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放狠話(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放狠話(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大哥哥,這是什么呀,為什么月兒會感覺到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吶?可是月兒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東西呢,好奇怪呢。”秦月兒倒是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金瞳也是一愣,隨后看了一眼秦月兒,他沒有想到月兒居然跟自己一樣,出現了一種特殊的熟悉之感,雖然金瞳不敢保證月兒的感覺與自己相同,但是這卻讓金瞳非常的高興,看樣子自己與秦月兒還真的是天生的一家人嘛。連這種飄忽不定的直覺都如此相近,還真的是非常的有趣。

        “月兒,你也有這樣的感覺嗎?呵呵,其實我也是如此,要不然我也不會選擇這個寶箱的。雖然從外表上看,這個東西一點都不起眼,可是我總覺得,這就好像是天生與我有所聯系,也許以后我就會知道了,既然現在不讓我看透,那么我也不會著急,日后一定會知道這到底是什么東西的,反正我也并不著急。”金瞳也是呵呵一笑,回答道。

        不過一旁的婉晴也是十分的好奇,盡管剛剛有些小不滿,覺得金瞳居然敢兇自己,這可讓婉晴十分的不爽,不過她也知道金瞳肯定不是故意的,也許有其他什么原因吧,只是這個原因她還不明白,但他也清楚,金瞳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說出這樣的話來的。很顯然是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這才惹得金瞳如此沖動。只是因為她好面子的緣故,沒有辦法去承認錯誤,但是在自己的心里,其實早已經覺得不好意思了。

        因此婉晴也是裝作一副自然并且好奇的表情看了看這個如同一塊鐮刀一樣通體石頭的,開口問道:“那這個你想怎么樣?收起來嗎?要是你一直不知道這有什么用的話想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反正我是不會讓出去的,而且我有一種十分強烈的預感,用不了多久,我一定可以知道這其中真正的奧秘!只要讓我知道了這個真正的奧秘,那么一切都好說了。還有你們發現沒有,這其實上面所連帶著的像石頭一樣的礦石,非常的特殊,質地也絕對不可能會是石頭,而且這種感覺,給我一種特殊之感,雖然我說不上來,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材質,但是光從這石頭上就足以看得出來,這件肯定是一件寶物。或許等日后有機會了,我可以褪去這上面的一層石頭,那么這便可以再現世間!我想,哪一天并不會太遠。”金瞳此刻卻十分認真地看著手中的寶箱,說道。

        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情感,讓婉晴都無話可說,甚至在婉晴看來,仿佛金瞳所說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都是應該的。或許,這個看上去其貌不揚的武器,日后將會成為金瞳真正的助力吧!

        不過這一次,金瞳拿上來的第三樣寶箱,在場的眾人卻并沒有當回事,或許是因為從外表上看根本就沒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吧,很有可能只是一間十分普通的東西。只是因為礙于面子,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種行為他們也是見過不少,因此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而最氣憤的恐怕就只有南宮家的人了,尤其是那個老者,整個人都快氣炸了,沒有想到自家的三少爺,居然只是因為這么一個垃圾而丟掉性命。要是三少爺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恐怕是真的要氣死了。但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三少爺已經被殺,他必須要盡快地跟家族聯系上,從而想辦法如何替三少爺報仇。

        但是金瞳等人卻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畢竟在金瞳看來,這本身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死在這里那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怨言,金瞳也沒有任何愧疚之情。甚至在得知這寶箱當中的東西之后,這樣的想法更加的強烈。要真的有人敢搶奪自己手中的寶物,他依舊會毫不留情地要其性命的。

        于是乎金瞳便關上了寶箱的蓋子,直接收進了自己的盤龍戒之中,隨后看向了婉晴和秦月兒說道:“好了,咱們一人一個寶箱也算是可以了,就不要再繼續了。這一次也算是收獲頗豐,大家都得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我想你們應該都很高興吧,既然這樣,那么我們就此離開便是。這一趟算是可以的了。”

        “哼,你以為害了我家三少爺的性命就可以如此簡單的帶過不成?就算這里是冥渡河,就算在此之人都做好了喪命的準備,但,你殘害我家三少爺本就罪不可赦!你等著,我們南宮家絕對不會就這么輕易放過你的。天秀城城主,好一個天秀城城主!我倒要看看,一個無法離開天秀城的冥王,在真正的冥王面前,是否還能夠抵抗!”這時那南宮家的人看見金瞳等人就要離開,頓時冷哼一聲,放出了狠話道。

        要不是因為他無法在這個時候直接出手拿下金瞳,恐怕二話不說就會出手將金瞳拿下了。但也就是因為不可以,所以他才忍住了。不過他知道,對方做了這樣的事情,身為南宮家的家主,是絕對不可能就此算了的。即便三少爺是因為做錯了事情受罰來此,但畢竟也是南宮家的少爺,即便身份地位跟另外兩個少爺無法相比,可也是代表著他們南宮家的面子。現在出現了一個不給面子的人擊殺了三少爺,這很顯然就是狠狠滴打了南宮家的臉,這讓南宮家的人如何接受得了?

        只是金瞳完全就沒有去理睬對方的話,而是平靜地看了一眼,說道:“要是你們南宮家真的想要找我算賬盡管來便是,我還是之前那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既然有了這樣的想法,那么死在這里又怨得了誰?如果你們南宮家就是如此不講道理之人,那么當我沒說,我想在場的眾人,也能夠看清楚你們南宮家到底是個什么樣的貨色,無理取鬧之人,只會惹人不恥。我雖然孜然一身,但,你們要是想要報仇,我也不會懼怕,而且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名字叫做金木,想要找我,就來吧,我接著便是。”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