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激動的秦無缺(二更求收藏求訂閱)

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激動的秦無缺(二更求收藏求訂閱)

        金瞳的這一舉動頓時讓一旁的婉晴愣了一下,隨后便急了,開口說道:“金木,你,你這是要做什么?我們秦家欠你太多了,這,這怎么可以。”

        只不過婉晴話還沒有說話,金瞳直接擺了擺手打斷了她,說道:“行了,這些話就不需要說了,我這么做也是有我的目的。就像我之前說的,這對于我而言,并沒有多么珍貴。但是對于你們現在秦家而言,卻非常的需要,既然如此,我為何不可以幫助一下你們秦家?再說了,我剛剛也已經非常清楚地問了你們自己,你也說過不會去記恨秦家,更不會去恨你的父親!既然如此,那么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可是,可是也沒有必要這樣!只要父親知道妹妹現在的情況,也一定不會為難我們的。”婉晴遲疑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忍不住說道。

        “不錯,這確實是一個辦法,但這只是不是辦法的辦法!如果可以,我并不希望你們用這種形式去壓制你們自己家,那樣一來,你們姐妹二人在秦家也在無容身之地!既然如此,我的這個辦法,才是最有效最簡單,并且可以非常完美地化解你們秦家的問題,而且很有可能還會更上一層樓。而所需要付出的,只是一個小小的代價,何樂而不為呢?”金瞳點了點頭,但卻依舊十分堅定地說道。

        一時之間婉晴被說的啞口無言,她知道,自己是說不過金瞳的,而對方所說的話,卻又是那么的有道理,讓自己無法反駁,因此也只好嘆了口氣不再說話,只不過內心深處,早已經對對方充滿了感激之情,想著自己應該如何去回報對方的恩情。畢竟這一路上,她們姐妹二人接受對方的恩惠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這樣下去,總不可能真的要到最后需要肉償吧?難不成,自己還真的要以身相許不成?想到這里,婉晴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金瞳當然有些想不明白,但也沒有往這方面去想,可是現在最為震驚的人就屬秦無缺了。因為秦無缺是真的沒有聽懂婉晴和這個年輕人到底在說什么,一臉懵逼地看著對方,最后忍不住地問道:“這,這到底是什么?”

        “這玉瓶中,正是秦伯父您所需要的東西,收下吧,希望我之前所說的事情,秦伯父能夠放在心上。”金瞳倒是微微一笑,看著秦無缺說道。

        “我要的東西?”秦無缺第一時間有些懵逼,沒有反應過來什么,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秦無缺仿佛想到了什么,頓時眼睛越瞪越大,最后失聲地叫了出來:“這,這莫不是鎏,鎏金玉虛水不成?”

        “不錯,正是鎏金玉虛水,也是秦伯父您來冥城的目的,而您來這里,不就是為了這鎏金玉虛水而來嗎?有了此物,你們秦家的那位老祖,應該可以突破到六段冥始境界了吧?到時候絕對可以增加很長的壽命,從而擺脫你們秦家現在的困境。而我的要求還是我之前所說的,不要再去強迫婉晴和婉茹二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知道秦伯父您覺得如何?”金瞳點了點頭,十分認真地說道。

        可是秦無缺還是有些不敢想象,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玉瓶中正是自己急切需要的鎏金玉虛水。于是乎他拿起了玉瓶,打開之后,仔仔細細地端詳了許久,發現這玉瓶當中確實是一滴金色的液體,各方面都與古籍記載的鎏金玉虛水并無二致。難道說,這真的就是那傳說中的鎏金玉虛水不成?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們秦家的危機真的可以一下子就化解。到時候自己的老祖突破修為,實力達到六段冥始,那么別人誰還敢來欺負他們秦家?

        “金,嗯小友,你到底是從哪里得來的這鎏金玉虛水?為何這你會有這鎏金玉虛水?不是說明日的黎明拍賣行上,才會拍賣一滴鎏金玉虛水嗎?可,這為何會在這里?還是說,這就是那一滴不成?”秦無缺本想要叫對方的名字,但是突然覺得有些不妥,連忙改口稱呼小友,以此來表示對對方的尊重。

        而金瞳聽了之后便微微一笑,開口解釋道:“呵呵,其實是這樣的,那黎明拍賣行將要拍賣的鎏金玉虛水,正是我給的,而這鎏金玉虛水我自然還是有存貨的,所以,這一滴就給秦伯父您了。您且收好,丟失的話概不負責哦!只是日后還需要秦伯父記住今日答應我的事情。”

        秦無缺此刻一下子就震驚不已,他沒有想到,原來這即將要拍賣的鎏金玉虛水,就是這個年輕人的。如果這樣的話,那么還是說得通的,此物對方還是有可能會有存貨,因為知道了我的到來,這才給了自己。不過確實,只要有了這鎏金玉虛水,那么一切的問題都將不再是問題了。而自己兩個女兒也能夠真真正正地得到自由!即便那些所謂的族老,也對此無能為力了。

        “原,原來如此,這鎏金玉虛水竟然是小友您的寶物。這,我,我這如何感謝小友你啊!有了這鎏金玉虛水,我們秦家的老祖一定可以突破!從而一掃而光我們這段時間的陰霾。小友,我實在是不知道說什么好,晴兒能夠有你這樣的朋友,實在是她的榮幸。晴兒啊,你可真的要好好地謝謝人家,人家可是我們秦家的大恩人吶。即便這鎏金玉虛水作為我們秦家的聘禮,也完全足夠啦,哈哈,哈哈哈。”秦無缺最后直接哈哈大笑起來,開啟了玩笑。

        婉晴聽到自己的父親這么一說,頓時臉色更紅了,一跺腳,哼了一聲道:“哼,你,不跟你說了。”

        金瞳倒是沒有覺得怎么樣,只是當成是開玩笑的話而已,并沒有放在心上。直接拱手說道:“秦伯父不必如此,這都是晚輩應該做的。畢竟晚輩再怎么樣,也算是您兩個女兒的朋友了。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