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八十一章 柳傾雪離去

第八十一章 柳傾雪離去

        金瞳想了想,這樣也好,自己不能自私,既然子怡姐有修煉的天賦,總不能捆綁在自己的身邊不放不是?于是開口道:“子怡姐,聽話,你去了凌云島,我學有所成一定回去看你的。況且今后還可以幫到我呢。”金瞳雖然心中萬般不舍,出聲安慰道。能夠去那凌云島,對子怡來說也是種莫大的機緣。

        子怡本想拒絕,但聽到可以幫到金瞳,頓時不說話了,默默流著眼淚,好久之后才哽咽道:“可是,可是子怡舍不得少爺。”

        穆婉清此刻插口道:“丫頭,即便你去了凌云島,日后這小子若有所成,隨時都可以去找你,難道你不信你的少爺嗎?難道你要做他的羈絆嗎?”

        “不,子怡不要做少爺的羈絆。”子怡使勁搖頭,她知道少爺今后一定不凡,自己又怎么能拖他的后腿,心里不再掙扎。

        穆婉清看到子怡愿意跟自己走,頓時松了口氣,能夠這樣也算不錯了。但一旁的月夢茹卻有些無語,難道自己必須要嫁給這好色之徒嗎?但師父既然都這么說了,也好,也許時間一長他就忘了呢?反正他有他的子怡姐就好了,跟自己沒什么關系。

        金瞳自然也知道月夢茹心里的抵觸,也不在意,開口道:“好了好了,媳婦你跟子怡姐就去那凌云島,等相公有朝一日修有所成,一定回去看你們的。呵呵。”

        月夢茹氣結不已,跺了跺腳開口道:“哼,誰是你媳婦。”

        “快了快了,你遲早要入門的,呵呵。”金瞳心情大好,看到月夢茹吃癟的樣子。月夢茹別過頭不看金瞳,眼不見心不煩。省得自己生氣。

        但金瞳卻感覺很有意思,這小丫頭挺有意思的嘛。恩恩,或許收了她也不錯。恩,不過不知道跟著這個什么穆前輩修煉,不會也修煉成個死人臉吧,那可不行。月夢茹就算了,自己溫柔體貼的子怡姐如果也是那樣,豈不是虧大發了。

        穆婉清自然不知道金瞳心里暗罵自己死人臉,開口道:“既然這樣,那么明日我們便啟程,這等好消息還是越早到凌云島越好,丫頭你今天好好收拾收拾,好生休息,明天便跟師父走吧。”

        “好的師父。”子怡知道此事已定,也不強求,尊稱了句師父。穆婉清很是受用,想到這兩個寶貝徒弟的體質,又想到她們今后的成就,心里很是滿意,難道這是上天照顧她們玉女峰不成?玉女峰將再創輝煌不成,或許下一任的島主將會在她們玉女峰中選出。看那些老頭子還敢說自己不成。哼哼。

        金家門外“子怡姐,多多保重。我會想你的。”金瞳忍住眼淚,想到才重逢不就的子怡姐又要離開自己,心中滿是不舍,但為了子怡好,只好忍痛割舍。

        “少爺,回去吧,我也會想你的。少爺你一定要來找子怡哦。我會等你的。”子怡擺了擺手道,淚眼如花。

        月夢茹看都不看金瞳,大步朝著前面走去,卻聽到身后響起那討厭的聲音:“乖媳婦,你可要好好照顧子怡姐哦,不然為夫可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哼,別讓我再看到你,不然看看誰教訓誰!”月夢茹回頭威脅道。

        “好了少奶奶,子怡在凌云島會好好照顧少奶奶的,其實少爺人很好的。真的。”子怡對著月夢茹說道。

        “哼,你個小妮子,你已經是那小子的人了。也不知道那小子給你灌了什么迷魂藥,你呀,哼。”月夢茹早已經跟子怡成了要好的姐妹,聽到子怡幫金瞳說好話,不由打趣道。

        子怡頓時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穆婉清搖頭看了看子怡和月夢茹,心里暗嘆那小子怎么這么好的運氣,今后她們兩個必定不凡,恐怕那小子是無福消受,成為大陸上人杰的共同敵人吧。

        “好了,準備離開吧。”穆婉清說著掏出一個不知名的東西,吹了一口氣,突然云煙四起,出現了一只碩大無比的青鸞,神采飛揚。穆婉清揮了揮手,將子怡和月夢茹拋了上去,朝著遠方飛去。

        金瞳看了看漸漸離開的身影,默默不語,心里發誓一定要好好修煉,到時候一定要去那凌云島找他們的。再困難也要去,他知道子怡姐會一直等他。

        “好了小子,人都走了,走吧,呆站著干嘛?”金瞳一旁的金魏忠開口道。拍了拍金瞳的腦袋。金瞳這才回過神,眼色暗淡進了金家。

        金瞳還沒踏進碧雅軒的大門,急匆匆跑來的柳傾雪倒是嚇了金瞳一跳。金瞳驚訝的發現柳傾雪的身后站了個人,是了,這是保護柳傾雪的天一,他們剛來帝都的時候,如果不是天一的保護恐怕要出大事。

        “你怎么才來,我有要事跟你說下。”柳傾雪急切道。

        “怎么了?什么事?這么著急,慢點說,天一前輩好,多謝上次天一前輩的出手相救,還沒來得及道謝您就離開了,不知道前輩這次前來有什么事?需要小子的地方盡管說,金瞳若能幫忙必定幫忙。”金瞳向天一行了個禮,說道。救命之恩不可小覷。

        天一看到柳傾雪結巴了半天也說不出什么來,對著金瞳抱了拳道:“還是屬下來說吧,是這樣的,天一本來一直潛伏在帝都不曾離開,保護著小姐的周全,但昨日收到了主人的急訊,這才來金家尋。”

        天一還沒說完,柳傾雪插嘴道:“是啊是啊,小飛飛帶來急報,說什么汝父重傷,速回傾月城。這怎么可能,我爹爹怎么會受傷,而且這么著急,肯定不是小事啊。我,我該怎么辦?”柳傾雪說著說著淚雨如花,楚楚可憐,看的金瞳一時心疼。

        金瞳走過去將柳傾雪抱在懷中,摸了摸柳傾雪的后腦勺,溫和道:“別急別急,你現在哭是沒用的,最要緊的是現在你趕緊跟天一前輩回去,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派人送個信,我一定回去幫你的。別哭,對了小飛飛是誰?”

        柳傾雪一直一副女漢子的模樣,但此刻卻跟一般的女孩子沒什么兩樣,定了定神,擦去眼角的淚花,開口道:“小飛飛是我家養的一只傳信飛鷹,很乖的。恩,好的,那我先走了,可是。”柳傾雪有些舍不得離開金瞳,但家里又發生了事情,實在兩難。

        “走吧,以免發生變故,既然這樣說了,放心,伯父肯定不會有事的,天一前輩,傾雪就交給你了。”金瞳連姐都省了,想到柳傾雪也要離開自己。心里自然萬般不舍,但自己不能自私。人家家里明顯發生了事情,自己怎么能死拖著人家不放呢?

        柳傾雪難得乖巧的點了點頭,抽了抽鼻子,道:“好,我聽你的,那我先走了。如果沒什么事我還會回來的。”

        “恩,如果一時回不來,你可以去神虛學府,我來年回去那里就讀,我相信憑你的資質一定可以入學的。到時候我們不又在一起了嗎?”金瞳摸了摸柳傾雪的鼻尖開口道。

        柳傾雪哼了一聲,道:“小家伙,本姑娘比你大吶,別老氣橫聲的。哼哼。小心我教訓你哦。”

        金瞳苦笑了一聲,剛想說你打不過我,柳傾雪卻突然湊了過來在金瞳的嘴角輕輕點了一下,又如同觸電一般縮了回去。滿臉通紅道:“哼,你畢竟是本姑娘的未婚夫,這就算是離別之吻,你可別亂想,哼。”說完頭也不回的跟著天一離開了。時不時回頭瞻望金瞳的碧雅軒別院,滿臉的不舍。

        金瞳獨自站在微風中,白色長衫隨風擺動,呆呆地看著柳傾雪離去的背影,過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大罵道:“啊!我又被強吻了,天哪,我怎么又被強吻了。”頓時哭喪著臉,難道自己這么沒用,不行,下次見面一定要讓她知道,咱是爺們呢,怎么可以這么被動。哼哼。

        此時的金瞳才知道,這么久的相處,柳傾雪早已經走進了自己的心里,雖然之間沒有什么大事發生,但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那么自然,那么恬靜,仿佛一切天注定,也許這都是上輩子的情緣吧。不過剛走了子怡,柳傾雪又離開了,自己的身邊好像空蕩蕩的,心也好像少了點什么。那種滋味不好受,真不好受。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