤就保住了,河北就保住了啊……完了,這次全完了!”

        陳昭明搖著頭,頹然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語地說道:“不會的,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辦法的……”

        土地廟里所有人,都是新人沉重,竇仕急切地問道:“學士,還能想想辦法嗎?物資還有……”

        “沒時間了……人力也已極竭……”宋用臣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中官,一時失態宣泄,鼻涕眼淚還掛在臉上,人卻轉眼恢復了過來,木然說道:“沒用了……六十年一遇,八個時辰,就算是神仙降世,都無法將曹村埽增高這么多……”

        語氣中,充滿了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内蒙古快三玩法介绍 工银全球分红了吗 湖北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 南国彩票论坛 普通人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排三和值尾走势图表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专业版 10bet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五分赛车冷热分析 排列五走势图500 期 一肖二码默认版块论坛 安徽11远五走势图 内蒙古快3一定牛走势图 鑫发配资 福彩30选5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