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各有收獲(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各有收獲(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帝尊師兄,周老哥,你們可還好?現在感覺怎么樣了?”金瞳倒是第一個開口問道。

        金瞳沒有提到帝師,其實是有些尷尬的,主要是帝師的定位有些尷尬,金瞳也不清楚自己應該用什么來去稱呼帝師。要知道帝師是帝尊的徒弟,可是帝尊卻叫自己師弟,難不成自己還去叫帝師為師侄不成?

        不說這稱呼到底有沒有問題,就說金瞳跟帝師相比,現在還是差了太多了。人家帝師再怎么樣也是武圣,就算可以跟自己同等地位,那自己也不能夠叫對方師侄,這擺明了對方要比自己第一輩,就算人家帝師不在意,金瞳自己還是有些疙瘩的。

        所以金瞳也就索性不提帝師的名字,相比人家也不會有什么想法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倒是沒有什么問題,帝師也不會想太多。

        而此時帝尊聽到金瞳所言,卻搖了搖頭道:“以后你不必叫我師兄了,師父他老人家之前也跟我們說了,他并不是你的師父,而且聽師父的意思,其實金瞳你有很大的背景,或者說有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雖然師父沒有明說,但是我們也聽得出來,你的身份絕對不凡。所以你不必叫我師兄,跟周兄叫我一聲老哥也沒有問題。”

        金瞳一聽,頓時明白了自己之前所言被戳穿了,不過他也沒有尷尬的地方。畢竟易滄崖也并沒有怪罪自己,況且還幫自己造勢,這確實是出乎金瞳的意料了。但這樣其實也是挺好的,至少金瞳覺得易滄崖肯定是幫自己才這么說的。也算是讓自己在這群武圣之中站足了腳跟,不至于落人太多。

        當然易滄崖其實并沒有考慮這么多,他只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卻沒有考慮這么多的東西。更何況他自己也很清楚,金瞳是個什么樣的存在,他自然是不敢有絲毫的逾越的,以免日后不好交代。只是這一點帝尊等人不是很清楚,他們只是單純的覺得金瞳的身份能夠讓易滄崖都為止尊重,就足以看出金瞳的不俗之處了。

        “這,好吧,不過還請大家不要怪我欺騙了諸位,因為在我的心里,是一直都把易滄崖前輩當成是自己的師父的。只是沒有想到他老人家并沒有想要收我為徒,說實話我心里還是非常失落的。畢竟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個什么樣的人,可他老人家又不告訴我,所以我自己還是非常的迷茫的。”金瞳開口說道。

        “你大可不必有這樣的想法,師父他老人家既然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否則的話你如此優秀,他老人家又怎么可能不想收你為徒?說實話之前我也是起了這個想法的,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我太天真了一些。按照師父他老人家所言,憑我的話,恐怕還沒有資格做你的師父。”帝尊微微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不得不說帝尊看的還是很開的,要知道人家金瞳可是連自己的師父都沒有資格做對方師父的存在,而自己又算的了什么?根本就沒有資格去做金瞳的師父。即便帝尊一直都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么,但至少帝尊明白一點的就是,一定要跟金瞳搞好關系。

        “帝尊老哥您可千萬不要這么說,您這么說真的是折煞晚輩了。晚輩再怎么樣。也只不過是個后輩,像您這樣的前輩高人,如果可以指點晚輩,晚輩自當感激不盡。只是我也不清楚易滄崖前輩到底為何如此,但現在說這些或許太早了一些。”金瞳開口說道。

        “或許吧,畢竟師父他老人家的想法,我們這些后輩還是很難猜測的。況且我們也不能夠去妄加猜測師父的想法,咦?師父他老人家呢?我們都是剛剛醒過來的,卻沒有見到師父他老人家。”帝尊開口說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們確實是一起醒過來的,對了,大家都感悟的如何了?我真的沒有想到這石壁竟然可以給我帶來如此巨大的好處,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周嘯天開口說道。

        “確實如此,我剛剛也想說這個。真是沒有想到,這石壁居然如此逆天,我能夠感覺得到,那快要突破的瓶頸,已經出現了松動。或許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夠突破了。”帝師開口說道,臉上也是不由自主地掛著驚喜。

        “哦?這是好事,師兒,你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突破了,修為能夠有所進展,確實是一件好事。但切記不可急躁,尤其是達到了武圣境界,莫要著急,有些時候寧可慢一些,也不能夠無腦地去尋求突破,聽明白了嗎?”帝尊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開口提醒道。

        帝師連連點頭道:“徒兒明白,徒兒知道了師父,您老就放心好了。徒兒又不是那種魯莽之人,這一點還是很清楚的。有些時候這東西水到渠成了,我便突破了,絕對不會去強求什么的,這樣我本身也并不樂意如此。所以師父您就放一萬個心吧。”

        “如此甚好。”帝尊聽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不錯不錯,這么快就要突破了?我倒是沒有這么好運,但還是收獲很大的,至少我覺得我的心境提升了足足一個檔次!這跟以前完全不能夠相比的,這樣一來,我也非常滿意了。我想離開這里之后,用不了多久,我或許也可以突破了,只是不知道需要閉關多久。但應該不會太長。”周嘯天開口說道。

        一旁的金瞳倒是并不在意,畢竟對他來說,這種東西都是虛的,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看看能否說服易滄崖參加進來,一同對抗冥族。況且他們也出來有一段時間了,現在也不知道戰局如何,有沒有出現什么太大的變動,金瞳還是有些擔心的,尤其是神虛學府的出戰,其中有很多都是他認識的人。每當金瞳想到這里,心里都是微微一緊,因為他知道,有戰爭就會有死亡,這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避免的事情。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