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吃驚的柯震北(二更求收藏求訂閱)

第七百八十三章 吃驚的柯震北(二更求收藏求訂閱)

        “嗯,不錯,塔主大人此時正在冥想,以備不久之后的一次開爐煉丹。怎么?你找塔主大人嗎?”那人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那師兄你可知道我師父何時能夠醒過來?”金瞳急切的問道,畢竟他可不想讓周嘯天等太久,以免讓周嘯天有什么想法,畢竟身為武圣的他來說,這種事情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這還真的說不準,不過我想也應該快了。塔主大人是在三天前冥想的,也應該差不多了。最多兩天吧。怎么了?金瞳師弟是有什么要緊事嗎?”那名弟子好奇的看了看金瞳問道,也瞥了一眼金瞳身后的周嘯天。當然了,他自然是不認識周嘯天的,如果認識的話恐怕就不是這么輕松的跟金瞳說話了,恐怕早就去叫醒柯震北了。

        金瞳頓時一愣,有些為難。還有兩天啊!這可就真的有點難辦了。要知道就這么讓周嘯天白白等兩天真的太可怕了。金瞳還真怕周嘯天一氣之下牽連到丹塔,畢竟金瞳很清楚,如果周嘯天真的要制裁丹塔的話,那么恐怕真的沒有幾個人能夠阻止得了他的、

        隨后金瞳為難的看向了周嘯天,剛想說什么。但周嘯天卻微微搖了搖頭,擺手道:“這無妨,算不了什么。這樣吧,就讓我來叫一叫他,放心,不會讓他走火入魔的。這一點我還是能夠控制的很好。”

        “這個,這位前輩是?”那丹塔弟子愣了愣,看向了周嘯天問道。畢竟他還真不知道這周嘯天是什么人,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大話來。當然了,他自然是不愿意周嘯天去打擾他們的塔主的,所以才開口詢問道。

        但是周嘯天是什么人?他又豈會隨意的理睬這讓他看不上的弟子?也就沒有回答他,直接用念力穿透到了煉丹室之中。在柯震北的腦海中,傳音道:“柯震北?還記得老夫周嘯天么?莫不是你想讓老夫在屋外等你不成?”

        柯震北的眼睛頓時一瞪,身子微微顫抖起來。不錯,他柯震北在這個世間還真算是一個人物,就算是很多實力比他強大的人都會來丹塔請求他煉丹。畢竟誰一生之中不會遇到一些難辦的事情需要到丹塔呢?

        而柯震北身為丹塔的塔主,一身煉丹水平可謂是登峰造極,如果說他柯震北都不能煉丹的話,那么還真是沒有幾個人能夠拍胸脯說自己能夠煉制。所以,很多人都會求柯震北煉丹的。

        但是,他一個小小的丹塔塔主,還真的不可能惹不起武圣。而這個叫周嘯天的人他是見過一次的,多年前曾經找過他。當他告訴自己他就是嘯天圣者的時候,可以說柯震北整個人都呆住了。當然了,他可不會去想誰敢去冒充周嘯天。而且周嘯天也是露了一手,可以說把柯震北整個人都鎮住了。

        而此時那個傳說中的人再一次出現了,并且還就在自己煉丹室外,怎么可能不讓柯震北驚訝?所以他才會吃驚不已,并且整個人都驚的不行。后背都冒汗了。

        這還得了?讓武圣在外面等自己,那不是找死嗎?就算是他柯震北,也遠遠沒有這么大的面子。尋常之人一輩子別說見到武圣了,就是武尊都很苦難。而他柯震北能夠跟武圣說過幾句話,那已經是這輩子最大的運氣了。

        所以柯震北不敢怠慢,連忙站了起來,飛快的打開了煉丹室的大門。但是卻發現金瞳站在自己的門外,頓時一愣,詫異道:“咦?金瞳你怎么在這里?額,周前輩,晚輩柯震北,見過周前輩。”但是很快柯震北看見了金瞳身后的周嘯天,連忙湊了上去恭敬道。

        周嘯天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并不在意道:“這些繁文俗禮就免了。難道你們這里都沒有一個能夠說話的地方嗎?”

        “有,有,有,還請周前輩進來。這煉丹室非常的隱蔽,外面的人還不能夠偷聽或者滲透進來。額,當然了,周前輩您實力通天,自然不一般了。金瞳,你先等等,我跟周前輩有些話要說。”柯震北連忙開口說道,但是想到了周嘯天剛剛就是用元念直接滲透進了自己的煉丹室將自己叫醒,連忙改口說道。隨后也跟金瞳說了兩句,他還以為金瞳是正巧來這里找自己,自然也沒有覺得金瞳能夠跟周嘯天有任何的關系。

        “不用了,金老弟是跟老夫一起來的。他自然要進去,嗯,進去吧。”周嘯天開口說道。

        什么?金,金老弟?柯震北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頓時愣住了,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此時也不是他多問的時候,連忙招呼周嘯天和金瞳走進煉丹室之中。雖然他此時心中很無數的疑問,但是也知道此時不是他開口詢問的時候。

        “這,周前輩,不知您今日前來,所為何事?若有所求,晚輩能夠做到的絕對義不容辭。”周嘯天還沒有說什么,柯震北便拍了拍胸脯保證道。當然了,他的話也沒有說滿,他的意思就是他能夠做到的絕對做,卻沒有說一定能做。畢竟他可怕到時候做不到算是打了周嘯天的臉面。那他一個區區武尊,還真的承受不住一名武圣的怒火。

        周嘯天看了一眼金瞳,金瞳頓時會意,點了點頭,看向柯震北道:“師父,其實是這樣的。周老哥希望你能夠幫他煉制那九品丹藥,九死輪回無極丹。畢竟周老哥覺得也只有你,能夠最大可能的煉制出來這顆丹藥了。”

        柯震北本來聽到金瞳真的叫周嘯天為周老哥的時候,他其實心里才是最驚訝的。因為他發現周嘯天臉色并沒有任何的不滿,看樣子還真是把金瞳當成了自己的兄弟。也就是這一點讓柯震北整個人都懵了。周嘯天是誰?那可是地地道道的武圣啊!金瞳呢?好像實力也就是大武師吧?這兩個人本來永遠都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如今卻坐在一起稱兄道弟?這個世界是怎么了?柯震北完全想不通。

        “啊?這,這。九死輪回無極丹?難道是周前輩您多年前跟晚輩說起過的那顆九品丹藥嗎?”柯震北瞪大了眼睛說道。其實他心里本來是有點底的。畢竟他覺得周嘯天來找自己,也只有讓自己煉制丹藥這一種可能性了。只是他驚訝的是,居然還是帶著金瞳來找自己的,畢竟金瞳再怎么樣說都是自己的徒弟。當然了,他只是覺得金瞳能夠跟這么一位大能攤上關系,也算是他們丹塔的運氣。

        “嗯,不錯,就是九死輪回無極丹。難不成你忘記了?”周嘯天瞥了一眼柯震北說道。

        柯震北連連搖頭,解釋道:“不,不,不,晚輩怎么可能敢忘記。這九死輪回無極丹可以說是晚輩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丹藥。因為這丹藥所具有的魅力讓晚輩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柯震北說到這里的時候可以說非常的著迷,其實他沒有說錯。這輩子他見過的丹方很多,但是首屈一指的便是這九品丹藥中的極品,九死輪回無極丹。可以說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完美的丹藥了。

        但是,此時的柯震北心里確實有點打鼓,畢竟他可沒有絕對的把握煉制成功。一旦失敗了,周嘯天會不會牽連自己誰也不知道。要知道周嘯天一怒之下滅了丹塔都是有可能的,那么他柯震北可就真的成為了丹塔的罪人了。

        但是他能拒絕嗎?他可能拒絕嗎?根本不可能,他不管怎么樣,都不可能去拒絕周嘯天的。一旦拒絕,不用說,周嘯天絕對會震怒的。那么到時候后果可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所以,柯震北一時之間處于了一個兩難的地步,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了。

        “嗯,既然你記得,那就好辦了。當年老夫曾經說過,如果找到了所需要的全部靈藥,便來求你煉制一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為老夫煉制這么一顆九死輪回無極丹?”周嘯天點了點頭說道。

        “愿意,當然愿意!只是周前輩,這所需要的全部靈藥您老是不是都找齊了?要知道這九死輪回無極丹的品級太高,缺一不可的,否則絕對不可能煉制成功的。”柯震北也知道此時恐怕是躲不過去了,但還是開口詢問道。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