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野性時代在線閱讀 - 668【有人結婚,有人失戀】

668【有人結婚,有人失戀】

        處理完京城那邊的事情,宋維揚火速趕往深城……嗯,參加小馬哥的婚禮。

        其實也沒啥婚禮可言,就是去民政局領證,然后擺了兩桌小酒,請來一些親朋好友便完事兒。就連婚宴擺酒的地方,都不是特別高檔,只是一個相對普通的酒樓,在包間里悄無聲息的吃飯慶祝。

        這天正是周末,吃完飯小馬哥就帶著老婆跑了,騰訊的幾位創始元老趁機嗨皮,結伴跑去錢柜ktv飆歌耍樂子。

        宋維揚也被拉去唱了幾首,感覺有些無聊,中途告退自個兒回酒店睡覺去了。

        華燈初上,天色漸黑,外邊淅淅瀝瀝下起小雨,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層雨幕當中。突然間雨勢變大,狂風乍起,吹得窗簾搖曳翻滾,瞬間被飄進來的雨水濕透大半。

        宋維揚起床關閉窗戶,無聊的打開筆記本電腦聯網。

        今天,三大門戶網站都報道了一個科技界的大新聞:神州科技作價8億元,打包出售小靈通業務給中興通訊。

        新聞評論區的留言分為兩派,一派認為賣得太便宜,小靈通業務至少值20億。一派認為小靈通沒有前途,中興當冤大頭買來個包袱。

        總得來說,這些網友都說得很有道理。

        小靈通業務確實已經不行了,盈利低得可憐,所以神州科技才迫不及待的賣掉。

        但是,小靈通的市場規模,今年卻在突飛猛進般壯大,用戶量已經接近9000萬。

        就在兩個月前,電信和網通相機宣布加大對小靈通網絡的投資。僅粵省電信,就將在今年投入7億元,在省內新建小靈通基站1.35萬個。并在一些大中城市的重點樓宇,專門布設室內分布系統,以改善室內信號。

        這些動作都是為了應對市場競爭,同時也是為了提升用戶滿意度,讓小靈通不再打著打著就“喂喂草”。

        而中興為什么愿意買神州的小靈通業務呢?

        因為中興自己就一直在做小靈通,而且小靈通已經成為其核心業務之一。早在兩年前,相關部門就徹底放開了小靈通市場,京滬等地也可以賣小靈通了。也是在這一年,小靈通為中興提供了超過80億元的銷售額,占中興全年銷售額的三分之一。

        去年,中興與日立合作進行技術研發,批量生產擁有自主技術的小靈通基站。

        即便小靈通單機利潤下滑,但架不住量多啊。從去年5月份到今年5月份,小靈通用戶在一年之內翻了將近四倍,中興完全有理由繼續看好小靈通業務。

        今年雖然一片唱衰小靈通的聲音,但看看神州小靈通工廠外邊的車隊就知道。由于市場規模打著滾增長,工廠產能嚴重不足,各地運營商直接守在工廠外等貨,甚至還有不少給神州公司干部送禮送錢的——地方電信主動給神州干部送錢,這說出去都屬于黑色幽默。

        作為行業巨頭的神州科技,當中興小靈通年銷售額80億時,神州小靈通的年銷售額早就達到260億元!

        一旦吃下神州小靈通的市場,中興幾乎可以宣告壟斷了。更何況,神州還承諾免費授權小靈通的相關專利,神州自研的小靈通主板、芯片這些隨便中興使用。

        另外,中興以前做的是網通小靈通,而神州做的是電信小靈通。現在兩家公司的業務合并,也不怕得罪電信、網通的領導,因為通訊行業三巨頭的老總全部調換了。

        半年前,聯通老總被調去擔任移動老總,移動副總被調去擔任電信老總,電信副總被調去擔任聯通老總,原來的移動和電信老總直接退休。

        這番操作把小伙伴們都驚呆了,但效果非常顯著。之前幾年一直打破頭競爭的三大運營商,突然之間就消停起來,彼此搶客戶的時候,也變得更加溫文爾雅——偷偷剪斷對手線路,破壞對手的通信基站,這些手段真的很溫文爾雅了。以前可是出現過互相屏蔽對方用戶的神操作,整個城市的電信和移動用戶彼此不能通話(聯通在旁邊吃著瓜說:你們真會玩!)。

        ……

        瀏覽了一會兒新聞網站,宋維揚又打開《勁舞團》玩起來。

        神劍網絡旗下現有三大工作室,分別是:祖龍工作室、西山工作室和泡泡工作室。

        泡泡工作室前年開始研發的《泡泡堂》,已經在去年正式上線公測,市場反應非常不錯。不但受到中小學生和女性用戶青睞,許多在《傳奇》里面砍人砍得無聊的直男玩家,也經常打開《泡泡堂》調節一下情緒。

        這種休閑游戲的成功,讓神劍網絡非常驚喜,于是開始物色其他同類游戲。

        現在,《街頭籃球》的代理權被搜派暢游搶了,神劍網絡又在宋維揚的授意之下,代理了韓國的《勁舞團》,簡直是不給同行們留活路。順便一提,由于神劍網絡山寨《傳奇》的惡劣口碑,在赴韓代理《勁舞團》的時候還遭受白眼,對方堅決不提供源代碼,就連修改道具名都得請示韓方。

        不過更讓宋維揚感覺搞笑的是,《勁舞團》剛剛被文化部認定為“第一批適合未成年人的網絡游戲產品”。

        “尓4gg還4mm?”

        房間里,一個穿著華麗風衣的玩家打字,詢問對象當然房里的女性角色。

        “偶肆ㄝ旳ㄖㄚ!”

        那女玩家瞬間對上暗號,看來都屬于貴族階層。

        “yоū跳儛蒖棒!”

        “寰ぜ孑ロ拉。”

        “ィ厼煶那哩亽?”

        “……”

        這兩位貴族玩家居然聊起來,把另一個玩家等急了:“快點開游戲,要聊天就去qq!”

        “蓘!”

        催著開游戲的玩家被踢出房間。

        宋維揚一直蹲房間里看火星文,居然看得津津有味。可惜這兩位貴族一番交流之后,居然把其他人全踢了,只剩下他們兩個單對單跳舞。

        可惜宋維揚這破筆記本,拖不起《山海經》那樣的大型游戲,他只能玩一些休閑小游戲打發時間。《泡泡堂》和《街頭籃球》都試了一下,發現還是《泡泡堂》好玩,而且宋維揚全身拉風道具,逗得幾個妹子玩家直喊“哥哥”。

        這情形說出去都沒人信,中國首富宋維揚先生,大晚上的不去高檔娛樂場所消費,反而蹲在酒店客房里打小游戲。

        同行在打游戲的富豪,還有那位不務正業的史育柱先生。

        《山海經》的青木城外,頭上頂著id“收禮只收腦白金”的玩家,此時正在滿地拋灑金條,把整個城門口都擺得金光閃閃。接著,他又把各種頂級材料,全部贈送給幫會的兄弟姐妹,在公共頻道打字說:“永別了,朋友們!”

        這家伙失戀了……

        一起玩了幾年游戲的女朋友,估計也是不缺錢的主兒,明知道他是個大財主,居然說分手就分手。

        宋維揚分別跟林卓韻和陳桃煲完電話粥,突然就接到史育柱打來的電話:“老宋,我想下周去神劍網絡考察一下。要不你幫我打聲招呼唄,別到時候被人趕出來了。”

        “干嘛?”宋維揚問。

        史育柱說:“我腦白金業務也賣掉了,現在不知道該干嘛。玩了一整年的游戲,也就對游戲稍微有點興趣,所以我想自己投錢做一款。但游戲運營我有不懂,想去神劍網絡了解一下情況。”

        宋維揚道:“你不會想挖我的游戲開發團隊吧?”

        “不會,”史育柱說,“國內的游戲工作室多得很,只要我出得起錢,總能挖來人才的,何必挖你宋老板的墻角。今年的免費游戲感覺還行,我想做一款免費游戲。雖然游戲還不知道怎么做,但我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征途》。在商場踏上新的征途嘛,人總不能一直閑著玩物喪志,我要把賣保健品的心得用在網絡游戲制作上!”

        宋維揚:“……”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