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頭狼在線閱讀 - 3544 江山代有才人出

3544 江山代有才人出

        “那就不客氣啦!”

        隨著朱厭話音落下,地藏已經一個箭步躥了去,抬腳就是一記“鞭腿”掃向朱厭的腰側。

        朱厭的胳膊微微下擺,不算華麗卻很有效的抵擋住地藏勢大力沉的進攻。

        趁著這個空當,地藏欺身到朱厭面前,兩手直接環抱住,作勢想往地絆摔。

        朱厭順勢往起一跳,直接讓地藏勢在必得的攻勢落空,當地藏想第二次使腳底下絆子的時候,朱厭當即攬住地藏的脖頸,將反方向一扭。

        地藏一拳重重搗在朱厭的腋窩下,朱厭被迫松手,但并沒有閑著,一招膝頂撞在地藏小腹,兩人就此分開,地藏趔趄倒退兩步,朱厭則巋然不動矗立當場,兩人的第一輪對拼,看似平分秋色,實則朱厭更勝一籌。

        “能人!”地藏喘息兩口,微微佝僂腰桿出聲。

        “再來!”朱厭轉動兩下脖頸,一步踏出,變守為攻,右臂長拳直轟地藏的面門。

        地藏像拳擊手一般,橫身往邊一跨,想要躲閃開。

        哪知道朱厭卻突然由拳化掌,徑直砍向地藏的肩胛處。

        面對朱厭如此多變的攻擊策略,地藏明顯有點猝不及防,索性往前一拱身子,拿自己肩膀頭硬扛下這一擊,身體驟然被打的往下一沉,看似就要摔倒。

        身體往前踉蹌倒下時候,地藏陡然抱住朱厭的雙腿,將他用力往回里一攬,兩人一齊摔倒,倒下的剎那,地藏又松開朱厭的腿,兩只手快如閃電一把攥住朱厭左手,往自己腿一繞,接著單膝跪在地,將朱厭牢牢鉗制住。

        “地面技,鎖技!”站在我旁邊的劉博生微微提高調門。

        電視劇里常說,高手過招,一招致命。

        還沒等我感慨完,胳膊被反扭,看似已經敗場的朱厭突然昂起脖頸,拿自己腦袋“嘭”一下撞在地藏的下巴頦。

        也不知道這一下的力度究竟有多大,只看到地藏的嘴邊溢出一抹紅血。

        緊跟著,朱厭再次昂頭往一撞,地藏條件反射的仰身想要躲開,結果胸脯子空門大門,又被朱厭撞了個正著,這一次他整個人直接倒翻出去,后腦勺磕地發出“嘭”的一聲脆響。

        地藏剛躺下,朱厭一招“鷂子翻身”,瀟灑自如的跳起,地藏雖然慢了半拍,但也爬站起來。

        不等他做出防守動作,朱厭又掄起大拳頭轟向地藏的面門。

        匆忙間,地藏豎起小臂抵抗,而朱厭明顯是佯攻,一把握住地藏的手腕子,一招樸實無華的小擒拿,將他整條手臂往下一壓,順勢反扭,地藏馬吃痛的單膝跪倒在地。

        “喝!”地藏口中發出一聲輕嘯,反身想要用自己另外一條手肘攻擊朱厭,可根本沒有奏效,朱厭宛如大鐵鉗一般握緊地藏被擒拿的手腕子再次往下壓了幾公分,地藏馬疼的發出一陣嘶吼,額頭的汗珠子也頃刻間淌落下來。

        “朱哥、朱哥,咱別傷了和氣。”

        “對對對,就是切磋,犯不把誰廢不是嘛。”

        這時候,白帝和洪蓮迅速從車里跳下來,勸架一般圍簇過去。

        腦門同樣汗津津的朱厭掃視一眼兩人,隨即很自然的松開地藏的手腕。

        “啊..”地藏疼的宛如一尾煮熟的大蝦,弓曲成一團,發出陣陣痛苦的呻吟聲。

        杵在原地沉默幾秒后,朱厭結結巴巴的出聲:“啊就..啊就..你很強,我..我像你這個年齡..年齡時候,不一定能勝過你。”

        “你..你更厲害。”地藏在白帝和洪蓮的攙扶下爬起來,咬著嘴皮,嘶嘶倒吸涼氣的呢喃:“我像你這個歲數時候,絕對不是你對手。”

        兩人對視幾秒鐘后,地藏掙脫開白帝和洪蓮,彎腰朝朱厭深鞠一躬:“感謝剛剛手下留情。”

        朱厭面無表情的開腔:“我..我不懂切磋,只會殺人,能保住命,是你..你自己的本事。”

        “我輸了,但不代表我害怕,這次咱們既算見面,也算我提醒,下一次,如果你還敢把我家龍頭擄走,哪怕拼死,我也會和你一戰。”地藏擲地有聲的回應。

        朱厭若有深意的又看了眼地藏,接著腳步輕挪,鉆回他們車里。

        很快車內便傳來他劇烈的咳嗽聲,想來二人剛剛交手,勝負或許并不像表面看去那么清晰。

        “走了小朗,不然我怕待會被群毆,有事電話聯系昂。”劉博生拍了拍我肩膀,腳底抹油一般快速車,同時朝我們其他人擺擺手,臨升起車窗玻璃的時候,我看到他不動聲色的沖地藏比了個大拇指,估摸著這家伙也在暗暗感謝地藏幫著出了口惡氣,不過并不敢表現的太明顯。

        目送車子絕塵而去,我關切的望向地藏:“沒事吧迪哥。”

        “手腕子脫臼,小問題。”地藏很無所謂的笑了笑,長吁一口氣道:“我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如果他再年輕三兩歲,我估計只有被暴揍的份,即便他現在體力下滑,如果真的搏命的話,我可能還是兇多吉少。”

        “他那么強?”

        “不會吧,你又謙虛。”

        白帝和洪蓮異口同聲的驚嘆。

        “他,只會比我說的強,一點不會弱。”地藏表情堅定道:“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么,我感覺他似乎還是留了手,真正的殺招并沒有往外放。”

        “誒對了,結..結巴怪也會地面技啊?我看他最后扭住你手腕,咔咔咔的就這樣..那樣的。”我像個好奇寶寶一般一邊噴著唾沫解釋,一邊手舞足蹈的比劃。

        “他這不是黑拳里的套路。”地藏搖搖腦袋:“就是最常見不過的擒敵拳,軍隊、警方都有練,那一招好像叫纏腕沖拳,屬于最基礎的擒拿。”

        我不可思議的張大嘴巴:“擒敵拳能這么厲害?”

        “任何一種攻擊套路如果練到巔峰之境,行進間沒有絲毫拖泥帶水,都是極可怕的存在。”地藏吞了口唾沫道:“同樣是打擒敵拳,有的人一天打兩遍,有的人一天打十遍,還有的人可能除了吃飯睡覺都在打,你想想看段位能一樣嗎?”

        “咣當!”

        就在這時候,他們開來的那臺車的后車門突然彈開,雙手被尼龍繩捆綁著的屠戶像只兔子一般瘋狂的跑了出來,下車以后,狗日的沒有任何猶豫,拔腿就朝街口處猛撩腳,速度那叫一個風馳電掣。

        “別跑!”

        “馬德,敢跑!”

        地藏和洪蓮慌忙轉身攆了出去,三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我們視線中。

        我煩躁的也朝街口追了幾步:“誒臥槽,咋讓他跑了呢!”

        回頭看了眼,見到地藏杵在原地沒動彈,嘴角甚至還掛著一抹笑容,我不由迷惑的望向他:“你傻笑啥呀?”

        “小宇說你肯定能想到。”地藏眨眨眼睛,壓低聲音道:“他還讓我轉告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與其費盡心思去琢磨如何防范,不如讓人心甘情愿的被捆綁,至于究竟說的是誰,那我就不清楚了。”

        聽到這話,我腦子里瞬間出現“武紹斌”的模樣以及王春杰臨死前說過的那些話,一系列計劃陡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捋順以后,我禁不住笑罵一句:“這個死胖子,見天跟我裝未出大營,卻知天下的神秘樣兒,整的好像自己是諸葛胖,他人現在擱哪呢?”

        “馬來西亞。”地藏湊到我耳邊,用只有我倆能聽到的聲音念叨:“賀家在那邊有家規模不小的公司,他目前給其中一個部門經理開車呢,小生活過的賊滋潤,待會你刷刷他朋友圈,就能看到丫挺的哪像是去干活,分明是帶著媳婦度假,兩人不是小海灘就是自助餐,我看他媳婦明顯胖兩圈。”

        “呼呼..”

        “馬德,讓他跑了。”

        說話的功夫,地藏和洪蓮板著臉,很是不悅的走了回來。

        洪蓮埋怨的推搡白帝一下哼唧:“都怪你,我說了讓他綁住他兩腿,你偏不信,沒看咱們之前抓他時候,他有多滑。”

        “蓮妹,怎么能怪我呢,明明是你說你已經把他打暈,我才掉以輕心的。”白帝弱弱的辯解。

        “還說,還說!”洪蓮母老虎一般直接揪住白帝的耳根子,后者馬疼的呲哇亂叫。

        見到倆人的小模樣,我忍禁不禁的搖了搖腦袋,看來不管什么身份,只要是兩口子,那男人指定是弱勢的一方,饒是殺人如屠狗的大傻白也不能例外...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 彩票之家社区论坛 东方6十1走势图带坐标 快乐12开奖走势图辽宁快乐12 极速时时彩全天人工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 福建今天十一选五结果是 股票市场 最准确的两肖四码网站 幸运农场幸运三开奖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担拖 世界三大赌城谁排第一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快乐十分20选4技巧 广东体育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