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神冥屠虐在線閱讀 - 第三十八章 親上加親

第三十八章 親上加親

        “哼,娘,既然我輸了,那自然要遵守規定,嫁給這個小子。”柳傾雪看著金瞳微微紅臉道。這也是她自己失算了,本來自己打算最后贏得冠軍,那樣就不用嫁給任何人,還可以堵住娘親的嘴巴,即便到時候找自己,自己也可以說這些男人連自己都打不過,憑什么嫁給他?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金瞳,哎,早知道就不惹事上身了。但是現在顯然沒辦法,下次可能就不會那么好運了,自己也不可能上臺了。娘親肯定會不同意,與其嫁給個不知道什么樣的莽夫大漢,眼前這個家伙至少長得不難看嘛,武功也不錯。也就勉為其難嫁給他算了。

        “這,雪兒,你也不問問人家愿不愿意,畢竟這不是人家的本意,這么強迫也是不好的吧。被別人聽去還不笑話我們么?”柳傾城為難道,畢竟強人所難并不是她的本意。

        “是啊,是啊,我,我這不是不知道這位傾雪姐姐是,是,哎,不過晚輩真的不能娶妻的啊。”金瞳連連擺手道。這要是讓他娘知道了還不揍死他,這還沒回家呢,就又攤上個姑娘,再說自己年紀也太小了吧。男女之事也不太了解多少。

        “哼,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本姑娘都沒嫌棄你,你倒是嫌棄起我來了。哼,我不管,從此以后你就是我夫君了。”柳傾雪的性格實在跟她娘有著十萬八千里的差別,性格直爽,認定什么就是什么,雖說有些固執,但也算是個好女孩。

        “可,可是,我才十二歲啊。這,這怎么可能娶這位傾雪姐姐呢?姐姐至少也有十六了吧。”金瞳實在無奈說出了自己的真實年齡。這可把柳傾城母女雷得外焦里嫩,實在沒想到金瞳才十二歲,這,即便十六歲便可婚配,但這還差了四年呢。于是柳傾城開口道:“原來你才十二歲,雪兒別鬧了,人家比你小了四歲有余,你都十六了。也不怕別人笑話。”

        柳傾雪也沒想到金瞳才十二歲,從外表上至少也有十五六歲吧,再過個一兩年也就可以結婚了。但此刻卻不可能的,即便也有些大家族的子弟會在十三四歲的時候便結婚生子,但那是少數。想到金瞳比自己還小上幾歲,心里也有些為難。但,但這金瞳確實長相美貌英俊,唇紅齒白,長發披肩,面容雖顯稚嫩,但卻也是絕世美男子,倒也不會委屈了自己。實力比自己還強,年紀比自己還小上許多,這樣的男子還是比較少見的。況且自己就是喜歡這樣的豪杰,少年強者,以后也定會成為一代英雄。

        于是咬了咬牙道:“小上幾歲又怎么樣?大不了再過四年唄,到時候我也才二十左右,況且姐姐我就是看上你了,你也別想跑。姐姐我跟定你了,你到哪我便去哪。反正我是賴定你了。”這話都說出口了,這讓金瞳可怎么辦呢?金瞳想了想,實在是沒辦法,也做好了找機會逃跑的打算。

        柳傾城看自己的女兒如此中意金瞳,況且金瞳確實不錯,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實力。于是開口問道:“也罷,此事再說,金瞳公子,先進府內讓本城主好好招待招待你這位青年才俊,來人。準備宴席,金瞳公子,請。”說完做出一個邀請的動作。

        金瞳也不好拂了柳傾城的美意,恭敬謝過便跟著進去了。金瞳來到宴廳,此時走來一個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此人英俊瀟灑,儀表堂堂,雖說三十多歲了。但看得出年輕的時候也是一代風流人物。想必此人便是柳傾雪的父親了。

        來人看見金瞳哈哈大笑,重重地拍了拍金瞳的肩膀,把金瞳是拍得咬牙切齒,下手還真重啊。“哈哈,這就是我那女婿吧!我就是雪兒的父親鐘文淵,我聽說了,你小子就這么把我那寶貝女兒拿下了!不簡單啊!不簡單啊!哈哈。”說完看了看金瞳,從頭到腳,看得金瞳毛骨悚然,鐘文淵也是越看越滿意,不錯,不錯啊!

        柳傾城瞥了鐘文淵一眼,柔聲對金瞳道:“別理他,雪兒就是被他教壞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樣。你也別嚇到金瞳,這事還沒定呢。”

        金瞳捏了一把冷汗,道:“伯父您好,晚輩還沒成為您的女婿呢,再說那也不是晚輩的本意。”“什么?你莫非是嫌棄我那寶貝女兒,你可知道她可是我的掌上明珠!你居然還不要?想挨揍不成?哼,不管你答不答應,這事就這么定下了,你老子是誰?我去跟他說,找個時間讓他背上一份聘禮來迎娶我家女兒。”鐘文淵蠻不講理,惡狠狠道。看樣子是看上了金瞳,也不管金瞳答不答應。

        金瞳無奈道:“家父金仲雄,是天瑤城城主,伯父想要見我爹爹恐怕有點困難,因為晚輩也找不到家父了。”說到這個金瞳明顯臉色暗淡,憂郁無比。

        鐘文淵聽了吃了一驚,道:“原來你小子是金大哥的兒子啊哈哈,我跟你爹可是多年好友,記得當年還在神虛學府的時候經常被你爹照顧。沒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兒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哈哈,我的意思可是泡妞手段一流,這樣更好,親上加親。不過你說金大哥失蹤是什么意思?”

        金瞳沒想到鐘文淵居然還認識自己的父親,看樣子關系還很好,這下有無比為難,道:“這,原來伯父跟家父是認識的,但金瞳年紀尚小,還不到婚配的時候,所以。”“那算什么事,等上幾年沒什么,不過到底金大哥去了哪里?金瞳你一個人為什么會漂流在外?”鐘文淵此刻還是擔憂金仲雄的安慰問道。

        于是金瞳便把自己跟金仲雄遇到伏擊的事情原原本本說給了鐘文淵聽,雖然說的簡潔,但外人一聽便知道其中的兇險,聽到金仲雄還生死不知,鐘文淵頓時捏碎了右手的座椅把手,憤怒地站起了身,渾身散發出驚人的氣勢,金瞳驚訝的發現鐘文淵居然也有著武帝之境。夜雪也嚇得驚醒,一直睡在金瞳的肩頭的她還以為遇到了敵人,做出了備戰的準備。金瞳摸了摸讓她冷靜下來,夜雪這才放松了下來。

        “肯定是那個混蛋,絕對是那個混蛋!居然沒死,他居然沒死。哼,可惡。老子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鳥,沒想到居然真敢這么做。欺人太甚!”鐘文淵無比憤恨道。

        一旁的柳傾城看到鐘文淵如此暴怒,伸手拂了拂他的臉,溫柔道:“文淵你別生氣了,金大哥武功蓋世,又豈是那卑鄙小人所能對付的,金大哥定然不會有事。你且先冷靜下來。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尋找金大哥下路,對了金瞳,你祖父金無敵可知道此事?”柳傾城顯然也是認識金仲雄的,既然得知金瞳是好友之子,也不生分,便以其名字相稱。

        “金瞳已經拜托一位前輩前去告知,想必是知道的。”金瞳回道。“哦?那人可信?”“絕對可信,伯父伯母不用擔心。”金瞳恭敬道。

        “那既然這樣,金瞳你為何不跟著那人一起回去?而是一個人獨自回帝都?要知道這里離帝都還有一段路,要不伯母派人送你回去吧。”柳傾城想了想道。

        “不勞煩了,金瞳本就打算靠一個人的力量回到帝都,既然爺爺已經知道了爹爹失蹤的下路,金瞳還是想在游歷一番,增加點實力再回帝都。”金瞳連忙拒絕道。

        “這樣啊,那好吧,想來金大哥肯定不會有事的,我們對他很有信心,他可是我們這輩第一人啊!哪有那么容易喪命。既然如此,伯母也不好強求你什么,隨緣吧。先找到金大哥再談你跟雪兒的婚事。”柳傾城說道。

        “可金瞳已經有了婚約在身啊,這樣對傾雪姐姐不公平。再說金瞳也不好讓傾雪姐姐等那么久,大好年華就這么白白浪費了。”金瞳還是不好意思接受這門婚事。

        “哈哈,那算什么,男子漢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嘛,再說你也是一代仁杰之后,將來必定大有作為。雪兒嫁給你也不算辱沒了你。你們且先培養感情,實在不行就算了。”鐘文淵開口道。他實在是看上了金瞳,不單單是他的家世,還有他那逆天妖孽的天賦。

        “是啊,爹娘,雪兒打算跟著金瞳弟弟一起回帝都,一路上也算有著照應。雪兒也打算了一直會跟著金瞳弟弟的。反正雪兒是此生非金瞳不嫁了。不為什么,雪兒就認定他了。”柳傾雪認定了的事是幾頭牛也是拉不回來的。柳傾城夫妻搖了搖頭,他們太了解自己的女兒了。看來金瞳是真的意見俘獲了她的心,這可是第一次,也不知道金瞳這小子哪里好。既然讓自己這個對所有男的不屑一顧的女兒就這么看上了。

        金瞳無奈的看了看眼前這一家子,無奈地嘆了口氣。也罷,先這樣吧,可能跟著自己沒多久便會厭煩自己吧,畢竟她一開始應該是很討厭自己的。但金瞳卻不知道,女人就是種無法理喻的動物,因恨生愛也不是不可能的。肩頭的夜雪此刻也捂著嘴巴仿佛在偷著笑。她好像很喜歡看見金瞳吃癟的樣子。

捕鱼比赛最新官网下载